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不甜 - 第四十三章做完(H) 穿成男神的充气娃怎么破 校园1v1 H甜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怀里的小女人身子软烫,已着实没有应付的力气,贺之远只把她搂紧了,拿滚烫的手掌熨帖她细白的脊背。

    中间一道深深的沟,一直延伸进臀缝里去。

    那里水光泥泞,隐约可见他粗硬的性器,在她略有红肿的小穴里穿磨。

    她叫的声音都颤着,糯软的语调里三分的媚,无力地低下去。

    性器从穴里抽出去,因为极长,男人拔的又缓,水声淋淋的,叫她难以承受。

    好容易拔到尽头,顶上饱满的龟头硬挺地刮过她穴口那点小凸起。

    她又颤颤地叫,汗湿的手心胡乱替自己找补着,用力握住男人修长好看的手指。

    也是这样形状的,骨节也是硬朗的,滚烫的,被她握住了,便反力勾缠上来,隐隐做一个抽插进出的动作。

    她纤长手指濡湿,细细握紧了,倒为他耍这若无其事的流氓,大开方便之门。

    陆微松了手。腿心里隐约痉挛着。

    他拔出去了。她想着,抬眼看他。

    睫毛浓黑,眸子里水光溢着。

    男人也看着她,目光里烧着点火,唇边还有薄沉的喘。

    末了扯了下嘴角。

    笑容又痞又淡,极好看。

    “看我干什么。”

    陆微有点倦怠地笑了一下。

    “不……做完吗。”

    贺之远抬手来抚她的发。

    他生的太好,气质又冷淡,做什么动作都潇洒好看,不紧不慢又漫不经心似的。

    他唇边的笑还在,温柔又深邃。

    “你不是累了吗。”

    说到底还不是这个人折腾她的手段厉害,否则如何累成这样。

    陆微这样想,就抬眸懒倦瞪他一眼。

    嘴边的话却是听从本心的。

    “这样不会很难受吗?”

    她匆匆去瞥他腰间,水光淋漓的一杆,硬在那里,模样有点儿狰狞,不像他这个人,如北风吹卷的冬雪般深冷。

    隔着这么远也可以感到他性器的压迫感,热烫地印在她视线里,挥之不去。

    陆微红了脸颊,下意识地呢喃。

    “……做完吧。”

    头顶上的男人没答话,眸光深黑,眉目分明又好看。

    他低头去察看她腿心,确实是肿了几分,花唇可怜兮兮地搭在外头,被他看着,情不自禁吐出一股水液来。

    咕叽一声。

    贺之远:“……”

    陆微:“……”

    陆微虽然窘,还是撇开头,顺势低声道。

    “这不是……没事么。”

    还能往外欢快地吐泡泡……什么的。

    头顶上的目光如炬,看了她一会。

    她还惫懒着,精神些许紧张,等着他的反应,男人便突然动了。

    热烫的顶端戳进腿心,被她濡湿的穴口堪堪咬紧了,这人抱着她,手上使劲,把她翻了个面儿。

    腿心里那圆润硬烫的顶端便跟着在她浅处的穴里转了一圈。

    有硬的分明的棱子刮着她的敏感处,陆微忍不住低声叫唤。

    她对着纯黑色的大理石料理台,余光可以瞥见她方才胡乱丢下的丝瓜和案板,往下寂静地滴水。

    旁边摆着一把刀,刀光雪亮地磨着她瞳孔。

    几乎与此同时,他从后面猛地撞击进来。

    肉刃破开嫩肉,一寸寸强烈的快感被摩擦产生,腿心里隐秘生长的欲壑被一下下有力的抽插所填满。

    他伏身下来,握她身侧双手,赤裸胸膛贴着她脊背,肌肉热烫而分明。

    细碎的吻一串串落在她洁白的颈后。

    几乎是一瞬间身子重新软透了,腿脚仿佛都不再受她的支配,他腾出手来,揽着她往下坠落的身子,揉捏她细腻的乳。

    腰被握着往后带,同男人结实的腰胯一下下做猛烈的对撞,肉棒插进她甬道里极深的位置,些许的疼痛,更多是酸胀的麻。

    酸麻的快感潮水似的漫散,又被他堵在腿心里,往她身体里反噬。

    他的律动太热太烫,情欲的烈火几乎把她焚烧殆尽。

    最后她软糯的嗓子也叫得沙哑,又被弄得高潮了一次,身后的男人才抵着她的身体极快地深插几下。

    隔着层胶膜在她身体里射了。

    贺之远歇了片刻,从她身体里退出来。

    陆微手脚都是软的,被他揽在胸口上,抱着去洗澡。

    热水淋着,肌肤上的粉红色渐渐褪了。

    陆微站在淋浴花洒下面,漆黑长发披在肩头飘飘荡荡的,像无根的海藻。

    她任由贺之远给她撩洗,感觉到他手指探进去,下意识哼了一声。

    他手指已熟稔在她腿心里一转,替她把那点黏稠的水液洗净了。

    她不自然地并了并腿,偷眼去看他。

    隔着水雾氤氲,他眉目漆黑分明,说不出的好看。

    好一番折腾完了,天色已经黑下去。

    贺之远去做饭,陆微湿着发梢,蜷在沙发的一角,划开手机屏幕。

    段柔的未接电话,13个。

    她嘴角抽了抽,回拨过去。

    “怎么了。”

    她自己都没察觉这语气的沙哑慵懒。

    段柔本来要问的话立刻转作调侃。

    “哇,这种被喂饱了的餍足感,你又和你男神睡了。”

    陆微忍不住抬眼去看厨房,厨房的灯是白色的,映着客厅里暖黄的灯光,落在男人颀长的背影上。

    “爸爸,你有事说事,怎么给我打了这么多电话?”

    段柔短促地叹了一声。

    “他好像到这里来了。我无聊就打了呗。”

    陆微挑挑眉,声音因讶异而抬高。

    “不是吧?一个高一的小男生,翘课跑来找你,还真是有钱有闲……”

    她懒洋洋笑了下,小脸红扑扑的。

    “要我说,就从了他吧……”

    段柔似乎又在抽烟,打火机的声音太特殊,她声音沙哑着,带点痞气的无赖。

    “老娘才没这么好追,要不是因为他是我妈交给我照看的,我早就找人打断他的腿了好吧。叫他成天跟屁虫似的跟着我,操。”

    她咬牙切齿地骂了声,又格格的笑了,嗓音曼妙可爱。

    “你不是想见他吗,明天估计就来了,等你见到了你就知道了,这家伙特别的……”

    她眯起一双狭长的媚眼,思量片刻,从红唇里吐出个懒倦的字眼。

    “轴。”

    陆微挂了电话,努力回忆那孩子的眉眼。

    个子很高,小麦肤色,眉眼分明俊朗,眼神清亮干净,笑起来有尖尖的虎牙。

    名字叫做江竫的少年,在她的印象里,纯粹得难以想象,他会做出趁火打劫的勾当。

    还是对着比他大了四岁,跟他朝夕相处,眼见着一任任地换男朋友的……段柔。

    陆微浅浅叹口气。

    但愿不会出什么乱子吧。

    (二更有,会很晚,别等

    评论都有看爱你们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