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夜雪 - 5Chapter4(捉虫有) [黑子的篮球]谁动了我的哲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从他们入住的房间往下俯视,入目的皆是蜿蜒的河道,暮色静谧而温柔地拂过威尼斯的海风,这些都为平静温婉的夜晚提前做出铺垫,夜晚的威尼斯,就像是与白日的喧嚣隔绝般,只余慢步调的流水沉淀下墨蓝的痕迹。

    这座建在水上,没有汽车的城市,从地图上来,仿佛一颗镶嵌在美妙长靴靴腰上的水晶,在蔚蓝澄澈的亚得里亚海的波涛中熠熠生辉。大群大群的鸽子和海鸥竞相飞向高空,降落到圣马可广场上去。

    黑子哲也要拉上落地窗窗帘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正是薄暮笼罩下的威尼斯,连动作也被美景怔得一滞。刚刚安顿好便倒在床上的黄濑凉太此时已经全然熟睡。欧式宫廷雕花大床上趴伏着,气息均匀的青年,在头顶复古式水晶吊灯打下柔和的光中显得无害而沉静,或许在黑子的认知中实际上沉静这一项沾不上多大关系。

    泡完澡从热气腾腾的浴室里走出来,黑子看到床上赖着的人,才猛然记起现在的窘境,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间双人房只有一张大床。而这张床上,现在已经有人睡着了,虽然这个人的睡相还算不错,而且特意给他留出了半个空位。

    记得刚进来订房的时候,黄濑君说了他朋友已经帮忙订好了房间,因此也没多想,就跟着黄濑走进房间,黄濑一进房间看到床,就扑了上去,还发出了满足的感慨,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一时间,他也没想到关于“只有一张床的问题”,但是现在……

    “您好,请问还有多余的房间吗?”黑子走到前台,用还算流利的英文询问,前台的服务员一眼就认出他。

    “可是那位先生和您订的是双人间。”前台服务员翻了翻记录,表现出一脸疑惑,“请问两位不是情侣吗?还是闹矛盾?”

    “不是的。”黑子抿抿嘴,听到情侣二字的时候,莫名有些口干舌燥,“我们两个只是普通朋友,应该是我朋友开错了房间,请问还有单人空间吗?”

    “非常抱歉,但是,酒店已经住满了。”服务员歉意地看着黑子,“最早退房的客人也是明天,而且明天空出来的房间已经有预定了,现在这种旺季给您造成不便,请您谅解。”

    “好的,那么麻烦您了。”说完,黑子便走上楼梯,因着楼梯的旋转设计,也就没发现前台服务员露出的“果然如此”的神态。

    “果然和那位来订房间的先生说的一样。”服务员一副已经看惯了的表情,那个英俊帅气的客人双手合十,用着有些狡黠的拜托语气“如果我的恋人说要多订一间房的话,请务必告诉他没有空余房间了。”然后又是一脸的困扰,“那家伙最近在闹别扭,我想要一个独处的空间和他说清楚这些事,拜托你啦。”

    轻轻关上门,在已经放满东西的桌椅和床上权衡良久,黑子终于脱下外套,躺在床上靠近另一边的地方,不得不说这个酒店居然没有可以打地铺的设施,的确不怎么方便,他脑中才昏昏沉沉地闪过这个念头,就陷入睡梦中。

    朦胧中,有一只手把他拉过去搂紧,下意识挣扎几下却没有挣扎开,便也随它去,睡在这里仿佛连人都会变得懒散得不像计较任何事。偶尔这样一次也不错。迷迷糊糊地想着这种事,思绪转动地极为缓慢,最后干脆在温热的环境中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早晨黑子猛然惊醒时,门把手正转动着向内开,然后露出一个金色的脑袋,那个人一看到他醒了,便懊恼道:“还是把小黑子吵醒了啊,本来想给小黑子一个早安吻的,现在又错过了。”

    黑子面瘫着脸选择性耳聋,漏过某些奇怪的东西。青年手中端着一个大型托盘,烤得有些微微焦黄的面包正在上面散发出诱人的香气,随之摆在一起的还有果酱,榛子酱。

    “客房早餐的话就只有这个,中午再到外面去吃吧。”黄濑抱歉地笑笑,另一只手直到在放满东西的餐桌上艰难地把托盘放下来后才伸出来,“但是我帮小黑子买到了M记的大杯香草奶昔。”

    拿着香草奶昔的青年说到这里的时候笑得相当自豪:“昨天来这来的时候,我就注意过附近哪里有M记了,今天才能尽早帮小黑子买到哦。”

    “黄濑君,很厉害呢。”黑子浅浅笑开,很快又回复平时的面瘫状,但却让黄濑发现新大陆般挂着他摇晃。

    “好开心啊,小黑子对我笑了!”黄濑凉太周围的空气无一处不弥漫着幸福的气氛,让黑子有些不自在地撇过头。

    “黄濑君……”

    “怎么了小黑子?”

