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不甜 - 第四十五章月老 穿成男神的充气娃怎么破 校园1v1 H甜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陆微抬眼,瞧着段柔一件一件地收拾衣服。

    忍不住吐出口气,划开手机屏幕,给贺之远发消息。

    他回的极快,只简洁地一个嗯字。

    她心里放下了几分,这才慢悠悠地同段柔搭话。

    “我觉得你们俩这个问题挺大的。”

    段柔头也不回地叠一件儿薄纱小裙子。

    “嗯。”

    “肯定还是需要沟通的时间,而且你看他那个样子,不和你说清楚是不会走的。”

    段柔把她颜色骚包的行李箱子合起来。

    “我知道啊。不过其实吧,本来我过来也只是看看你——亏我巴巴地怕你男人欺负你,现在我倒是放心得很。”

    她扬起艳红唇角,一个惑人的微笑。

    “我觉得还是不该再在这给你们俩电灯泡,所以我还是走了的好。”

    陆微凝视着她的后脑勺,眨眨眼。

    很想说她不嫌麻烦,但是还是欲言又止地住了口。

    段柔性格是这样。强势又不愿欠人情的。

    她尾着段柔,小媳妇似的给她拎着个小包,两人下得楼来,先看见站在下头的江竫。

    男孩个子很高,骨架紧凑疏朗,褐色的头发修的极短,露出挺阔的额头,也使得他原本就好看的眉眼更加分明逼人,这会儿眸子极亮,正远远注视着段柔。

    段柔全当他是空气,狭长媚眼一溜,新奇地看一圈儿。

    “你家小远远呢?”

    那男孩子眸底露出点落寞的神色来,极快地消逝了,脸庞上照旧挂着个笑。

    他抿抿唇,答道。

    “刚刚那个前辈说他有事。让我先在这里等你们下来。”

    他并没直接说等段柔,言语间还照顾到一旁的陆微,令人心生好感。

    陆微瞧着他那对大型犬似的黑黝黝的好看眸子,心里叹口气。

    段柔撩了个眼风给他,又去看陆微,利落地交代道。

    “吃完这顿饭我就走了,你们小夫妻别缺一个就成,我先去托运行李。待会打电话给你。”

    她耳边比个小小的六,看了眼陆微,见她点头,才要起步,迎面贺之远竟回来了。

    陆微松口气,看向贺之远,他远远注视着她,对她露出个安心的眼神来。

    他做什么总都让她安心依赖,这种感觉无人给过她,陆微展颜,回他个笑。

    “什么?——我不同意!”

    铜火锅里的红油滚着,热气只得一小层,浅浅浮上来,又极快消散。

    “你们俩去泰国旅游,带我和这个——”她斟酌一下用词,勉强接道:“小屁孩儿一起去干嘛?安安生生过蜜月不好吗?”

    江竫坐她对面,垂眼瞧着火锅,听见她唤自己是小屁孩儿,沉亮的眼眸抬起来,眉梢蹙着,浅色的薄唇紧抿。

    “我不是小屁孩儿。段柔,我喜欢你很久了。这话我说了这么多次,你该听烦了,但是这是事实。”

    他直呼其名,吐字清楚又沉缓,只在末尾有带着稚气的急切与认真。

    末了,他又下定决心似的补充道。

    “你别总躲我。我真喜欢你。”

    陆微低头研究手里筷子上的金色雕花儿,耳朵竖起来,半天也没听见段柔说话。

    她忍不住侧首看了段柔一眼。

    得,人家压根不理会小男生的表白。

    这种免疫进而无视的反应,到底是被这孩子告白了多少次啊……

    江竫没得到段柔的回应,似乎也习惯了,他攥了攥手,眸子垂下去,盯着火锅里沸腾的泡泡。

    映得黑沉的眸里更燃亮几分篝火。

    陆微看了眼贺之远,他正一片片往锅里下食材,动作沉缓,白皙的手掌骨节分明,手指修长好看。

    他就一边烫着羊肉片儿,烫好了往陆微的碗里头夹,一边淡淡地开口。

    “我刚刚在楼下和他聊了几句。”

    陆微嘴里嚼着肉片儿,听她男神说话。

    “他说他辍学了。”

    他云淡风轻地抛出来的一句话,却把段柔炸的一蹦三尺高。

    她不可置信地去看江竫,狭长的眼角因愤怒而涨红。

    “什么!江竫!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她原本沙哑的声线一瞬间拔得尖而高,引得周围的食客们频频侧目,陆微才赶忙去扯她衣角。

    段柔瞪着江竫,气的胸膛起伏,贺之远却一副好整以暇地模样。

    打量陆微吃完了,就又用筷子捞出来一块烫好的虾滑并一片儿油亮的嫩笋给陆微,这才语气凉凉的接着说道。

    “他才高一。不知道他爸妈知道了,会怎么看待这件事?”

