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樱桃 - (超污平行世界1)《求种少爷》粗野搬运工和求种少爷(双性超激激肉!)彩蛋后续故事 偷窥隔壁大唧唧猛男(粗口肉,双性,生子,快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其是个贵族,穿着长长的雪白袍子,袍子边上有名贵的雪狐皮毛,衬得他肌肤雪白,更显秀色。

    他走在路上,打量着四周的人,晶亮的杏眼透着好奇和怯意。

    这时,他看到一个人,那人很高大,穿着破旧的衫子,裤子还打着补丁,这人在搬运麻袋,那麻袋几乎有两个人宽高,男人扛着也毫不费力,徐其被他吸引,圆润的眼睛直直地望着他,当高大的男人从身侧走过时,一股独特的雄性气味传来,很普通的味道,男人体味加汗味,可只是这气味却让徐其浑身发软,不为人知的地方也溢出粘液。

    “呜~~~”身子踉跄几步,险些撞上那男子。

    那男人也闻到一股淡淡的馨香,似乎是紫罗兰的味道,他以为是个漂亮的女人,谁知回头,却只是个清秀纤细的男子,那男子长得白皙,就是娘气过重,像个被人包养的戏子。

    心里想着,黝黑的眼睛也透出不屑。

    徐其却毫不知情,只是盯着男人高大健硕的背影发呆。

    许久,红着脸颊捂住心口……

    这是徐其与男人的第一次见面。

    第二次见面是在徐其的卧房。

    徐其穿着一身贵族特有的绸缎内衫,下面穿着遮住大腿的亵裤,修长白皙的小腿露出来,那漂亮的脚踝也微微翘起,似乎随时做好逃跑准备。

    高大英俊的男人依旧是那身短衫布衣,却脊背挺直,神情漠然,倒比徐其更像是徐家大少。

    徐其没有说话,他害羞地低着头,无措地啃着指甲。

    男人也没有说话,他闻着满屋子的紫罗兰花香,猜测着这个秀气男人的意图。

    过了一会,徐其慢慢脱去内衫,露出他白皙纤瘦的上身,男人眼神微变。

    徐其抬起头,杏眼里满是羞意,当对上男人的眼时,又慌忙垂下。羞得面红耳赤,可纤细的手却慢慢解开裤绳。

    在亵裤滑落瞬间,露出了微微勃起的性器和……一个不可能出现在男性身体上的器官。

    漂亮晶莹的花穴微微张开,两瓣阴唇还是粉嫩的红色,里面的小洞嫣红得诱人,染得旁边的穴肉都湿润一片。

    “恩~~~”徐其很害羞,可身子却淫荡异常,在这个男人的视奸下,他的身子泛着潮红,却又微微战栗。

    “你这是做什么?”第一次听到男人说话,如想象般的低沉磁性,听得徐其花穴更湿。

    “我……我想被你碰……”说出这话就已经让徐其羞到崩溃,他咬着湿润的唇,怯声说着,“我……我在跟叔父争家产……我必须要个子嗣……”

    男人被这位富家少爷的逻辑惊到,忍不住嘲讽道,“你自己不会找女人?以你的身价地位,想为你生孩子的女人应该不在少数。”

    徐其眼圈立刻就红了,“我……我不喜欢女人……但是我……我喜欢您……”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男人诧然。

    徐其软声软气地说,“我……我知道您叫伍兆锋……您是个码头工人……但是……我真的……真的很喜欢您……”

    纯情又淫荡的少爷扬起脸庞,眼睛里露出羞涩的爱意,“我想给你生孩子……”

    那一瞬间,大脑里的某根弦生生断裂,让穷苦搬运工的鸡巴瞬间勃起。

    “我想要你的孩子……然后……然后等孩子生下来……您就自由了……我……我可以给您钱……”徐其说得又羞又怕,害羞自己的淫荡,又害怕男人的拒绝。

    伍兆锋看着这样羞涩奇葩的富二代,眼中的嘲讽慢慢消失,他懒洋洋地脱掉裤子,露出自己饱满硕大的鸡巴。

    “满意吗?”

