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樱桃 - 《壁尻娘子3》娘子被道士骗中春药,阴差阳错长出小花,被相公亵玩(双性肉)(蛋是花穴日常) 偷窥隔壁大唧唧猛男(粗口肉,双性,生子,快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其在外面喂鸡,他模样秀气,身段纤细,那会正值晋朝,流行纤细美,许多女子都爱这种男子,路过的妇女都忍不住多瞧几眼,有好南风的男子也色眯眯地看着徐其。

    这时,高大英俊的莽夫相公回来,他带了一块猪头肉想给骚娘子补补身子,谁知一回家就瞧见隔壁小王在跟徐其说话,隔壁小王是镇里的捕头,长得正气英俊,有不少女子爱慕,此刻竟痴迷地望着徐其。

    “其儿!”

    徐其一听夫君回来,原本白皙的脸多了几分光彩,他告别了小王,小跑着过来,娇羞地瞧着伍兆锋。

    “伍哥哥~~”

    “其儿。”原本还在吃飞醋的伍兆锋立刻软化,俊脸带着宠溺,“哥哥带了猪肉,其儿想吃吗?”

    “恩恩~其儿想吃~~”说着还舔舔舌头,样子可爱得不行。

    伍兆锋笑了,忍不住凑近吻他,徐其是个读书人,知道行于礼止于色,连忙推开他说,“夫君不要~~”

    “我既是你的夫君,为何不能吻你?”说着,当着隔壁小王的面吻住其儿,不一会连大舌都伸进来,乱七八糟地搅来搅去。

    “呜~~夫君~~呜呜呜~~~”徐其害羞地拼命捶他,伍兆锋握着他的手,猛地一拽,将他拽在怀里狂吻。

    于是两人就在家门前激情热吻,那会还不流行亲吻,再说亲吻都是闺房秘事,哪有跑门口这么亲来亲去的。

    在亲得时候,隔壁小王脸色难看地走了,那些偷瞧徐其的男男女女也尴尬走了,只剩下啧啧亲吻的夫夫二人。

    “恩~~夫君~~不要了~~呜~~~夫君~~~”

    “妈的,老子看到你就硬,碰到你也硬,亲了你更是硬得快爆了!操!你这个小妖精就是老子的劫!!”

    “呜~~其儿没有~~其儿不是~~”徐其简直无辜死了,他又没勾引夫君,夫君为何说他是妖精。

    伍兆锋将他打横抱起,抱进房里又日了个爽,徐其简直要被莽夫相公操死,哭唧唧地骂他坏人~~徐其是个文化人,也只会骂坏人坏蛋~~反正可爱得不行,伍兆锋爱他爱得紧,就算操完了也亲个没完。

    等过了几个时辰,俩人腻歪完了,男人去灶台做饭,伍兆锋虽是个屠夫,可也做了一手好菜。

    而徐其在外面抓鸡蛋,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不会做饭也不会农活,可帮相公打下手应该没问题。

    正扭着屁股追着鸡,一个男声在后面叫住他。

    “这位公子。”

    徐其回头,就瞧见一尖嘴猴腮的游方道士对着他笑。

    那道士眼中色眯眯的,看得徐其不舒服,但书生还是很有礼貌地鞠了一躬,“道长好。”

    那道士笑呵呵回道,“不知公子现在过得可好?”

    徐其想了想,想到他高大威猛的相公,羞得脸颊微红,“恩,很好~”

    那道士说,“那你想不想更好?”

    “更好?”徐其奇道。

    那道士眼中透出淫色,“小公子本应是女人,只是你母亲求子逆天而为生下了你……”

    徐其本就想做夫君的娘子,只是自己确确实实是男儿身,无法为相公繁育后代,一想到这个,徐其就忧伤愧疚。

    那道士乘热打铁道,“我是xx山xx洞的洞主xx道人,炼制出一种可以让男子变女子的神药,这是上古balabla……”反正这道士说个没完,一会说自己是神仙下凡,一会又说秦始皇是吃了他的药长生不老的,现在还在他洞府,反正说的小书生一愣一愣,漂亮的杏眼越来越亮。

    他可以变成女子?