    段柔想起来这孩子哪里来的父母关心他,心里先虚了三分,那股怒气里掺杂着愧疚,顿时就不好发作。

    满心里拧出一股无奈的劲头。

    “你真的辍学了吗。”

    她语气软和,眸光平静,全没之前的倨傲,只一副商量的架势。

    她是真心关心江竫的,也是真心待他亲近,陆微想。

    江竫见她终于理会自己,忍不住笑了下,露出唇边一颗颇可爱的虎牙,阳光温暖的青春气息满溢,倒像是把自己辍学这事全忘了。

    他回过神来,瞧着段柔的眼睛。

    她眸子实在生的极美。她整个人都精致可爱,像个琉璃捏成的娃娃儿。

    他也不是爱她这份皮相,他喜欢她整个人。她含羞带怒地瞪他一眼,他都觉得可心。

    江竫甘之如饴的笑容引得陆微噗一声笑了,大家都朝她看来,就连江竫也莫名地望她,她才不好意思地正襟危坐起来。

    咳。气氛应该更严肃才对。辍学,大事情。

    江竫盯着段柔,开口。

    “对,我请不到假来找你。”

    段柔翻了个白眼。

    “什么白痴理由,你不上学能有什么好前途?江竫,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她训斥他是头一次,往常她懒得训他。

    眼下她连名带姓地叫他的名字,他立刻觉得心里更舒坦熨帖些,瞧着她的眼眸更亮。

    陆微一旁瞧着,这男孩子身后若有尾巴,必然已经摇的虎虎生风。

    “可是我已经辍学了啊。手续都办完了才走的。”

    褐色眼眸的大男孩无辜地摊手。

    段柔被他堵的说不出话,半天才找回声音。

    “那你就不上学了啊……”

    她甚至隐约带点小心翼翼。

    毕竟他真要不上学,她是拿他没办法的。她跟他没血缘,非亲非故,不过占着个邻居姐姐的名头罢了。

    江竫看着她,心里既熨帖,又烫烫的发疼。

    贺之远把陆微的小盘子里堆得小山一般,陆微又被热气熏烫了手,他拿块湿帕子替她敷着红了一小块的皮肤,又一块块夹着盘子里的东西喂她。

    陆微嘴被他塞得鼓鼓,小松鼠似的一阵乱嚼,好容易咽了。

    她嗓子眼小,极容易噎着反呕,他似乎也留意到,一筷子夹得极少。

    照旧把她的小脸蛋撑得鼓鼓囊囊。

    这样折腾了半晌,贺之远才把陆微手上那片子红捂消了,不紧不慢抬头直视着段柔,平稳道。

    “我劝了他很久,他说要是你答应他一个条件,他就回去上学。”

    段柔不假思索。

    “什么条件。”

    贺之远微微一笑,他笑起来和隔壁的江竫更不一样,有点儿乍暖还寒的冷,像冬日阴天里,沉沉地捂着的日头突然露出点光。

    这种笑容令人印象深刻。

    江竫抬起头来,慢慢答道。

    “跟我一起,和他们去泰国。”

    段柔最后还是答应了。

    陆微抿着嘴角,拿脚在地砖上画圈儿,火锅店的地板总是腻着层散不开的油润,画起圈来一点不费力气。

    她心里很愉快。

    她不会插手这两个人的感情进展,却非常想给他们制造一个开始或结束的契机。

    她抬眼瞧贺之远,深秋的阳光洒在他的侧脸上,把他半张脸庞俊逸分明的线条都柔和下来。

    他竟然默不作声地帮她做了这件事情,本来她只是让贺之远去问问主办方,去泰国旅游可不可以带人去。

    答案是可以,但是花销被限制了。

    这些无所谓。

    她满心欢喜,对他和缓温柔地翘起唇角,露出编贝似的洁白牙齿。

    一个柔软好看的笑。

    没想到她男神,还有当月老的潜质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