    徐其看着这根近乎二十八厘米的硕长巨屌,花穴剧烈收缩,上面的小阴蒂也亢奋勃起。

    徐其的身体已经回答了伍兆锋。

    “我……我想要您……”不光是心里,连身子都迫不及待了。

    伍兆锋挺着巨屌一步步走向他,当赤裸强壮的男人抱住他时,徐其羞涩地闭上眼,可脸上却带着期许的爱意。

    “请……请您轻一点……这是我的……第一次……”

    伍兆锋的自制力瞬间崩塌,他抱起喷香的少爷,扛着麻袋似的扔在床上,紧接着粗喘着压住他,像是发狂的野兽般撕扯他的衣服,亲吻他秀气汗湿的脸。

    “恩~~~伍先生~~~轻一点……啊~~~不要~~~~我有润滑剂~~~恩~~~不要~~~啊~~~~”

    雪白的身子一颤,花穴就已经吞入龟头,娇嫩窄小的洞口被撑得大开,堪堪裹住粗壮的柱身。

    “呜~~~不要~~~太大了~~~~不要~~~~~!!!”

    可伍兆锋是个粗人,操人向来是猛操狂操,哪里顾得上这细皮嫩肉的小少爷,胯下的鸡巴硬生生往里顶。当顶到一层薄薄的膜时,徐其哭着摇头,漂亮的杏眼里满是无助,“不要~~~好疼~~~人家不要了……”

    伍兆锋没想到他是处男,大龟头顶着薄膜摩擦几下,看着徐其扭曲的脸蛋,想着长痛不如短痛,猛挺公狗腰,噗嗤一声就捅破处女膜。

    只听徐其脆弱的尖叫,身子疼得直颤,“啊啊啊……好疼呀~~~不要……啊!!”

    一声更加凄惨的哭叫,可怜的处男小少爷被搬运工肮脏的大鸡巴生生开苞。

    血液从交合处不断溢出,留在阴唇上,看起来可怜极了。

    伍兆锋感受着他从未有人到访的紧致阴穴,爽得像是进了天堂,伍兆锋克制地缓慢抽插,一边操干,一边抹去他的眼泪,低声安慰,“好了宝贝,一会就不疼了,乖,我会让你舒服的。”

    “恩~~~”眼泪汪汪地点点头,徐其开始随着抽插上下摇摆。

    两人的交合处慢慢变得紧密黏腻,伍兆锋接近二十八厘米的巨屌已经捅进去三分之二,还有一部分在穴口进出。伍兆锋也是怜惜他,操得不用力,但也干得小花穴滋滋直响。

    徐其性子淫荡,不一会就被粗壮大屌伺候地浑身酥痒,疼痛慢慢被快感取代,屁股也跟着扭了起来。

    伍兆锋的大鸡巴有技巧地左右晃动,用大龟头戳弄着敏感的肉壁。

    “啊~~~不要~~~那里~~~~那里好难受呀~~~~”嘴上说着不要,脸蛋却染上春意。

    伍兆锋抱紧他滑嫩的屁股,砰砰地开始加速,那棱角分明的粗黑巨屌扑哧扑哧地进出肉洞,拔出时带出一圈的嫩肉,肏入时把小阴唇都干到里面,来回抽插数十下就干得花穴翻进翻出的乱响,徐其也啊~啊~啊~地浪叫不停。

    伍兆锋看着这风骚的小嫩逼,猛地又换了个姿势,自己躺在床上,胯下顶着套弄鸡巴的徐其。

    “啊~~~~~~”这种姿势能插入更深,此时伍兆锋的所有鸡巴都埋进体内,徐其俏脸扭曲,嘴上叫着不要,肚子也被撑成鸡巴的形状。

    “妈的!真紧。”硕大的龟头已经顶开子宫颈,只要再用力就能肏进子宫,那繁衍生息的圣地。

    干一个人要射满他的子宫才算占有,伍兆锋只要一想到这美妙神圣的地方会被自己的精液充满,就亢奋地肌肉绷紧。

    高大魁梧的搬运工按住徐其的大腿,先是停顿片刻,享受着里面夹弄的嫩肉,随后挺动着胯部,开始狂插猛抽地疯狂顶弄。

    徐其被这突如其来的操干弄得尖叫连连,大屁股啪啪啪地剧烈起伏,他像是个暴风雨中的孤帆,被海浪带着剧烈翻腾,好几次生生被操飞上天,但每次他在悬空的时候,一双粗暴的大手都会按住他的腰,然后粗暴大力地猛地拽回,只听砰得巨响,娇嫩的花穴再次被大鸡巴贯穿,龟头已然顶入子宫!

