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樱桃 - 8,终于弄清一切,其其哭唧唧地说出一切,伍哥表白!微虐过后是高甜(彩蛋是长出小花的其其) 偷窥隔壁大唧唧猛男(粗口肉,双性,生子,快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伍兆锋知道徐其有问题,平日里文静又害羞,话都不敢多说,可只要犯了病,立刻化身淫贱母狗,什么鸡巴母狗骚穴,都能毫无芥蒂地浪叫出来。

    是人格分裂吗?

    伍哥皱着眉头将小母狗抱起来,就算真是有问题又怎样,老子照样喜欢!

    伍兆锋下定决心的事没人能改变,他给可怜的小母狗又洗了次屁屁,洗澡的时候小骚货幽幽转醒,但很快又羞涩地假装睡觉,歪着脑袋,抖着睫毛地红脸蛋。

    伍兆锋知道他害羞,也不揭穿,等洗完澡塞进被子里,男人摸了摸他的脸,戏谑道,“起来吃饭吧,你从早上就没有进食,再不吃小母狗就变成小母虫了。”

    徐其脸颊微红,他怯怯地睁开眼,看着男人英俊带笑的脸,心砰砰直跳。

    伍兆锋把外卖的热粥递给他,香醇的味道扑鼻而来,徐其要自己拿,伍哥恶趣味地移开手道,“老子喂你。”

    徐其害羞死了,心脏都快跳出心口了,啊呜一声就被喂进一口粥。

    这家外卖的粥特别好吃,而且很香甜,徐其被喂了几口,身体就暖洋洋的,这几天他被操得太多,吃饭的时候都在失神,脸颊淫靡绯红,看着就勾人。

    伍兆锋勾起他的下巴,恶趣味地说,“张嘴,把骚嘴张大。”

    徐其乖顺地啊一声,露出他红艳柔软的舌头。

    伍兆锋眼神微暗,“把骚舌伸出来。”

    徐其满脸通红地伸出嫩舌,一出来就被男人拽住。

    “妈的……吃个饭还这么骚!”伍哥目光晦暗地看着伸出的小骚舌,心想,再这么下去真要精尽人亡了,于是克制着欲火说,“缩回去,好好喝粥!”

    徐其乖乖地缩回去,羞涩地喝着粥,可小嫩舌还在回味刚才男人粗糙的手指。

    啊~~~好想舔男人的粗手指呀~~~

    喝完粥,徐其的扣扣响了,滴滴滴,伍兆锋没想看,把手机直接递给徐其,徐其红着脸说谢谢,打开一看,伍哥就瞟见六个大字。

    “小其其~接客啦~~”

    伍兆锋眼神变冷,看徐其美滋滋地给那个似乎是姑娘的人回信道,“好的,今天一定完成。”

    伍兆锋脸瞬间黑了,“什么叫今天完成?你们他妈的接客也有指标?!”

    徐其啊了一声,有些害怕地说,“没有……但最好尽快完成。”

    伍哥气得眼都绿了,“尽快完成?怎么,还有这么讲究效率的嫖客?”

    “嫖客?”徐其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颤抖着嘴唇说,“没有……没有嫖客……我……”

    伍兆锋看他自甘堕落,火气越烧越旺,“老子说了包你就一定会包你,你他妈就那么欠操,有了老子还接别的单,你是不是没了鸡巴就活不了?”

    徐其被他骂得眼眶泛红,咬着嘴唇地低下头。

    伍兆锋想起那个下流猥琐的房东,又想起他口中的色情录像,一股邪火就冒了出来,“操!你他妈的是不是是个男人都要?!”一声暴怒的低吼,直接把小母狗吓哭。

    伍兆锋看着哭得楚楚可怜的小母狗,一想到这幅漂亮柔软的身子被别人碰过,心口就像撕裂般的痛,脸色难看到极点。

    气氛顿时压抑下来。

    屋子变得很安静,只剩下伍哥愤怒的低喘和徐其若有若无的哭泣。

    过了一会,伍兆锋猛地站起来,披上外套就要走。

    徐其见他要走,颤抖着要拉他,却被男人大力甩开。

    “你接你的客,老子不妨碍你!”说着就拧开把手。

    徐其就算再闷骚,此时也急到崩溃,“不……不要走……”

    “不走?”伍兆锋侧头看他,坚毅冷峻的脸露出痛楚,“看你怎么被男人玩?呵呵,老子可没有这种恶心的嗜好!”

