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作一团 - 分卷阅读8 长日光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字时总要低头看键盘真是件很痛苦的事啊,就当是给我僵硬的颈椎做运动了。看我什么时候能习惯这个新来的小妖精吧。

    调教小母狗 < 长日光阴(纯肉np全h) ( 乱作一团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mise

    调教小母狗

    粗长的大屌不由分说的一下子冲进宁宁的小穴,浑圆的大龟头狠狠刮过骚芯,把她操得直哆嗦,“好大……啊……插进来了……我被一个乡巴佬的大鸡巴操了……啊……操得好深呀……”

    “你还敢嫌弃俺?”大胡子恶狠狠的向前一顶,力道大的就像是要把她的小骚穴操穿一样,“我还没说你的骚屄太松呢,城里小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一样都是一操就出水的骚屄,你又比谁高贵了?”

    “大浑蛋……你胡说……我的小屄才不松呢……爸爸每次操我的时候……都夸我又紧水又多……比妈妈好操多了……”

    宁宁勉强站了起来,两手扶着椅背,不算太丰满的奶子在绮蓝面前晃啊晃的,想起她刚才踢了自己一脚,绮蓝突然想要小小的报复一下。

    两手分别捏住一颗嫣红的小奶头,绮蓝笑眯眯地说:“学妹的奶子虽然不大,不过奶头还是挺敏感的,碰两下就能硬起来,你还真是个欠教训的小骚货呀!”

    “啊……你这个坏女人……不许你玩我的奶头……不要捏它……啊……别扯了……奶子都叫你拉长了……”

    宁宁实在没有力气挣脱,后面那根大鸡巴像是长了眼一样,不停地撞击着她的骚芯,穴肉被操得又酥又痒,淫水都顺着大腿流到地上去了。而且绮蓝还在玩着她的奶头,在公交车上那么多人的注视下,她不仅被两个乡巴佬欺负,还要被个女人玩着奶子,真是太羞耻了。

    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羞耻感带来了更加强烈的欲望,她从没有像今天这样骚浪过,大鸡巴狠操小穴的感觉太美好了,她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

    难道真的要被个乡下人干得服服帖帖吗?

    不行!

    宁宁强撑起最后一点理智,一把抓住按在她腰间的大手,“你去操她……操这个不要脸的坏女人……啊……不要再操我了……”

    “谁是不要脸的坏女人?”绮蓝被她气笑了,奶头还在她手里,就敢说这种话,这孩子是不是傻?

    光是捏着宁宁的小奶头还不解气,绮蓝还在她的奶子上打了几下,力道不重,宁宁甚至没有感觉到疼,但是强烈的羞辱感让她更加难以忍受。

    清脆的拍打声仿佛响在所有人心头,绮蓝不紧不慢的拍打着弹软的乳肉,“说呀,到底谁才是不要脸的坏女人?说不清楚的话,我可是会一直打下去的,就是不知道你这对小奶子被打肿以后,会不会显得大一点哦?”

    “啊……别……别打了……那么多人看着呢……好害羞……大鸡巴也别这样……用力操我呀……小骚穴都要被你操坏了……好深……好舒服……”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宁宁的表情越来越迷茫,“好舒服……大鸡巴真会操……连我爸爸都……没把我操得这么爽过……”

    大胡子卖力的操干着宁宁的小骚穴,大鸡巴进进出出的带出不少淫水,“天天想着挨操的小骚货,都是女人,被她玩奶子你也浪得起来!小浪屄怎么越夹越紧了,是不是被她玩爽了?真是只欠操的小母狗!”

    宁宁终于在这一前一后的攻势下崩溃了,扭着小屁股淫叫道:“是……我是欠操的小母狗……大鸡巴把小屄操得好爽……啊……别停下……再来捏我的奶头呀……”

    ********************************

    小小的解释一下:

    总是看到有人说我这个“乱作一团”的作者名起的不走心。

    怎么会呢?

    我觉得这个笔名用来写肉文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呀,不信你们看啊。

    逻辑重音放在乱上,“乱”作一团,证明生冷不忌,什么重口的东西都有。乱“作”一团,说明各种play都有可能,没有写不出,只有想不到。乱作“一团”,那就是热火朝天,香汗淋漓,人在人上,肉在肉中呀。

    所以说嘛,哪里不走心了,我都在用作者名剧透了,这是多么深思熟虑的结果呀,啊哈哈哈哈……

    让他们看看你是不是发情了 < 长日光阴(纯肉np全h) ( 乱作一团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mise

    让他们看看你是不是发情了

    “这么快就撑不住了?我还以为你能多坚持一会呢!”大胡子笑道。

    他的肉棒很粗,而且比一般人长了不少,大龟头每次都能顶到子宫壁上,在宁宁平坦的小腹上显出狰狞的形状。

    宁宁觉得自己快要被这根东西操穿了,嫩肉被毫不留情的捣弄着,小穴里的浪水越流越多,她被操得两眼翻白,口水都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好厉害……轻一点……求你了……小骚穴要被大鸡巴操穿了……”

    大胡子的力气太大,每一下都狠得像是要把她顶飞了一样,g点在龟头的频繁顶弄下到达极限,小穴一阵紧缩。

    宁宁哭着摇头,脚尖绷得毛直,尖叫着到了高潮,“死了……大鸡巴真会操……把小母狗操死了……”

    “没用的母狗,才操了几下骚屄就不行了!”刀疤脸不管大胡子那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把宁宁扯到身边,强行把大鸡巴从她的小穴里拔了出来。

    他们就是来教训她的,先把她伺候爽了算怎么回事?等着回去挨骂吗?

    小骚穴里没了那根让人又爱又恨的大鸡巴,淫水像尿一样流了下来,宁宁已经晕了头,理智都被操飞了。现在她只想被男人玩弄,越粗暴越好。

    刀疤脸看着满地的水迹笑了出来,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绕到宁宁身后,掏出早就硬到发疼的肉棒,刀疤脸对准宁宁的小骚穴一挺而入,大力的抽送几下之后,他两手扶着宁宁的腰,用自己的大鸡巴顶着她向前走,“发情的母狗就是欠操,看看你把公交车弄得多脏,满地都是你的骚水!去向别的乘客们道歉,让他们玩玩你的小屄和奶子!”

    插在穴中的大屌不仅长,还有一个向上的弧度,每次都是轻而易举的操中她的花心,刀疤脸索性把鸡巴当成了教鞭来用,操着宁宁向周围的乘客们走去。

    最先靠近的是一个老爷爷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