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樱桃 - 10,穿着性感内衣到老公公司被啪(激激激肉!)办公室play(蛋他人视角女装) 偷窥隔壁大唧唧猛男(粗口肉,双性,生子,快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从此以后徐小骚和伍大屌过上了性福快乐的生活。

    徐其从小翻译变成小娇妻,伍哥从超强炮友变成宠溺老公,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干徐其,生活乐无边,只苦了徐其的小骚菊~

    “徐其是个伍哥专属的小母狗,最爱被伍哥的大鸡巴操~~”

    他用英文写着,挂在墙上,然后还给自己定做了狗牌,充分满足了自己奇怪的性癖。

    伍兆锋倒也不在乎,反而觉得徐其骚得痴情,骚得可爱,对他也爱得更深。

    天渐渐冷了。

    这天,徐其裹着严严实实的风衣,到伍兆锋的公司送饭。

    饭盒里是自己刚学的糖醋排骨和清炒蔬菜,他的饭跟老公没法比,但也是份心意嘛,更何况,徐其也想看看伍兆锋的公司,看看他心中英伟的男人是如何工作的。

    伍哥的公司不大,就五十几号人,但美女居多,徐其一进去,就看见满隔间的莺莺燕燕和各种香水味,心里不禁有些难受。

    他知道自己的模样,知道自己的魅力,能吸引男人也只是因为他骚,假如没了骚劲,谁会喜欢他呢。

    这么想着,徐其眼神就暗淡下来。

    这时,伍哥出来了,一身笔挺西装,跟日常粗野霸气的样子不同,倒多了几分禁欲的气息。

    徐其看着这样高大英俊精英人士样的老公,心都快化了,但除了爱慕,又多了几分高不可攀的自卑。

    伍兆锋看到他,眼中迸出惊喜,他笑了,俊脸带着温柔,他也没管周围的人,大步上前就抱住徐其。

    徐其被强壮的老公抱个正着,靠着他厚实坚硬的胸膛,闻着他魅力十足的古龙水香味,幸福得一塌糊涂。

    这时,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扭了过来,她打量了几眼徐其,娇笑着对伍兆锋说,“小伍,他就是你的那个情儿?”

    伍兆锋亲了亲徐其,说,“他是我老婆。”

    “哟~那小伍你的眼光可是返璞归真的~~”话虽不刺耳,可口气却透着恶意。

    徐其抬起头,就看见那女人冷冷地瞪着他,吓得他浑身汗毛都立起来,害怕地又缩回伍兆锋怀里。

    伍兆锋对那女人道,“瑶姐,还有事吗,没事我走了。”

    说着,搂着徐其就进了办公室。

    房间一关,所有闲言碎语都隔在门外,徐其心情有些不好,拿着饭的手僵在胸前,过了一会,才慢慢放伍兆锋桌子上。

    徐其性格内向,心思也重,糯糯地也不说话,可心里却觉得伍兆锋的同事讨厌他,心里难受极了。

    伍兆锋性格豪爽也没多想,他吃着徐其小可爱做得贤妻中餐,就算咸的要死,可还是嬉皮笑脸吃了,吃得一干二净后,舔着嘴唇道,“我老婆真贤惠,做饭也好吃!”

    徐其听了苍白的俏脸才露出笑意,他痴迷地瞧着伍兆锋,身子不自觉地贴过去,恩~地一声就扑男人怀里。

    伍兆锋抱着温香软玉,大鸡巴又硬得不行,他吻住徐其,揉着他的细腰道,“小浪逼,送上门给主人开荤?”

    徐其知道办公室隔音很好,骚病又上来了,舔着唇说,“恩~~小母狗馋鸡巴了~~小母狗想要主人的大鸡巴~~~”说着纤细的手指就脱去外套,露出他穿着情趣内衣的身子。

    雪白的身子套着黑色蕾丝裙,下面是网状丝袜,黑色的蕾丝配上雪白的肌肤,显得小母狗又骚又欠!

    徐其娇羞地爬起来,像是展示自己的身体,扭着腰地舒展身子,他丰满的臀部圆润微颤,前面的性器也艳红着翘起,他的奶头勾在蕾丝里,显得情色异常。

    “恩~~~”手指探入口中,像是诱惑他一般,舔着指腹,一边舔,一边用媚眼如丝,嘴里还不住地轻喘着,“恩~~啊~~~大鸡巴~~~~老公的肥鸡巴~~~人家要~~~人家想要~~~”

    伍兆锋看得呼吸急促,双目猩红,胯下的巨屌早已顶开裤裆,怒气昂然地对着徐其,像是一架随时准备发射的炮台。

    “妈的!小骚货!小浪逼!自己把逼露出来!!”