    “嘴角还有咖啡渍没擦干净。”

    “欸欸?没有啊。”

    “骗你的。”

    “小黑子我好伤心~”

    “请黄濑君不要靠过来。”

    “呜呜呜——小黑子——”

    推开酒店门,尚未看清眼前景象,就先听到了踩水声和人们的欢笑声。圣马可广场上的海水浅浅覆盖了一层,透过碧蓝的水,可以清晰看到水底的白色大理石地面,白鸽依旧飞到广场上等待喂食,由于已经是不同国度的关系,黄濑也终于摘下了大墨镜,露出那张回头率百分百的脸。

    “小黑子也一起去玩玩看吗?好像很有趣。”黄濑观望着广场上洒脱无羁的人们,眼底浮现出显而易见的向往。今天的黄濑凉太不但精心打理过头发,也喷上了古龙水,虽然已经入秋了,但单穿一件衬衫也并不感到多少寒意,更多的,大概是某模特想在黑子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好身材,当然,如果是黑子愿意换过来的话,黄濑凉太也是绝对愿意的。

    “黄濑君是小孩子吗?”嘴上这么说着,眼底却已经浮现出丝丝缕缕的笑意,掩饰住更深的跃跃欲试,“不过,偶尔去玩一下也不错。”黑子哲也,兴趣是观察人类,现在开始觉得如果不了解的话,做相同的事,应该就能明白它了。

    船头的威尼斯人划起木桨,悠闲荡开水波,来在这里的游客的脸上,往往露出如亚得里亚海平静时的温柔和沉静。层层水波晕开的亮色,在贡多拉之间木板朴质的碰撞间不动声色地隐去,正如黄濑凉太此时坐在贡多拉里,双手交叠支撑下巴,眼神专注而不失温柔地注视着水蓝发色,存在感底下的青年,勾起心满意足的笑容。

    “黄濑君,请问有什么事吗?”被盯着的感觉强烈到想努力忽视都做不到的地步,最后不得不开口打破沉默,从天际与在水上堆砌起来的楼房间的轮廓出收回目光,回应那个一上船,就没有把目光移向别处的兄长。

    “只是在想小黑子和这个地方意外相衬。”黄濑咧开大大的弧度,要不是地域的局限性,估计下一秒就会扑过来蹭。

    “如果是这么说的话,我倒觉得黄濑君才是更适合这个地方的。”亚得里亚海上的璀璨明珠,光之城,不论从哪个地方看,都是和面前这个做什么都能很快做到的人最相衬的,就像是被上天宠爱的孩子,夏天阳光从叶片罅隙中透过,造成那树叶投影间最闪耀光斑的那束光。就算只是倒影,也足够夺目。

    贡多拉周围的景物陡然一个变换,也将黑子从恍惚中拉了回来,不知不觉中,又已经穿梭过一条悠长的水道,只是当地人娴熟的技巧让贡多拉没有什么大幅度的晃动,能够不动声色地转过一个弯绕。

    白色大理石雕饰出中世纪的精致,而不失优雅,凸显出欧洲宫廷的景致,轻盈精巧的镂空花纹拱顶上矗立着结实的高墙,并一直到现在,另一边窗棂上的繁复的由八瓣菊|花组成的花纹缭乱了视线,虽然或许因年代久远染成沉重的旧迹,却仍保持着中世纪的风华。

    比一般桥都来得更为高大的拱顶阴影揉成片片暗色,洒落在衬衣翻开的衣领上,连带着锁骨一并隐没。

    “小黑子!”耳边洒染温热吐息,原本坐在贡多拉那头的人不知何时转移阵地,两人之余咫尺距离,连对方的呼吸频率都清晰可闻,直觉转过头,却在擦过一个柔软物体时猛然身形一僵。

    状若无事偏过头,对方脸上没有任何不自然表情,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难道是弄错了?思忖之下,面颊烧灼之余也不再深究,努力忽视不自然感:“黄濑君想过来的话请事先告诉我一声。”