    “啊啊啊啊~~~~”又疼又爽的哭叫,有点受虐倾向的小少爷迷醉地被大鸡巴操穿,摸着鼓起的小腹想象着自己怀孕,怀上了大鸡巴搬运工的孩子,心里涌上一股糟蹋自己的快感。

    “恩~~~用力~~~大鸡巴~~~大鸡巴操死我~~~~啊~~~我就是婊子~~~让男人操得婊子~~~干我~~~干死我~~~~~”嘴上胡言乱语地浪叫,身子也急速地上下狂颠,几乎把自己当成鸡巴套子。

    伍兆锋也被他套弄地爽到癫狂,大鸡巴越顶越深,越干越猛,那双粗糙大掌啪啪地抽打淫贱少爷的肥臀,将他抽打地扭曲尖叫,花穴和子宫也搅得更紧,几乎要夹爆他的巨根。

    “妈的!骚逼!烂逼母狗!操死你!老子他妈的操爆你!!”

    “哈~~~大鸡巴~~~大鸡巴哥哥~~~呀啊啊啊啊~~~!!!”一声骚到极致的浪叫,徐其身子乱颤,前面的性器在毫无触碰的情况下喷出精液,射了伍兆锋一身,而伍哥也低吼着疯狂狠操,像是要把高潮的小母狗彻底操爆,大鸡巴快得几乎肏出幻影,干得徐其连话也说不出来,呀啊啊啊尖叫着身子抽搐。

    “呼……来了!快!把屁股翘起来!老子要射进来,射满你的骚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哭泣浪叫着摇头挣扎,可大鸡巴猛地顶入子宫,只听噗噗巨响,从未有过多的浓精水枪般急速喷射子宫。

    徐其被射得翻着白眼哀叫,身子随着内射剧烈扭动,似乎被射得高潮迭起,根本停不下来。

    巨屌猛男也发狠地射他,大龟头死死堵住颈口不然一滴精液流出,娇嫩窄小的子宫在瞬间被大量的精液涨满,肉壁也烫得痉挛,徐其一直在发癫,嘴里叫着大鸡巴~~大鸡巴~~,身子猛挺几下,终于啊~~~地一声摔在男人身上。

    细软汗湿的身子在男人的怀里一颤一颤,伍兆锋抱着他屁股猛射,等射出最后一股后,徐其的子宫已经被精液淹没,过多的浓精让徐其的小腹都微微鼓起。

    伍兆锋为了让他受孕,发泄完的巨屌也不拔出来,就这样埋在体内,感受着里面痉挛搅紧的收缩,一边缓慢抽送。

    “呜~~~~”徐其虚弱地睁开眼睛,当对上男人深邃的眼时,身子一颤,眼中透出羞耻。

    他真是个放荡的男人……不,他就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

    高潮后的徐其又陷入自厌的情绪,伍兆锋将他猛地压回床上,大屌还是插在里面,搅动着湿漉漉的花穴说,“舒服吗?你的第一次。”

    伍兆锋的声音很温柔,跟之前那个狂暴猛插的男人完全不同。

    “……恩~”羞怯地点点头,肚子又咕噜一声。

    伍兆锋垂下头,贴着他耳朵说,“放心,我会让你怀上孩子,而且——不止一个。”

    “恩……哎?”徐其羞得瞪大眼睛,这样的话不是变成长期……

    “算了,先把你这次弄怀孕再说!”说着大鸡巴搬运工抱着小少爷的屁股,又开始乱七八糟地插来插去!

    伍兆锋从以前的穷苦搬运工一跃晋升为徐家大少爷的专属保镖。

    当然在无人知晓的时候,伍兆锋就会掏出巨无霸鸡巴给淫荡的骚少爷疯狂受孕。

    而徐少爷也在开苞的一个月后怀上孩子,估计也是第一次就怀上了。

    徐少爷很开心,一方面有了后代,另一方面也可以击垮叔父抢夺家产的阴谋。

    可是,他心里还是有阴霾……他害怕伍兆锋会离开自己……

    但伍兆锋对他很好,甚至越来越好,以前把他当母狗,后来操着操着就把他当情人,等半年后,伍兆锋直接嬉皮笑脸地叫他老婆。

    但后来因为叔父的阴谋,孩子流产了,徐其很伤心也很绝望,再加上被叔父设套看到伍兆锋跟别的女人亲近,当着是万念俱灰,于是他将所有家产委托给伍兆锋,自己一个人离开了这里。

    伍兆锋知道徐其走了,发了疯一样找他,最后在一个荒废的农产那里找到了怀孕三个月的大少爷。

    徐其捂着肚子对他又哭又笑,伍兆锋抱着他狂亲,亲完抱着怀孕老婆回到h市,最终成了称霸一方的地产大亨。

    并且后来,徐家也成了名门望族,因为徐其一个人就生了十个孩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