    徐其听着伍哥的粗声就险些射了,他恩啊~~地叫着,身子乱扭,那对丰满的包裹着网状丝袜的肥臀猛地翘起,修长的大腿张得大开,像是av女优那样,晃动着屁股,掰开臀瓣,露出早已湿得喷水的骚逼。

    “啊~~~~大鸡巴~~~大鸡巴哥哥~~~啊啊~~人家想要~~~人家要~~~”一边淫贱娇喘,一边上下乱晃,肥臀乱抖,嘴里浪呼,前面的小鸡巴也抖个不停,龟头的淫液四处乱甩。

    “浪逼!在骚点!骚得像婊子,老子才会操你!”

    “啊啊啊~~~老公~~~主人~~~大鸡巴哥哥~~~大老公~~~干我~~~~干人家~~~干死小骚逼~~~~干我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嘴里胡言乱语,身子一阵痉挛,徐其啊啊啊地尖叫着,穿着情趣内衣的身子不住乱颤,竟光是被伍哥的侮辱就达到高潮。

    高潮瞬间,徐其像水蛇般扭动身体,肥臀,大腿,性器,奶子一起乱晃,一身白嫩骚肉浪到极致,他的鸡巴射了,后穴也喷出骚水,伍哥硬着鸡巴就看着骚逼老婆在面前高潮,一边哭叫,一边喷汁,过了一会,呜~地趴在桌子上,穿着丝袜的大腿溢出一道道淫液,而骚穴口还在喷汁,估计连昨晚内射的精液都喷了出来!

    伍兆锋看得欲火喷张,英俊的脸微微扭曲,似乎已然压抑到极限!

    他看着桌上抽搐的美人,突然像饥饿野兽般猛扑过去。

    骚逼美人被高大猛男压在身下,男人粗暴地吻他,大手啪啪地击打他的肥臀,把小浪逼抽得啊~啊~尖叫。

    徐其浪叫着求饶,嘴里叫着大鸡巴~~大鸡巴哥哥不要啦~~

    被这么叫,激得大鸡巴猛男兽性大发,狂野粗暴地扯开他的丝袜,撕拉一声,露出那白嫩骚臀。

    伍兆锋也不废话,掏出巨屌就顶着穴口,听着这小浪逼呀呀尖叫,粗大的柱身,噗嗤一声就捅进一半。

    徐其仰着头,光被插入就二次高潮,“呀啊~~~不要~~!大鸡巴不要~~~!”

    男人强壮的身躯压着他,鸡巴插入猛顶,眼神情色狂暴,几乎要活活生吞了这骚货!!

    徐其叫着不要~大鸡巴~~~臭鸡巴要插烂啦~~~可那双套袜大腿却缠住男人健腰,黑色的骚脚随着抽插上下乱摆,样子骚得简直像个妓女。

    伍兆锋将他按在桌面,狂插猛抽地疯狂操干,男人的撸动快到极致,干得肉穴变成艳红圆洞,堪堪裹住男人的巨屌。

    徐其嘴里胡言乱语地叫,身子在猛男身下狂扭,此时完全化身骚浪母兽,一心只为了满足大鸡巴老公的兽欲。

    两人的交合处已经碰撞到极致,不断有黏腻的白浆溅出,被快速的抽插捣成白沫,四散飞溅。

    桌子上的文件被弄得乱七八糟,几个文件夹被高潮的骚母狗蹭到地上,更多的褶皱在身下,而交合处的纸张更是溅满淫液,几乎被彻底浸湿。

    徐其在老公的公司里用骚浪穴伺候男人,把大鸡巴男人伺候地美美的,自己也爽到痉挛,又哭又叫地高潮数次。

    而西装革履的老公也绷紧肌肉地干他,等最后操到兴起,直接把衣服脱了,露出他强壮结实的胸膛,晃动着古铜色胸肌,干着白嫩的骚老婆!

    徐其着迷地看着猛男老公,性福地流着口水,眯着媚眼,不一会又抬高白腿地耸臀高潮。

    肥大的白臀被撞击到红肿青紫,骚穴更是糊满肠液和白浆,徐其的肚子微微鼓起,里面是大鸡巴老公射入的新鲜牛奶,他捂着肚子,迷醉地伸出舌头,看样子被射得又酥又爽。

    伍兆锋抱着骚老婆猛干,干着干着,外面传来敲门声。

    徐其反射性地一抖,原本被操软的骚逼瞬间加紧,伍兆锋恶质一笑,刻意要刺激老婆,抱着徐其就向门走去。

    徐其才刚刚高潮,媚眼涣散地望着男人。

    伍兆锋狂亲几口,咬着他骚舌,将汗湿虚软的身子按在门上就狂操起来。

    “啊~~~!!”突如其来的猛操让徐其失控尖叫,他的丰臀撞击大门,发出砰砰响声。

    门外的秘书小姐微微一愣,娇声道,“伍总~~您怎么了?”

