睫毛爱吃肉 - 第二十四章 不一样的她 寻爱游戏之清墨语(剧情向H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回到公寓的沈慕清把自己关洗手间,机械地不停刷牙,直到牙龈疼痛出血才停止,她用冷水抹了把脸,看着镜中的自己。

    成熟、明艳,虽说她这张浸染了岁月的脸上清纯少了几分,多了几分熟女的韵味,但也不至于让人误会成个狐媚子。

    只是,她和戈墨发生关系的每一次,都有酒精辅助。戈墨,恐怕是从一开始就把她当成一个酒后乱性随便的女人,呼之则来挥之即去。

    不过,他怎么看她,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沈慕清对着镜子自嘲地笑了一下,走出卫生间。

    电话合适地响起,让她停止纷飞的思绪。徐思曼那热情的要命的问候,让她招架不来。

    徐斯曼说圣诞节店里会搞活动,她肯定会忙飞起来,店里缺个主持大局的人,万一有问题还能出面处理一下。让她务必空出时间,要去帮帮忙。

    刚好王宗南圣诞节要值班,本来定好的约会泡汤,沈慕清也没有其他重要的事,就答应了下来。

    从徐斯曼开酒吧开始,她就偶尔在酒吧帮忙,耳濡目染地学会了调酒。在酒吧帮忙什么的对于她来说,简直得心应手,小事一桩。

    她不知道为什么徐思曼还要特意给她打个电话,明明平时都是一个微信搞定。

    直到圣诞节当天,徐思曼提着一条裙子来到她家门口的时候,她才知道为什么徐思曼会如此特意的给她打电话了。

    那是一条黑色紧身吊带裙,丝绸材质,布料精简得很。

    这不符合沈慕清平时的着装风格,她偶尔也会穿些小性感的衣服,但是在酒吧那个场合,她一向以保守为第一守则。

    酒吧鱼龙混杂,穿得越朴素越安全。

    沈慕清看着徐思曼摊开在床上的裙子,无奈地瞪着徐思曼说:“小徐同志,这个衣服我能穿着去酒吧吗?你要好好想想,我可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这样的衣服不合适…”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徐思曼现在估计已经被射成筛子,死了无数次了。

    徐思曼把摊在床上的裙子拿起来,在沈慕清身上比了比,笑的一脸谄媚:“亲爱的,你看你身材那么好,不趁着年轻多显摆显摆,老了会后悔的哦。”

    “显摆也不至于要去酒吧显摆呀。我这样会教坏果子的。果子现在正是审美形成期,模仿能力极强!”沈慕清白了徐思曼一眼,一把扯下徐思曼手中的衣服,扔回袋子里,然后呈大字型躺床上。

    徐思曼不依不挠,开始解自己的大衣外套。“慕清,你看!这是我精心挑选的圣诞主题的着装,你跟我是闺蜜款。你不能拒绝!而且,你别忘了,电话里你已经答应我会去的。”

    沈慕清躺床上,不耐烦地扭头看了一眼徐思曼。

    黑色抹胸紧身裙,一样的丝绸材质,比她的那条还要更火辣一些。

    这审美,真的很徐思曼。

    沈慕清一时语塞,内心十分纠结。

    她非常不想穿这么暴露的衣服站在酒吧吧台,但是答应过徐思曼的事情,她从来不会食言。

    她放弃挣扎,深深叹了口气,从床上爬起来,任凭徐思曼折腾,换衣服,卷头发,化妆。

    出门前,沈慕清还很不情愿地穿上了黑色一字带高跟鞋搭配这身装扮。

    她很少穿高跟鞋,一是觉得照顾宝宝不方便,二是她本身就不矮,她不太喜欢鹤立鸡群的感觉。

    临出门前,沈慕清看着追出来的果子,拢了拢外套,蹲下身体,温柔地摸着果子的头发。“果子,今晚乖乖跟婆婆先睡觉哦!妈妈去给斯曼干妈帮忙,会早些回来,跟你一起等圣诞老人,好不好啊?”

