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樱桃 - 1,暗恋对面大帅哥,看着帅哥撸管自插后穴,被房东欺辱偷窥 偷窥隔壁大唧唧猛男(粗口肉,双性,生子,快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其是个宅男,特别宅,他趴在地上,高倍数的望眼镜镜头正对着对面的18楼。

    徐其看到一个男人,很高大,也很帅气,身材强壮健硕,刚刚洗完澡的身体反射着凝结的水珠,从男人古铜色的肌肤上滑落,看上去性感得要命。

    徐其又色又害羞,他内心唾骂自己花痴,可眼睛没停。看着男人从卫生间出来,直接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男人将大腿搭在沙发前的台子上,那双腿肌肉虬结有力,看着就充满力量。

    徐其想到了猎豹,又羞涩地摇摇头。

    不对,男人不是猎豹,而是一只威猛的雄狮,又帅又霸气又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大狮子。

    徐其偷窥了他有段时间,从他恋爱,吵架,分手,再恋爱,再吵架,再分手的所有过程。

    而现在,又到了男人的空档期,男人正慵懒地喝着酒,边打开电视。

    徐其将镜头从男人帅脸上挪开,转向电视,却发现电视里正在播放av,一男一女色情地纠缠在一起,徐其仿佛能听见他们的做爱声。

    “我的天呀~~”徐其红着脸移开视线,他其实是个很害羞的人,尤其对于自己暗恋的人。

    虽然暗恋了整整两年,可是他对于男人姓什么,叫什么,工作是什么一无所知。

    但他知道他倒数第二任女友非常漂亮,倒数第一任很风骚,记得半年前,他还心如刀割地看着男人跟他女朋友做爱,就在那个阳台。

    他看着男人性感紧绷的俊脸,浑身触电般的亢奋,可是一瞧见趴在窗户上叫床的女友,他的心又被酸楚嫉妒充斥。

    徐其消沉了很长时间,反正,男人一恋爱,他就死气沉沉。男人一分手,他就恢复活力。

    他继续偷窥,从电视上啪啪的外国男女,到男人棱角分明的俊挺脸庞,再到他……

    啊啊啊啊~~他怎么把裤子脱了!

    一根又粗又黑像铁棒一样的巨物威风凛凛地挺立着,柱身几乎有小孩手臂那么粗,龟头大的像鹅蛋,看得徐其直咽口水。

    好大……

    正常亚洲男性的性器只有十公分左右,到十八公分就已经很惊人了,可这个男人,感觉鸡巴能有二十七八厘米,捅进去估计屁眼都要坏了。

    徐其身体一阵悸动,清秀的脸上泛起红霞.

    男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被人偷看,大大咧咧地撸动硕物,将大肉棒撸得更粗更大,大龟头也吐出液体,看得徐其后穴发痒,不对,他全身都开始发痒,脸上的红晕更深,弯弯的桃花眼也泛起春意。

    “啊~~~”无意识地呻吟出声,徐其连忙捂住自己的嘴,隔着老远都怕被听到。

    他像个变态偷窥狂那样,一边看着男人打手枪,一边脱去自己的裤子。

    前面的性器早已勃起,徐其轻喘着,学着男人的样子,撸动柱身,看着男人健硕饱满的肌肉,看着他英俊坚毅的俊脸,再看他勃起时巨无霸模式的粗黑大屌,整个人都陷入情欲的幻念中。

    他想象着男人慢慢走近他,全身赤裸,男人很英俊,也很强壮,他从后面抱住徐其,色情暧昧地说着荤话,说他是欠日的小母狗,说他是个彻头彻尾的骚货。

    徐其亢奋地呻吟着,眼泪从眼角落下,不知是羞耻还是情欲。

    他闭着眼,脑中想象着男人做爱时性感的模样,粗暴霸气却又充满雄性魅力,让无数雌性为止沉浮,而徐其也变成了一只母狗,伸着舌头,湿润着眼睛,渴望被这样英俊强壮的男人占有。

    “啊……干我……”徐其半闭着眼,撅起屁股,露出他早已湿润的臀瓣。

    徐其的屁股很大,又圆又白,像是两个肉球,此时像母狗一样左右摇摆,似乎在祈求脑中的男人干他。

    “啊……干我……求您……求您干我……”徐其还有轻微m倾向,他渴望被男人占有,蹂躏,践踏尊严,“我是您的母狗……干我……求您了……”