    “小黑子好冷淡,我只是想和小黑子亲密一点呐~”黄濑听闻黑子的回答,立刻就耷拉下去,做出一副委屈状,虽然这种表情不是一次两次,但这一次,黑子却觉得分外心虚。

    “黄濑君,我们去M记吧。”黑子突然直勾勾地对上黄濑凉太,虽然后果是黄濑凉太怔怔地应着,一路游魂着请当地人在最近的M记停下,然后又在M记点了最大份的香草奶昔。

    “黄濑君?”黄濑凉太被拽回现实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坐在M记靠窗位子上,对面的黑子抱着最大号的香草奶昔喝着,面无表情地从眼中流露出略微疑惑的表情。

    “啊,说起来快到午饭时间了。”黄濑忽然想起来的表情,边把手边的香草奶昔推到对面,对方也轻车熟路地接过继续喝第二杯。

    “黄濑君,我已经饱了。”像是要抢先做完什么事,黑子快速喝光了第二杯奶昔,然后难得在脸上写满了满足的表情,接着把空杯子往面前的桌子上一放,双手放在桌下阴影中的膝盖上,摆出认真的神态。

    “等一下小黑子!不吃午饭可不行啊,会营养不良的。”黄濑凉太激动地站起来,双手撑住桌子,身体前倾,眉头皱紧,尽量表明事态的严重性,虽然基本没有成功过。

    “但是已经吃饱了,的确吃不下了。”黑子认真地望进居高临下的青年眼中,然后毫无意外地黄濑凉太败下阵来,不知道第几次妥协。

    “这次辛苦黄濑君了,还做了这么多功课,下次换我来招待黄濑君吧。”虽然现有的记忆并不多,但有一些以前和工作同事一起去过的地方或许还是可以用来招待一下的。

    “既然小黑子都这么说了,那这一次我也要招待好小黑子才行了。”比黑子落后一步走出M记,剪碎的墨色借助刘海打在瞳孔处,遮住比平日暗沉许多的瞳色,和不同于平时在人前的热度——小黑子,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会为刚才在叹息桥*下的那个吻负责呢?既然你都同意我收取利息的方式了,那么下一步行动也是默许了吧?

    呐,小黑子,这样的话,把一切都交给我吧。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大概只是试水?坑了甚的不清楚,虽然大纲已经写完了

    从他们入住的房间往下俯视,入目的皆是蜿蜒的河道,暮色静谧而温柔地拂过威尼斯的海风,这些都为平静温婉的夜晚提前做出铺垫,夜晚的威尼斯,就像是与白日的喧嚣隔绝般,只余慢步调的流水沉淀下墨蓝的痕迹。

    这座建在水上,没有汽车的城市,从地图上来,仿佛一颗镶嵌在美妙长靴靴腰上的水晶,在蔚蓝澄澈的亚得里亚海的波涛中熠熠生辉。大群大群的鸽子和海鸥竞相飞向高空,降落到圣马可广场上去。

    黑子哲也要拉上落地窗窗帘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正是薄暮笼罩下的威尼斯,连动作也被美景怔得一滞。刚刚安顿好便倒在床上的黄濑凉太此时已经全然熟睡。欧式宫廷雕花大床上趴伏着,气息均匀的青年,在头顶复古式水晶吊灯打下柔和的光中显得无害而沉静,或许在黑子的认知中实际上沉静这一项沾不上多大关系。

    泡完澡从热气腾腾的浴室里走出来,黑子看到床上赖着的人,才猛然记起现在的窘境,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间双人房只有一张大床。而这张床上,现在已经有人睡着了,虽然这个人的睡相还算不错,而且特意给他留出了半个空位。

    记得刚进来订房的时候,黄濑君说了他朋友已经帮忙订好了房间,因此也没多想,就跟着黄濑走进房间,黄濑一进房间看到床,就扑了上去,还发出了满足的感慨,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一时间,他也没想到关于“只有一张床的问题”,但是现在……

    “您好,请问还有多余的房间吗?”黑子走到前台,用还算流利的英文询问,前台的服务员一眼就认出他。

    “可是那位先生和您订的是双人间。”前台服务员翻了翻记录,表现出一脸疑惑,“请问两位不是情侣吗?还是闹矛盾?”

    “不是的。”黑子抿抿嘴,听到情侣二字的时候,莫名有些口干舌燥,“我们两个只是普通朋友,应该是我朋友开错了房间,请问还有单人空间吗?”