    他可以为夫君生下子嗣?

    一想到这个,单纯的小书生就坐不住了,他恭敬地鞠了一大躬,央求着这神仙道士赐予一枚所谓的“女还丹”。

    那道士得逞地笑道,“这是自然,但取药须一个天时地利的时辰,我算算……”说着眯着三角眼捏指,装模作样一会,道,“真巧了,你今日子时来我洞中即可!”

    徐其又惊又喜,他连连鞠躬,哽咽着谢过道长,说自己会带着钱财食物去找道长换神丹。

    那道长眯着三角眼道,“这是最好,钱财不论多少,心诚则灵。”说着,色眯眯地扫视他被屠夫滋润过的丰盈身子,恋恋不舍地走了。

    徐其满面红光地回了屋子,见夫君已经做好吃食,激动地扑进他怀里,呜呜地哭出声。

    徐其这是喜极而涕,伍兆锋却不知,以为亲亲宝贝被人欺负了,挽着袖子就要出去。

    徐其呜呜地抱着他,不住撒娇,他也不说缘由,他就是想给夫君一个惊喜~~这么想着,徐其咬着唇,悲喜交加地捶他。

    想想自己一个男儿身,为了这粗莽屠夫竟想变成女子,真真是上辈子的冤家~

    伍兆锋哄着徐其,又亲又吻,等徐其止了哭,抱着他喂他吃饭,一边喂,一边吻他,吻得徐其甜蜜羞涩,不住唤着夫君夫君~

    俩人吃完饭又抱在一起说情话,徐其在家中呆腻了,伍兆锋又搂着他去集市溜达,男人为他买笔墨纸砚,又戏谑地拿着金钗往他头上戴。

    徐其羞骂他坏人,可那金钗却偷偷买下,他捧在胸口默默想着心事。

    到了晚上,伍兆锋抱着俏书生骚娘子弄个没完,但今日的夫君格外温柔,操得其儿欲仙欲死,身子酥麻,高潮不止。

    等伍兆锋抱着他睡下,徐其这才筋疲力尽地睁开眼,此时离子时还有半个时辰,他必须要抓紧时间赶到那个什么洞府去求那“还女丹”。

    他轻轻推开夫君,望着男人英俊的面容,动情地吻了吻,柔声道,“夫君~其儿会为你生下子嗣的。”

    说着毅然决然地爬了起来,随便穿了件外袍,拿着事先准备好的瓜果熟食还有银两,急急忙忙往那里赶。

    徐其几番周转才到那里,洞口燃着蜡烛,摆着道台符纸,还真像那么回事。

    徐其不懂,毕恭毕敬地跪在洞前,口中叫着道长。

    那道士一本正经地出来,递给他一碗符水道,“把这喝了。”

    徐其好奇地捧着碗,又听那道长说,“喝了自会心想事成,一切灵验。这丹药是一方面,符水更是起辅助作用。”

    此话一出,徐其自是喝了,那符水难喝还带着股怪异的甜味。

    等喝完,徐其又跪回地上,脑中想着女还丹女还丹相公相公,却也不敢催促道长。

    那道士眯着眼装模作样地挥动拂尘,一会又高声念咒,一会又围着徐其绕圈,绕着绕着,徐其就觉得浑身发热,那种热似乎是骨子里烧出来的,热的他恨不得脱去衣服。

    “恩……道长,道长为何我这么热呢。”

    那道士淫邪笑道,“这是因为你还未吃神丹,等吃了神丹,你身子会更热,漂亮的花穴也会长出来。”说着捏着一颗黑红药丸就塞进他嘴里。

    徐其本就想吃,所以药丸再苦也不会吐出,他苦着脸吃下,却觉得身子更热更燥,此时脸颊绯红,披头散发,真真是媚态横生。

    那道士色眯眯地拉着他的手,嘴上叫着,“小骚货,跟本道士进去,等本道将精水射入你体内,自会生出男娃,到时候你夫君定会欢喜高兴。”这下流无耻的道士竟想欺辱人夫!