    伍兆锋抱着骚老婆继续耸动,胯下越动越快,一边操一边粗声道,“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啊……”秘书小姐没想到老总这么粗鲁,憋着嘴道,“瑶姐说她要走了~~您去送送她嘛?”

    徐其正被操得欲仙欲死,一听这嗲声嗲气,还有什么瑶姐,立刻醋坛子打翻,呜呜地捶打老公。

    “混蛋~~我讨厌你~~!”

    徐其一生气,骚穴夹得更紧,搅得大鸡巴越涨越粗,徐其一看骂他都硬,气得眼泪都出来了。伍兆锋看骚老婆生气了,连忙抱着小母狗猛亲,亲完继续啪啪地干,干得他骚躯乱颤,连生气的精力也没了,只知道搂着老公的脖子哭叫。

    外面是陌生女人,里面是猛男老公的鸡巴,徐其真是爽得崩溃,小鸡巴射了一次又一次,骚穴受精到充满精液,扁平的小腹微微鼓起,里面的浓精因为大龟头的堵塞无法流出,只能在肚子里受精。

    徐其就算是男的,也有种被老公操大肚子的感觉。他伸着舌头,眼神迷惘地望着老公,伍兆锋叼着他的骚舌吮吸,强壮的身躯继续耸动,像是刺激他更多的高潮。

    等门外的秘书走了,伍兆锋又把他架在老板椅上操,两只大腿搭在把手两边,骚穴狂吞鸡巴,身体像个肉便器那样固定在椅子上,任由男人挺着大鸡巴狂插!

    伍兆锋一边吻他一边猛操,操得椅子拖来拖去,最后抵着墙壁砰砰砰猛顶,顶得小母狗啊啊尖叫,骚躯痉挛,高潮了无数次后,终于爽晕过去。

    伍兆锋把大鸡巴啵得抽出,对着徐其的黑丝骚躯就噗噗射精,射在他胸脯上,射在他大奶头上,还射在他穿着渔网袜的脚上,他捧着徐其的玉脚疯狂撸动,最终射满骚脚,让他全身都变成男人的所有物!

    爱丽是秘书,乖巧可爱爱发嗲的萌妹,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找个温柔绅士帅气的男人做老公。

    第一眼看到伍总觉得真是理想型啊~又帅又年轻又有为,可是接触了几天就感觉,哎……还是太粗鲁了,一点都不绅士。

    这天,爱丽正在卫生间化妆,突然看到个穿着奇怪的女人进了……进了男厕所?

    过了一会,伍总也松着领带地进出,然后砰得一声锁上卫生间的门。

    爱丽好奇地走过去,就听到一些乱七八糟的浪叫,啊~~大鸡巴~~~大鸡巴哥哥~~~大鸡巴老公~~~干死母狗了~~操烂母狗啦~~~

    爱丽红着脸,心想里面肯定是什么荡妇勾引伍总,没想到偷情还偷情到公司了,还有那个荡妇也真是下贱,什么母狗婊子叫得骚得不行。

    爱丽不敢惹事,于是偷偷走了,等一个小时后,她再来化妆,就看见伍总搂着一个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女孩走出来,那女孩脸颊晕红,嘴角沾着可疑液体,头发也乱糟糟的,走路一瘸一拐。

    女孩很清秀,甚至透着点英气,越看……越像之前找伍总的徐先生?!

    徐其穿着女装,屁股里装着老公的新鲜精液,样子媚态十足。

    而老公搂着他的腰,低声夸奖他的风骚和可爱,时不时低头吻他,宠溺得不行。

    等过了几天,爱丽又看到从男厕所走出来一个穿着学生装的女孩,结果那张脸——还是徐先生。

    其实男扮女装,再可爱再清秀还是能看出来的,尤其是对于女人。

    爱丽叹了口气,就看见穿着女生装的徐先生翘着屁股进了老总的办公室,不一会,又啪啪啪地开始撞门。

    再过几天,爱丽又看到一个穿着海军服的女孩,那张脸……还是徐先生。

    他穿着白色的丝袜,穿着高跟鞋一扭一扭地进了伍总的房间,很快,门又啪啪啪地响。

    等再再再过几天,伍总办公室的门终于坏了,隔音彻底消失,整个办公间都回荡着伍总的低吼和徐先生的浪叫……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