    脑中的男人冷笑着后退几步,只说了两个字,“贱货。”

    意淫突然中止,因为门外响起敲门声。

    徐其睁开眼,发现自己正撅着屁股在地上趴着,手在撸动性器,另一只手则插进屁眼里,他觉得自己很可悲,啜泣着努力爬起来,他知道谁来了,今天必须要交房费了。

    打开门时,是那个色眯眯的中年男人,他是房东,也是他最早发现徐其的变态属性。

    “小徐,又在偷窥帅哥呢?”房东的笑容很猥琐。

    徐其性格很内向,不爱说话,更何况他还怕房东,连忙将事先准备好的钱给他。

    房东看着他刚刚经历过情欲的潮红脸蛋,色眯眯地抓住他的手说,“刚才自己撸了几发?”

    徐其难堪地用力挣脱,房东跟徐其差不多高,也是个矮个子男人,被他一推,差点摔地上,不得不阴着脸说,“骚货,别给脸不要脸!”

    徐其苍白着脸说,“房东先生……请您不要这样!”

    “哎呦,不要哪样啊?”房东其实也是个偷窥狂,他在徐其的卧室偷放了摄像头,在徐其淫贱自慰的时候,在隔壁看了个过瘾,尤其是那两瓣又白又嫩的大屁股。

    徐其想把他推出门,结果房东就伸手摸他胸,徐其被他下流的动作吓到,哭着说,“不要……我会报警的……”

    房东得寸进尺,淫笑着说,“你报啊,报了警也没用,你欠了我半年房租,到时候要抓到监狱里被其他人操!”

    徐其性子软,说几句就吓傻了。

    房东刚要关门教训他,就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声。

    “你想干什么?”

    房东一回头,就看见一一米九几的魁梧壮汉正冷冷地看着自己,顿时吓得腿都软了。

    徐其知道这是隔壁的小王,比自己要小几岁,现在是大学生,虽然看起来很凶悍,但其实性格很好,每次见自己都微笑着叫他小徐哥。

    房东是个三十多岁的猥琐男,单身,无业游民,但所幸有几套房,靠着租金也能生活得很好,他总是打徐其的主意,知道这男孩性格软,所以为所欲为,平时除了摸手就是看屁股,恨不得把这骚货的裤子扒了,直接干死他。

    房东见不好惹的小王来了,立刻打着哈哈就走了,可小王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揪着房东的衣领要教训他。

    徐其怕事,连忙说小王别打他。

    房东也抱着小王的粗胳膊说,“我啥也没干,你这是干啥,打人是要坐牢的懂不懂?”

    小王狠狠地推开他,在房东跑之前狠踹他一脚说,“你他妈再敢欺负小徐哥,老子就撕了你!”

    等房东跑远,小王又叮嘱徐其几句说以后他再敢欺负你,就叫人,或者给他打电话。

    徐其感激地点点头,眼角还带着泪。

    小王看了他几眼就走了。说实话虽然小徐哥性格温柔,可确实太软了,软得不像个男人。

    徐其抹抹泪就关上门,他慢慢地走到望远镜前,继续偷看男人。

    男人还在自慰,似乎已经到了尾声,俊脸带汗,坚毅的眉峰紧皱,大手也加快撸动,看得徐其浑身发热,他痴迷地看着,双手握住望远镜把手,像是握着男人的大鸡巴。

    “啊……射给我……全射给我……”徐其淫叫着看男人撸鸡巴,看那根粗到极致的鸡巴青筋暴凸地跳动,突然,男人俊脸绷紧,赤裸的肌肉震颤几下,粗大的马眼直接喷射出精液。

    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像是一个奶浆喷泉,看得徐其不自觉地伸舌,屁股也跟着抖来抖去。

    男人狂撸了数下,就用纸巾擦去精液,然后起身就来到阳台。

    这下,徐其看得更清楚了,夜色中高大英俊的男人仿佛古希腊的男性雕像,每一寸肌肉都完美得让人膜拜,徐其着迷地看着他,手指抚弄自己的阴茎,另一只手插进嘴里,像是给男人口交。

    他将沾满唾液的手指又插入屁股,玩弄自己的后穴,想象着是男人在干他。

    监视器那头的房东看得撸起鸡巴,他想,这样的骚货不碰,他这辈子都会后悔!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