    “妈妈要早点回来呀,对了,圣诞老人会给我拿礼物的吧?”果子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妈妈。

    “会的!妈妈已经给圣诞老人打过电话,告诉他今年的果子表现超好,是一个可以分得礼物的乖宝宝。”沈慕清摸摸果子的头,在她的肉脸上轻轻落下一吻。

    果子嫌弃地用手背擦擦脸,“妈妈把口红都弄我脸上啦!早点回来,爱你哦~”

    沈慕清愣了一下,有点小尴尬,她都忘记自己化了妆。

    站沈慕清旁边的徐思曼,变戏法般的拿出一定圣诞帽戴果子头上,宠溺地说:“果子,今晚乖哦,干妈借走你妈妈一晚,明天给你带礼物!”说完朝果子挤了一下眼睛。

    果子朝徐思曼比了个心,就跑去客厅继续看动画片。

    “这小家伙现在是越来越可爱了,学东西简直有模有样,居然还会比心!好可爱哦~老母亲的心化了。”徐思曼看着在电视机前的果子,感叹不已。

    沈慕清捶了她肩膀一下,调侃道:“赶紧走!我还要早点回来呢!别感叹了,要不你自己也生个玩玩?”

    徐思曼撇撇嘴,拼命摇头。“我有果子就行了。”

    她可不想英年早孕,单身的快乐她还没享受够呢!

    她们到酒吧的时候,酒吧还未开张,整个酒吧已经被装饰完毕,浓浓的圣诞气氛。

    沈慕清和往常一样,站在吧台清洁酒杯。徐思曼鬼鬼祟祟地走到她身后,给她脑袋上戴了个发箍。

    突然被人从身后在头上戴了个东西,她吓了一跳,但转念一想,胆子这么大的还能有谁?

    放下手中的酒杯,一把把头上的发箍揪下来,转身想甩徐思曼脸上。

    徐思曼戴着一顶圣诞帽,一脸可怜兮兮地望着沈慕清:“慕清,戴上吧!我们可是一对!我是圣诞老人,你是可爱的麋鹿。”说着嘟嘟嘴,指了指她头顶上的红色帽子。

    沈慕清永远拿徐思曼没办法,明明美艳得不可方物,情商极高,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但有时候脑回路却像个弱智儿童。

    沈慕清无语地抬手一看,那个发箍,是毛茸茸的麋鹿角,小小的两个,还挺可爱。

    OK,fine。她徐思曼开心就好。谁让她摊上这样一个“损友”。

    沈慕清白了徐思曼一眼,无奈地戴上发箍。

    徐思曼很满意沈慕清的行为,俏皮地朝沈慕清笑了笑,帮她重新调整了发箍和发型,眼光上下打量了她一遍,搂住她的肩膀,拍拍:“亲爱的,今晚能不能多卖出些酒就看你的了,调酒利润最大,果子明天礼物的等级就在你掌控之中,哈哈哈哈!”

    嗯?什么意思?她这是又被徐思曼套路了吗?

    夜,开始深了。酒吧,也逐渐热闹了起来。音乐轰鸣,人潮涌动。

    果然如徐思曼所料,今晚酒吧的生意好到爆炸。

    明明是国外的节日,国人却过得更热闹,这真是奇怪。

    多亏了徐斯曼的精心装扮,今晚站在吧台调酒的沈慕清很是扎眼。去吧台买酒、请她喝酒的男士更是络绎不绝。徐斯曼怕是嘴要笑得合不拢了,钞票那是一把把的进。

    果然应了徐斯曼说过的那句话:男人,都是视觉动物。

    酒吧音乐声太大,说话总是要凑得很近才能听清。沈慕清带着职业的笑容,抬起右手展示“婚戒”,礼貌地婉拒搭讪男士的时候,不免也要贴近一些。

    她觉得这是克制的距离,但是在吧台对面的卡座里的某个人,看到这一幕,却红了双眼。

    她居然娇笑着贴近别的男人,这让他心里有些不适。抓着酒杯的手下意识地加了些力道,手背上青筋凸起得更加明显。

    “戈墨,你说说,你回国多久了?我约你约了那么多次,你都不给个面子!好歹我们也是发小不是!天天就是工作,加班,健身。赚那么多钱,不用来娱乐享受,留着干嘛?”乔宇拿起桌上的酒杯,随意地跟戈墨碰了一下,似是抱怨地大声对戈墨说道。

    戈墨未回答,将杯中的威士忌一饮而下,烈酒入喉,灼舌而苦涩。

    眼睛一直盯着前台里的某个身影,挪不开眼。

    从坐下的那一刻起,穿过舞池里扭动的身体,他就看到了那个吧台里的女人。

    今夜的她,是完全不一样的。

    乌黑长发烫成大卷,披散在脑后。平时温柔如水的杏眼上化了上挑的猫眼眼线,眼波流转,勾人无比。娇艳欲滴的红唇,一开一合,似乎在诱惑着别人去品尝。黑色紧身吊带裙挂在她线条利落的肩上,露出白皙秀颀的脖颈、精致的锁骨和胸前的优美的曲线。那条若隐若现的乳沟,更是引人入胜。