    “非常抱歉,但是,酒店已经住满了。”服务员歉意地看着黑子,“最早退房的客人也是明天,而且明天空出来的房间已经有预定了,现在这种旺季给您造成不便,请您谅解。”

    “好的,那么麻烦您了。”说完,黑子便走上楼梯,因着楼梯的旋转设计,也就没发现前台服务员露出的“果然如此”的神态。

    “果然和那位来订房间的先生说的一样。”服务员一副已经看惯了的表情,那个英俊帅气的客人双手合十,用着有些狡黠的拜托语气“如果我的恋人说要多订一间房的话,请务必告诉他没有空余房间了。”然后又是一脸的困扰,“那家伙最近在闹别扭,我想要一个独处的空间和他说清楚这些事,拜托你啦。”

    轻轻关上门,在已经放满东西的桌椅和床上权衡良久,黑子终于脱下外套,躺在床上靠近另一边的地方,不得不说这个酒店居然没有可以打地铺的设施,的确不怎么方便,他脑中才昏昏沉沉地闪过这个念头,就陷入睡梦中。

    朦胧中,有一只手把他拉过去搂紧,下意识挣扎几下却没有挣扎开,便也随它去,睡在这里仿佛连人都会变得懒散得不像计较任何事。偶尔这样一次也不错。迷迷糊糊地想着这种事,思绪转动地极为缓慢,最后干脆在温热的环境中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早晨黑子猛然惊醒时,门把手正转动着向内开,然后露出一个金色的脑袋,那个人一看到他醒了,便懊恼道:“还是把小黑子吵醒了啊,本来想给小黑子一个早安吻的,现在又错过了。”

    黑子面瘫着脸选择性耳聋,漏过某些奇怪的东西。青年手中端着一个大型托盘,烤得有些微微焦黄的面包正在上面散发出诱人的香气,随之摆在一起的还有果酱,榛子酱。

    “客房早餐的话就只有这个,中午再到外面去吃吧。”黄濑抱歉地笑笑,另一只手直到在放满东西的餐桌上艰难地把托盘放下来后才伸出来,“但是我帮小黑子买到了M记的大杯香草奶昔。”

    拿着香草奶昔的青年说到这里的时候笑得相当自豪:“昨天来这来的时候,我就注意过附近哪里有M记了,今天才能尽早帮小黑子买到哦。”

    “黄濑君,很厉害呢。”黑子浅浅笑开,很快又回复平时的面瘫状,但却让黄濑发现新大陆般挂着他摇晃。

    “好开心啊,小黑子对我笑了!”黄濑凉太周围的空气无一处不弥漫着幸福的气氛,让黑子有些不自在地撇过头。

    “黄濑君……”

    “怎么了小黑子?”

    “嘴角还有咖啡渍没擦干净。”

    “欸欸?没有啊。”

    “骗你的。”

    “小黑子我好伤心~”

    “请黄濑君不要靠过来。”

    “呜呜呜——小黑子——”

    推开酒店门,尚未看清眼前景象,就先听到了踩水声和人们的欢笑声。圣马可广场上的海水浅浅覆盖了一层,透过碧蓝的水,可以清晰看到水底的白色大理石地面,白鸽依旧飞到广场上等待喂食,由于已经是不同国度的关系,黄濑也终于摘下了大墨镜,露出那张回头率百分百的脸。

    “小黑子也一起去玩玩看吗?好像很有趣。”黄濑观望着广场上洒脱无羁的人们,眼底浮现出显而易见的向往。今天的黄濑凉太不但精心打理过头发,也喷上了古龙水,虽然已经入秋了,但单穿一件衬衫也并不感到多少寒意,更多的,大概是某模特想在黑子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好身材,当然,如果是黑子愿意换过来的话,黄濑凉太也是绝对愿意的。

    “黄濑君是小孩子吗?”嘴上这么说着,眼底却已经浮现出丝丝缕缕的笑意,掩饰住更深的跃跃欲试,“不过,偶尔去玩一下也不错。”黑子哲也,兴趣是观察人类,现在开始觉得如果不了解的话,做相同的事,应该就能明白它了。

    船头的威尼斯人划起木桨,悠闲荡开水波,来在这里的游客的脸上,往往露出如亚得里亚海平静时的温柔和沉静。层层水波晕开的亮色,在贡多拉之间木板朴质的碰撞间不动声色地隐去,正如黄濑凉太此时坐在贡多拉里,双手交叠支撑下巴,眼神专注而不失温柔地注视着水蓝发色,存在感底下的青年,勾起心满意足的笑容。

