巴黎不甜 - 第四十六章飞醋(微H) 穿成男神的充气娃怎么破 校园1v1 H甜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1月,清迈。

    天气暖晴无风,陆微一行人下了飞机,先去酒店安顿。

    清迈曾是历史上泰王国的首都,因而相比曼谷或者芭提雅这样的旅游胜地,清迈林立着许多的泰式寺庙与宫殿,处处充盈着浓郁的历史气息与古朴的民族感。

    她新奇地四面观瞧,路上走着的泰国女孩子却频频对他们一行人投以注目。

    陆微抿抿嘴,跟贺之远在一起久了,被路上的女生暗自拿来欣赏比较,委实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偏生贺之远之外还加上个长得很帅的高中生江竫小朋友,这就更加令她理解。

    这两人身量都极高,气质又一冷一热。

    冷的那个眉眼精致冷漠,鼻梁挺直,薄唇微抿,像遥远雪原顶峰上一尖簇白的雪,凉淡淡地,晃散观者心神。

    热的那个五官分明而浓烈,眉目间隐隐有稚气未脱,嘴角挂着点笑,露出好看的小虎牙,明明是带几分可爱的长相,却连懒散望过来的目光都炽烈,一下下像新红的火苗,舔着人的瞳孔。

    这会儿这小火苗正偷偷往段柔身边蹭,立马被嫌弃。

    “哎哎,离我远点啊,我跟你说你辍学这事没完,等回去你看我怎么和我妈说道,小兔崽子……”

    她咬牙切齿地剜他,被剜了一眼的人却反过来,对她露出个大型犬似的微笑。

    褐色眼眸湿漉漉的,睫毛不长却很浓,平白有三分清秀的女孩儿气,偏他眉浓目亮,鼻梁又高,加上他下了飞机就脱了外套,露出白背心里线条漂亮的麦色胳膊,段柔被他笑了这一下,顿时移开眼睛。

    色诱,呵,段位太低。

    陆微来泰国玩的一大原因,据她说是因为她从小到大,都没去过海边。

    当时很遭了段柔一番嫌弃。

    “你居然没去过海边?太可惜了吧!”

    她语气夸张,眼眸闪亮,陆微有点反应不及,从善如流地反问。

    “怎么?”

    段柔瞪了一眼贴过来的俊朗少年江竫小朋友,语气蔫坏道。

    “哪吒大人,您还记得东海龙宫的那只夜叉吗?它皮痒得很,等您来给它剥皮抽筋,已经等了五百年了。”

    等陆微领着人兴冲冲地到了清迈,才知道这个大名鼎鼎的旅游城市位于泰国北部山区,并不靠海。

    四个人在前台,房间是预订好了的,她和贺之远一间,段柔的房间在他们旁边,江竫的房间则在段柔房间楼上。

    这是贺之远订酒店的时候过问段柔,段柔要求的。虽然江竫小朋友连耳朵尾巴都耷拉下去,也还是不敢说啥,毕竟眼下理亏而且还有所求的,是他。

    是以他来的一路上都很乖,规规矩矩地呆在一边,只有偶尔陆微捕捉到他偷看段柔,眸光又沉又亮,紧紧跟随她的身影。

    像只无主小兽,殷切等人收养。

    陆微回了房间,一副无精打采的小模样儿,贺之远就低着眸光,瞥她乌黑的发顶,懒散地笑一下。

    “想看海?”