    这简直就是男性完美的性幻想对象。

    这一身热辣无比的装扮,再搭配头上毛绒绒的麋鹿角发箍,风情万种,又纯又欲。

    在一片迷乱的霓虹中,美得妖异,让人不禁想入非非。

    他见过很多不同样的沈慕清,清纯的、优雅的、端庄大气的。唯独,性感的,他从未见过。

    她来酒吧帮忙而已,需要穿那么暴露吗?戈墨心中不爽,酒一杯接一杯往肚子里灌。

    乔宇见戈墨不答,顺着他眼神的方向望去,意味深长地看了戈墨一眼,坏笑着开口:“早跟你说这家酒吧有美艳老板娘,喊你那么多次你都不来!今儿吧台那妞平时不常来,我也没关注,今儿一看居然比斯曼更有味道啊!”

    戈墨瞥了乔宇一眼,眼神冰冷似乎还有些怒意。

    乔宇耸耸肩,把手抱在胸前,“怎么?看上那妞了?还不能说啊?跟你直说吧,这个女人是老板娘好朋友,时不时来帮忙,想搭讪的男人排着长队呢。”

    乔宇忽然想到什么,笑得更加恶劣。“不对啊!戈墨,外界不是传你是gay,不喜欢女人吗?今儿转性了?我来看看!”说着就对戈墨上下其手。

    摸到戈墨裆部的时候,那鼓囊囊的一团,惊得他缩回手。“卧槽!戈墨你!看看就开始抬头了?你他妈憋多久了?”

    戈墨推开乔宇,烦躁地说:“憋很久了,不想让我办了你,就让开。青春期的时候我们可是比过的,我觉得你这小身板可受不了!”说完拍拍乔宇的背,重新倒了杯酒,靠向沙发,摇晃着手中的棕褐色液体,眼光落在那个在吧台忙碌的身影上,眸色深沉。

    酒吧音乐的狂热加上身体的燥热,他烦躁地扯扯领带,解开几颗衬衣扣,露出蜜色的肌肤。

    乔宇和戈墨是发小,青春期男生的无聊游戏,他们也曾玩过。戈墨各方面都很优秀,那方面也不例外,这让乔宇他们羡慕了好久。

    乔宇知道戈墨性格,自知在他这里讨不到好,就转身端了酒杯去和隔壁桌的女孩攀谈。

    站在吧台忙碌了一晚的沈慕清都没有空闲的时间去上洗手间,招呼了徐思曼一声,走出吧台。

    刚走没几步,电话就响了,说是有人给她送了东西,在酒吧门口需要签收。

    她根本没想到,钢铁直男王宗南居然给她定了玫瑰和一套纪梵希圣诞限定款口红套装。

    她不想接受太多他的好,因为她觉得她回报不了。但现在这种情况她没办法拒绝,快递小哥是无辜的,只能无奈地抱着花束和礼物回到吧台。

    徐思曼接过她手上的东西,看着她意味深长一笑。沈慕清憋的难受,没功夫回击徐思曼,瞪了她一眼就朝洗手间方向走去。

    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落入戈墨眼中。 那束鲜艳夺目的玫瑰,让他眼中的妒色更加明显。

    “沈慕清,原本想慢慢来的,看来…我得加快速度了。”卡座里的男人,看到沈慕清离开吧台,把手中的酒杯放桌上,起身跟上。

    站在吧台里的时候,看不见她的下半身。现在戈墨才发现她的裙装下摆堪堪遮住大腿,胸部丰满耸立,臀部挺翘紧实,呈现圆润、饱满的弧度,两者争奇斗艳相映生辉,愈发显得当中的纤腰不足盈握,长而直的腿部白花花的露着,肌肉紧实,线条优美。

    穿着高跟鞋的她,走起路来轻轻摇摆着胯部,摇曳生姿。连带着他的心,颤了又颤。

    笔者的疑惑:我的剧情和文字是不是显得过于平淡?激情不足,寡淡有余。

    今日份歌曲推荐 Rich Edwards 《Turn Back Time》

    这首歌十分切合小戈同学。

    如果我有回溯时光的能力,我肯定在遇到你的第一眼,就对你表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