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衣 - 分卷阅读270 江湖活命指南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


    “琛郡王,方大人参你不仁,还真没参错。”另一名王御史跳了出来,“如此轻描淡写的决定一个人的生死,琛郡王当真是不仁。”

    “仁?何为仁?”龙玉转身单手负于身后,看向对方,扫向众言官,“在众位大人的眼中,仁字何解?”他背在身后的手,给皇帝与太子等皇子打手势。

    ‘你们不准**手!我虐不死他们的!’

    几人为言官们默哀,没事招这小祖宗**嘛?这回好了,死一两言官这事都别想了,至少要死五六个了!不知还要被气病几个!

    “仁者,仁爱,仁慈,仁德!以严己,以宽人,为之仁也!”方御史顺了一口气站直挺腰板儿道,“对敌方也要有仁慈之心,怎可过于残忍!”

    其他的人都是附和。

    武将那边却都是一脸嫌弃,对敌人手软?这话还真敢说。

    “呵呵,方御史这不是仁慈,这是以德报怨!”龙玉手一扬,“皇朝历史上有多少位仁将?有多少城池是毁于此等仁慈的?六十余年前东辽水寇屠七村,我方士兵百姓死伤惨重,便是因当时将领心软放了五名水寇生路,引来他们里应外合,本是全胜,却这是般的局面!这就是仁慈么?”他冷笑,“当年平岭,大将军王斩敌军将领立了数座骷髅塔,如今那森森白骨还在,却叫闽良族至今不敢踏入我皇朝半步,使得一方百姓安稳至今,敢问众位大人,这是仁是不仁?”

    言官面面相视,一时没有言语。

    “当年我娘为收复黔州,七灭敌军,只杀不降,血流成河,退敌五十里!一战成修罗之名!众位大人到说说,这是仁,还是不仁!”龙玉细长凤目冰寒,扫过一众言官,“众位于这都京城过的是高枕无忧的日子,可知边塞是什么样的日子,可知那些参军者的家眷是什么样的心情?你们说本王不仁,那么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何本王不仁?”

    他们想过么?当然没有!他们只想着把他拉下马!怎么会去想他为何如此!

    “本王告诉你们!何为仁义!让士兵穿暖吃饱有力气打仗!有饷领,有命回乡!这就是仁义!”龙玉往前踏出一步,“何为仁爱?让等儿子兄长丈夫归家的人,等到他们要等的人!这就是仁爱!”他再往迈出一步,“何为仁慈?让士兵的子女可以在父亲的肩头长大,而不是年幼就要千里寻尸骸!这就是仁慈!”他转过身,“为了他们能活着!能有命回乡!为了那些等他们回家的人不空等!本王怎么能对敌人仁?为了他们,为了我皇朝的江山!本王宁可对敌人不仁!”

    “说的好!对敌仁,便是对将士们的不仁!”威武将军叫好。

    “对!将士们也是爹娘生养的!我们当将军的要对得起把命交到我们手中他们,要对得起等他们的家人!我们对他们仁就够了!那些犯我疆土的贼人,我们为何要对他们仁!”年近六旬的高将军慷慨激昂的说道,他是从小兵一步步爬上来的,经历过很多的战役,他认同龙玉所说的不仁,对敌哪来的仁!

    “如此的不仁,对于两国交好不利!琛郡王就没想过,皇朝树敌众多,就是为你们的不仁而造成的?”方御史出言反驳。

    “敢问方御史,闽良族这些年可敢与我国交恶?螯猛部可敢再犯我国?大吉草原可再有战事?如今不过是个合赫而已,打怕了,他还敢来么?”龙玉一字一句的问道,问得方御史不知怎么接话,确实,与六十多年前比起来,这些年皇朝已然太平了很多。

    “君子当仁德。”最后他只能憋出这么一句。

    “本王何时君子了?”龙玉直接驳了他,气得他这回是真昏过去了,还真没见过敢直接称小人的,还这么理直气壮,真是死气他了!

    这事完了?没完,外面不是还一群静坐抗议的么。

    龙玉直接请旨,出去骂人了,呃,不是,是劝人去了。

    一见龙玉出来,本来坐的有些没形的书生们立刻坐直,要看看他会说什么,怎么低声下气的劝他们。

    龙玉手中玉折扇敲着手,在几十人的书生面前渡步,冷眼扫过他们,手中折扇一转,“有道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他们听得满意,却听他话一转,“本王却不明白,养你们这些手不能挑,肩不能抗,五谷不分,只知道酸文腐言,到处煽风点火的书生有何用?”见他们要开口反驳,他手中折扇一挥,“别说什么你们读的是圣贤书,懂的是治国之道,何为国?国之百姓为本,百姓要的是什么?有饭吃有衣穿,冬天有粮,手中有的三两闲钱,这是百姓要的,你们连一亩地种出多少粮都不知,连一匹布卖几钱都不懂,还好意思说治国?”

    “我们是读书人,要懂那些俗事做什么?”有人反驳,众人应是。

    “俗事?”龙玉眉一挑,“既然是俗事,那么你们何必吃饭,何必穿衣,又何必讲究笔墨纸砚?”他手一挥,“别把自己说的多高尚,你们那个敢说,读书不为功名?不为高官厚禄?名与利就不是俗事了?真清高,深山野林有的是!做世外高人没人拦你们,但你们有那个才么?”他冷笑,“生在俗世,就不免粘个俗字,弄清楚了如何为人,如何做事,才是正经,像你们这样傻不拉叽的被人煽动几句就来闹事,被人当锥子使了还当自己成了什么大事,本王看你们都是读书读傻了!”

    说完他回身吩咐守门卫兵,“不用管他们,自己看不清,找死来了就成全他们,晕了也不用送医,本王回头和城中棺材铺打好招呼,棺材本王给他们出。”说罢他就这么走了,别说那些读书人了,围观的百姓都傻眼了,这别人都是劝和,到琛郡王这就是,想死成全你,还给你出棺材,这也太不按常理来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