    陆微抬起脑袋,望着他深亮的眸。

    “昂。”

    贺之远:“……”

    这小女人最近愈发擅长卖萌,委屈巴巴抬起眼来,就像只皮毛柔软的暖白色小猫儿,引人去顺毛抚摸。

    他在这件事上一向并不忍耐,默不作声地伸出形状好看的颀长手掌,一下下摸她后脑勺,温热指腹粗糙地划过她发间。

    “等这边结束了,就去海边吧。”

    庆大期中考刚刚过去,有两个星期的空闲,行程并不赶,委实不必着急。

    陆微哦一声,眼眸又亮几分。

    “那过会我们去寺庙里玩吧,我还没见识过泰国的佛教文化呢,听说和印度的佛教,又有很大不同。”

    她兴致勃勃的,才想起来看看这房间,布置得干净雅致,窗外景致也好,推开窗就可看见远处庙堂的圆顶,疏疏朗朗地立着。

    身后有沉稳脚步,男人走过来,手臂绕过她纤细腰肢,炽热掌心浅浅扣在她小腹。

    暖烫唇舌覆下来,舌尖带点粗糙润泽,浅浅划过她后颈肌肤。

    她目光忍不住散着,呼吸也乱了几分,遥遥看着那庙堂圆顶上尖尖的金色纹饰,手指去握他扣在腰间的大掌。

    他呼吸沉而深,唇齿间气息吹拂下来,清爽灼热。

    她小猫似的不厌其烦去掰他手指,又一声不吭,显出几分欲拒还迎似的,他便抬手反扣她软腻的指尖。

    他挺直鼻梁划过她脖颈上的脊骨,隐在娇软得有些透明的肌肤下头,分明得像一粒粒小扣子似的。

    他松了她手指,她手心已生出汗意,蓦然得了自由,他已撩开她衣襟,探进去隔着内衣揉捏。

    手心滚烫,所过之处都敏感得过分,细嫩的乳肉被他拿指腹搓磨着。似乎是贪恋这点滑腻的触感,罩在上头的绵软被掀开一角,他手指干燥而有热度,准确捏住她乳尖。

    门外段柔该还在和江竫说话,她却被他迫紧了,压在窗台上上下其手。

    新奇又羞耻,隐约有格外的刺激感。

    只微一晃神就被他发现。

    他声气沉敛,多添一分沙哑。

    “想什么?”

    他耳力很好,窗台边也可听见门外那两人隐隐说话,嘴角了然挑起个笑。

    “我觉得。”

    他手放开她细腰,改为扣着她脖颈,低头一下下舔她白皙薄红的耳垂。

    “你好像很喜欢观察那个高中生。”

    陆微被这一顶大帽扣下来,立马睁开眼睛,欲色褪开几分,嘴里反驳道。

    “没有。”

    她只说了这一句,其实也没什么好反驳,她确实一直在看人家不假,但也不是为了她自己而看……

    心里乱糟糟的,还要开口解释,男人在她耳畔,嘴角是意味不明的浅笑。

    “撒谎。”

    他手臂抚着她颈背落下去,握着她臀瓣把人抱起来,陆微紧贴着他,便感知到腿心里那处灼热抵着,轮廓分明。

    她双手无处安放,抱住他修长脖颈,男人转了个身走到门边,被放下的小女人眼前正对着一个猫眼。

    男人覆贴上来,隔着衣物也可感知到的胸膛滚烫。

    她两只手腕被他握着,手心贴在木质的门板上,实在动弹不得,耳边听见他声线清冷,带着薄薄笑意。

    “想看就看啊。”

    他并非不知她内心所想,却把她压在门板上,要她窥伺外面的动静。

    陆微咬了咬唇,刚要分辩,却蓦然想起这门板着实不太隔音,她若说话,门外两人也可听见。

    顿时歇了这心思,只软软去挣他钳制,转过脸来,眼角薄红,要哭不哭。

    他却没看她。

    男人垂着眸,睫毛很长,在温润皮肤上打下精致的影,平添几分冷淡阴霾。

    腰间一凉,腿心里抵上硬物,灼热地磨烫她湿软的穴口。

    她蓦然低低叫了一声,又急忙止了声音,自顾自地咬了娇红的唇角。

    一阵滚烫的酥麻滑过去,激得她那抹含着水汽的眸光都散了散。

    他居然就这样插进来了。

    他在……

    吃醋吗?

    (评论都有看挨个亲亲有点忙发个更新就跑啦尽量还是保证日更爱你们)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