    徐其真要急疯了,他这人就是慢性子加性子软,此时却也是浑身冷汗,“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男妓……我真的不是男妓……”

    伍兆锋终于听他开口了,虽然这个回答很满意,但毫无说服力。

    “我……我……”哇得一声暴哭出声,“我……我不是……我真的不是……”

    伍兆锋看他哭得俏脸煞白,怜惜地抱住他。

    “我不是男妓……我是做翻译的……呜呜呜……我不是男妓……”徐其哭得开始打哭嗝,“我……我没有接客……我真的不是男妓……我……我只有你……你是我的第一次……我的初次……”

    最后那四个字像是暴击,重重地捶在伍兆锋胸口。

    第一次?初次?

    “你说什么!?”

    伍兆锋抱紧徐其,看着怀里的美人哭到崩溃,惊异道,“那是你的第一次?!”

    “呜……是……是的……”可怜的小母狗打着哭嗝点头。

    伍兆锋真的都惊了,他贴着徐其的泪脸,放柔声音说,“我是你第一个男人,是吗?”

    “是……”徐其脆弱地扬起脸儿,那双圆润的杏眼满是泪水,“我……我只喜欢您……我喜欢您……”表白的同时,小可怜还在打嗝,抽抽噎噎,抽抽噎噎地喷出鼻涕~

    伍兆锋心脏瞬间被从未有过的狂喜充满,但随后,却又被无穷无尽的愧疚占据。

    他误会了徐其,以为他是男妓,甚至还以为他要接客,自己怎么那么蠢……简直他妈蠢得像狗!

    徐其哭了一会心里也难受得不行,他没想到男人会误会他是男妓,难道就因为他太骚了吗?

    也对,第一次那么恬不知耻地勾搭刚认识的男人,是个人都会以为他不是好人。徐其抽噎着摇头,“对不起……我有毛病……我有性瘾症……我……我就是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的母狗……”越说越绝望,一会又呜呜呜地痛哭失声。

    伍兆锋简直要被他的哭声抓心死了,强壮的手臂抱紧这小可怜地低头狂吻,吻得徐其呼吸困难,哭都哭不出来了,才哑着嗓子道,“我不在乎你有毛病,我只想要你,无论你是男妓也好,神经病也罢,我只要你……”

    徐其瞪大泪眼,浑身触电般的看着伍兆锋。

    伍兆锋怜惜地抚摸着徐其的脸蛋,愧疚认真地说,“你能接受我吗?徐其。”

    徐其呆滞地望着男人,过了一会眼神变了,妩媚淫荡又带着悲伤的爱意。

    “恩~~~主人~~~”

    “卧槽!!”

    小母狗又犯病了!

    伍哥操人很猛,经常操着操着就把小母狗操晕,当然徐其是性福并幸福着,但每次想到主人说让他怀孕~让他怀上小公狗~心里还是羞得不行~

    “恩……假如我长出子宫呢~”徐其跪在尼姑庵里,跟一群小姑娘跪在一起,虽然外表文弱书生,模样清秀,可骨子里却是一心给男人产仔的淫娃荡妇~

    他虔诚地求着菩萨,求到后穴发痒,终于忍不住爬起来,湿着裤子地去找男人。

    伍兆锋正站在寺庙外抽烟,看他出来,掐掉烟头带着笑说,“跟一群女人求送子观音,怎么,想给老子生孩子?”

    徐其红着脸不说话,伍兆锋最爱他羞涩娇羞的样子,搂着细腰就把他带上车,等过了一会,在一出林荫小道猛地刹车,伍兆锋的裤子拉链就被骚母狗拉开。

    徐其张嘴给男人口交,恩恩啊啊,大屁股还扭来扭去。

    伍兆锋在他骚嘴里猛插几下,抽出巨屌道,“把屁股翘起来,老子要一炮射满你!”

    “呀啊~~~”徐其羞浪地摇头,双手却情不自禁地解开裤子,当露出他没穿内裤的下身时,伍兆锋神色大变。

    原本小鸡巴下面是会阴,会阴的后面是操得糜烂的肉穴,可现在,小鸡巴下多了个小嘴,小嘴是两瓣的,厚厚的阴唇上面还有一颗翘起来的小阴蒂。

    “卧槽!怎么回事!”伍兆锋撩起他鸡巴,看着花穴口一张一合,不断流出粘液,惊得鸡巴更硬了。

    “呜~~~”徐其低下头,当看到自己的花穴时也惊得白了脸,“啊~~~怎么会这样!”

    难道……难道送子娘娘显灵啦!

    徐其抬起头时,突然对着伍兆锋色气深邃的眼,浑身一颤,花穴也跟着溢出清液。

    “看来,老子真要播种了!”

    “啊?”

    “来,把正版小骚逼抬起来,哥哥我今天就让你怀孕!”

    “呜~~~不要~~~伍哥~~~呀~~~~啊~~~啊啊啊~~不要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