    徐其吃了那丹药喝了那符水,浑身酥软,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可全身又像是被烈火焚烧,烧得他满面春红,裸露的脖颈也艳红一片。

    他神志有些迷糊,嘴里叫着好热~,手指也扯着衣带要解开。

    那道士淫笑着握住他的手道,“骚书生,本道来帮你解衣。”

    眼看着徐其的玉体要袒露在道士面前,这时,外面一声巨响,道士吓得一激灵,回过头时,就瞧见一高大威猛的男子狰狞怒目。

    道士瞬间尿了裤子,他耷拉着裤裆,连忙干笑解释,刚要说话,整个身体就飞了出去,砰得一声撞翻道台!

    伍兆锋俊脸扭曲,眼中像是有两道火龙,那道士刚摔个头晕眼花,后领就被揪起,紧接着猛地贯在地上,砰得一声,牙齿全碎。那道士疼得凄厉尖叫,可伍兆锋已经什么也听不进去,他将道士甩在地上,碗口大的铁拳砰砰砰狠砸道士,没几拳,那道士的脸便是血肉模糊,那道士原本还能求饶,可几拳砸下,连气都没了,像个烂肉似的被伍兆锋殴打。

    伍兆锋双目猩红,发了疯似的揍人,满拳鲜血,坚毅的俊脸也溅上血滴,可他不在乎,只是狰狞着面目,拳拳狠揍!

    就在伍兆锋要打出人命时,徐其的呻吟从石室传来。

    伍兆锋这才反应过来,失神地叫着其儿,猛冲进洞内,就瞧见他心爱的娘子正衣衫不整地歪在床上。

    “呜~~~夫君~~~好热~~~夫君~~~”徐其的神志已经模糊,他半露酥胸,奶子高挺,下面的性器也翘得老高。

    伍兆锋一想到那狗道士给其儿下药就怒不可遏,但一听着其儿叫,一腔暴怒又化为疼惜,他抱起浑身滚烫的其儿,低声道,“其儿!其儿醒醒!我是伍哥!”

    徐其听到伍哥二字,身子扭得更浪,“恩~~伍哥~~~夫君~~~~夫君干其儿~~其儿的骚逼好痒~~~~其儿想要您~~~!”

    徐其的长袍完全散开,白玉般的身子泛着情欲春霞,他踢弄着玉腿,露出隐秘的部位,只是原本的玉葱下面多了张小嘴……小嘴!??

    伍兆锋瞪大虎目,就瞧见一张两瓣玉唇一开一合,里面的湿红小洞吐着粘液,上面的阴蒂红肿似樱桃,看得伍兆锋又惊又火!

    “其儿,你到底吃了什么东西!”

    “恩~~~夫君~~~~我要吃鸡巴~~~恩~~人家的逼要吃鸡巴~~~~”嘴里浪呼淫叫,大腿也分得大开,徐其咬着嘴唇,媚眼如丝地望着情郎,玉手向下摸去,当着男人的面就掰开阴唇,“恩~~~大鸡巴~~~大鸡巴进来~~~其儿要给夫君生孩子~~~啊~~~夫君~~~~大鸡巴夫君~~~啊~~~”说着说着,自己的淫水却越流越多,连床单都湿透了。

    徐其简直浪到癫狂,看伍兆锋表情僵硬,身子一转,大屁股啪得翘起,俏脸贴床,湿润的媚眼从腿缝间偷望男人道,“夫君~~~大屌夫君~~大鸡巴夫君~~~干其儿~~~求您干其儿~~~”说着急的眼泪都下来,伍兆锋一直狂压欲火,看宝贝亲亲哭了,猛地就扑了过去,抱住那肥白丰臀就一阵狂吻。

    “啊~~~好痒~~~大鸡巴哥哥~~~痒死了~~~不要~~~那里不要~~~”

    “妈的!还真长个逼!你果然是老子的女人,老子的骚逼母狗!!”