    “黄濑君,请问有什么事吗?”被盯着的感觉强烈到想努力忽视都做不到的地步,最后不得不开口打破沉默,从天际与在水上堆砌起来的楼房间的轮廓出收回目光,回应那个一上船,就没有把目光移向别处的兄长。

    “只是在想小黑子和这个地方意外相衬。”黄濑咧开大大的弧度,要不是地域的局限性,估计下一秒就会扑过来蹭。

    “如果是这么说的话,我倒觉得黄濑君才是更适合这个地方的。”亚得里亚海上的璀璨明珠,光之城,不论从哪个地方看,都是和面前这个做什么都能很快做到的人最相衬的,就像是被上天宠爱的孩子,夏天阳光从叶片罅隙中透过,造成那树叶投影间最闪耀光斑的那束光。就算只是倒影,也足够夺目。

    贡多拉周围的景物陡然一个变换,也将黑子从恍惚中拉了回来,不知不觉中,又已经穿梭过一条悠长的水道,只是当地人娴熟的技巧让贡多拉没有什么大幅度的晃动,能够不动声色地转过一个弯绕。

    白色大理石雕饰出中世纪的精致,而不失优雅,凸显出欧洲宫廷的景致,轻盈精巧的镂空花纹拱顶上矗立着结实的高墙,并一直到现在,另一边窗棂上的繁复的由八瓣菊|花组成的花纹缭乱了视线,虽然或许因年代久远染成沉重的旧迹,却仍保持着中世纪的风华。

    比一般桥都来得更为高大的拱顶阴影揉成片片暗色,洒落在衬衣翻开的衣领上,连带着锁骨一并隐没。

    “小黑子!”耳边洒染温热吐息,原本坐在贡多拉那头的人不知何时转移阵地,两人之余咫尺距离,连对方的呼吸频率都清晰可闻,直觉转过头,却在擦过一个柔软物体时猛然身形一僵。

    状若无事偏过头,对方脸上没有任何不自然表情,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难道是弄错了?思忖之下,面颊烧灼之余也不再深究,努力忽视不自然感:“黄濑君想过来的话请事先告诉我一声。”

    “小黑子好冷淡,我只是想和小黑子亲密一点呐~”黄濑听闻黑子的回答,立刻就耷拉下去,做出一副委屈状,虽然这种表情不是一次两次,但这一次,黑子却觉得分外心虚。

    “黄濑君,我们去M记吧。”黑子突然直勾勾地对上黄濑凉太,虽然后果是黄濑凉太怔怔地应着,一路游魂着请当地人在最近的M记停下,然后又在M记点了最大份的香草奶昔。

    “黄濑君?”黄濑凉太被拽回现实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坐在M记靠窗位子上,对面的黑子抱着最大号的香草奶昔喝着,面无表情地从眼中流露出略微疑惑的表情。

    “啊,说起来快到午饭时间了。”黄濑忽然想起来的表情,边把手边的香草奶昔推到对面,对方也轻车熟路地接过继续喝第二杯。

    “黄濑君,我已经饱了。”像是要抢先做完什么事,黑子快速喝光了第二杯奶昔,然后难得在脸上写满了满足的表情,接着把空杯子往面前的桌子上一放,双手放在桌下阴影中的膝盖上,摆出认真的神态。

    “等一下小黑子!不吃午饭可不行啊,会营养不良的。”黄濑凉太激动地站起来,双手撑住桌子,身体前倾,眉头皱紧,尽量表明事态的严重性,虽然基本没有成功过。

    “但是已经吃饱了,的确吃不下了。”黑子认真地望进居高临下的青年眼中,然后毫无意外地黄濑凉太败下阵来,不知道第几次妥协。

    “这次辛苦黄濑君了,还做了这么多功课,下次换我来招待黄濑君吧。”虽然现有的记忆并不多,但有一些以前和工作同事一起去过的地方或许还是可以用来招待一下的。

    “既然小黑子都这么说了,那这一次我也要招待好小黑子才行了。”比黑子落后一步走出M记,剪碎的墨色借助刘海打在瞳孔处,遮住比平日暗沉许多的瞳色,和不同于平时在人前的热度——小黑子,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会为刚才在叹息桥*下的那个吻负责呢?既然你都同意我收取利息的方式了,那么下一步行动也是默许了吧?

    呐,小黑子,这样的话,把一切都交给我吧。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大概只是试水?坑了甚的不清楚,虽然大纲已经写完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