    “啊~~~穴儿好疼~~~大鸡巴夫君莫咬~~~咬坏了骚逼不好伺候您了~~~~啊~~不要~~~~!!”

    “骚货娘子!老子要吃烂你的逼!!”说着大舌滋滋舔着花穴,搅开嫩洞就捅了进去。

    徐其被舔得呀呀浪叫,两瓣大阴唇扑哧扑哧拍打,像是跟夫君接吻,伍兆锋也是吮吸他的嫩唇,狂舔他的骚水,把骚逼其儿舔得浪叫连连,不一会竟扭着屁股就吸到潮吹。

    “呀啊啊啊啊~~~!夫君~~~大鸡巴夫君~~!啊!~~丢了~~~~骚逼丢啦~~~~~~~~”一声拉成的浪呼,徐其小骚货挺了挺逼,被夫君咬着逼地达到高潮。

    伍兆锋被骚逼娘子喷了一脸水,闻着那甜美骚味,简直要化身猛兽,胯下的巨屌顶着裤裆,恨不得隔住裤子就操穿骚逼!

    “啊~~~大鸡巴~~~大鸡巴夫君~~~”

    伍兆锋掏出巨屌,顶着他花穴磨了磨,用龟头逗弄肥唇,嘴上粗哑道,“宝贝,想不想给老子生大胖小子?”

    徐其软着高潮的身子,痴痴地说,“其儿~~~其儿要怀上您的种~~其儿做梦都想为相公生娃娃~~~啊啊啊啊~~~”又痛又爽地扬起玉颈,可怜他刚长出的小花穴,就被超大巨屌开了苞~~

    徐其的露阴淫荡

    自从其儿长了花穴就再也没穿亵裤,他套着宽松长袍,扭着腰,翘着臀,又在威猛英俊相公面前发骚发浪。

    “相公~~夫君~~~其儿想要~~~其儿想亲亲~~~”说着,白皙的俏脸也染上羞意,亲亲是二人的密语,就是求相公亲花穴的意思。

    于是男人邪笑着抱起他,倒立着让他趴在床上,然后英俊的脸埋在他下体,用鼻子用嘴去拱弄花穴,把两瓣阴唇玩得啪叽啪叽乱响,把骚洞捅得噗噗流汁,终于喝足骚水,伍兆锋才将他放下来,抱着其儿开始为他打种。

    等子宫里射满精液,伍兆锋才晃着屌去做饭,现在的二人简直淫秽得不行,随时随地交媾,随时随地受孕。徐其也是越发风骚,仗着自己有穴儿,天天求孕求子,一点羞涩文雅书生的影子都没了。

    他初恋晴儿要是知道,还不惊掉下巴!

    徐其露着花穴在屋子里扭,湿润的媚眼望着相公,从后面抱着夫君,看他炒菜,夫君说灶台油烟大让他走远些,他就扭着臀到了小桌前,躺在上面岔开腿,等夫君进来,就瞧见骚娘子正躺在桌上,艳红的骚逼长得大开,从里面不断流出浓稠的精水。

    “恩~~夫君~~~”徐其掰开骚逼,淫荡地舔着唇道,“夫君人家还要~~~”

    自从被那狗道士喂了药,其儿是越发淫荡饥渴,怎么灌精都灌不够,虽说平日里温雅羞涩,可一犯了病,起了药,什么行之于礼都不记得了,只伸着骚舌要鸡巴~

    伍兆锋当然是满足娘子,他把骚娘子大腿抬高,挺着健硕的公狗腰就往里猛插,插得徐其浪呼尖叫,身子乱扭,骚屁股木头桌都喷满淫水,潮吹了一次又一次,又再一次被大鸡巴相公射满子宫。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