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夜雪 - 3Chapter2 [黑子的篮球]谁动了我的哲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那个人在听到这样的回答后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黑子的肩膀上,继续不停歇地蹭了几下:“不管过了多久小黑子的回答都是这样。最近几天我不在小黑子身边,小黑子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还有做噩梦吗?”

    “多谢黄濑君关心了,一切都好。”从三年前,这个自称是他堂兄的男人就一直以这种面貌在他面前出现,从未改变,即使打心底不信这个人甫出现在他面前的说辞,但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也让他明白两人之间一定有某种关联,至少这个人是他日常中十分熟悉的人。

    “即使记忆忘记了,身体的反应也是骗不了人的。”当时黄濑凉太在百般无计之下这么说道,而不可否认的是,当这个人压在自己肩上的时候,他的确没有任何不适和排斥,相反,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即使对这个突然冒出的兄弟存有疑虑,但此刻,黄濑凉太却是最能让他信任的人。

    三年前黑子哲也醒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苍白无力的天花板,刺鼻的消毒药水味争先恐后地冲入鼻腔,像是要占满全部感官般,第一个跃入脑海的名词是“医院”。围绕在床边的人脸上一律都是焦急的神色,一张张脸看过去,都有莫名的熟悉,但一个名字都记不起来,除了后来得知叫做“黄濑凉太”的那个男人之外。

    “海马体受损”,那个后来得知是黄濑凉太的男人和被叫进来的医生说着什么,神色有些激动,语速很快,但“海马体受损”这个单词他听懂了,而且脑中立刻浮现出这种后果以及相关资料,从另一方面来说,他大概在失忆前对这个领域很熟悉。

    虽然当时不认识那个男人,但黑子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选择把这个猜测先告诉那个男人,是因为那个男人的笑容给人一种奇异的安抚力?还是其他的某些东西?这些都已无从知晓,他只知道,在这样告诉那个男人以后,他表现出一种吃惊的表情,然后告诉他“你以前的职业就是医生”这件事。旁边的人也聚拢过来,纷纷附和,并补充道“而且是个法医”。

    就这样,在苏醒后,他的身份被确定下来。他是黑子哲也,是关东地区警视厅的一名法医。出院后,为了熟悉因为失忆而可能生疏的医学知识,他又重新温习了一遍大学的课本,所有内容都十分熟悉,只要一看,就知道下文,于是,他又花一年时间读完了硕士,拿到学位后再工作。

    这期间,黄濑凉太一直陪在他身边,也是出于这个原因,他才慢慢了解到这个人的一切,包括自己以前是个怎样的人。还记得那个男人像是告白一样开玩笑,结果得到自己拒绝的时候,他也只是哭丧下脸:“小黑子就算失忆了,反应也和以前一模一样啊。”虽然那个时候什么都没说,但的确有琢磨过:“原来他以前也是这样一个人”。

    感觉噩梦带到内心深处的僵直感丝丝缕缕地抽去,突然就放松下来,醒来后就在心中积蓄的不安焦灼,悬空的不确定感慢慢消融,取而代之的是踏实感。平复下心情后抬起头,正对上视线胶着在自己脸上的金色瞳孔,满盛了然和宠溺,怔怔对视许久。右手在不知不觉中抓上对方外套下摆,黄濑凉太顺势将黑子的头压向自己怀里:“小黑子,承受不住的话,这里随时都可以借给你哦。”

    “所以小黑子请接受我吧!”

    “请允许我郑重地拒绝。”稍稍后退一步,不着痕迹脱离黄濑凉太的笼罩范围,“黄濑君请不要总是开一些让人误解的玩笑。那么,我先去准备外出的衣物了。”

    “欸欸?小黑子真无情,太伤心了!”身后还传来黄濑凉太的声音,“我在欧洲拍外景想念小黑子可是想念得每夜哭湿枕头呢。”

    “……”即使不转头都想象得出对方用衬衣袖不断抹眼泪的样子。微不可闻地停顿一下,但还是没有停下开房间门的动作——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想答应这些奇怪的要求,黄濑君哭的时候,也完全不会有愧疚感,或许还是想要进一步确认对方的心意吧。

    客厅里黄濑的碎碎念断断续续地飘入黑子的耳朵,不禁微微抿嘴,扯开细小的弧度,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刹那间变得生动起来,加快整理衣服的动作,一整箱行李打包完毕时,又已经回复到原本的波澜不惊。

    拉开行李杆把行李拖到门边放好的时候,回过身,金色耀眼的青年已经在黑色皮质沙发上睡熟了,怀里还死死抱着昨天黑子顺手放在沙发上的外套。不由屏息,尽量放轻脚步,从房间里抖出遮盖的毯子,在纯羊毛地毯上不发出一丝声音,坐到黄濑身边,视线无意识描摹黄濑的脸部轮廓。

    应该又是一工作完就立刻回来了吧?赶了最快的班机,每次每次都说着什么想早点见到小黑子之类容易让人误解的话。黑子不止一次见过黄濑君出外景后占满整个杂志封面的照片,无一不是自信飞扬,但睡着后又是另一种姿态,没有防备得像个孩子一样——虽然平时在他面前也是一副孩子样。

    轻轻把毯子盖在对方身上,顺势想抽走对方怀里属于自己的外套,连试了几次,换来的都只是黄濑更紧地扒拉住外套,嘴里还念着“小黑子不要走”这样的话。脸颊莫名有些烧红,内心逃避的心思也抓住时机就出现了。思忖几秒,还是决定帮躺在沙发上的人掖好毯子离开。

    “黄濑君还真是不关心自己的身体,随随便便在沙发上睡着可是会着凉的。”低声念着,自然也不是说给睡得天昏地暗的某人听的,却在下一刻天旋地转。待得黑子再回过神来,却发现刚刚还安分睡着的人的脸部无限放大,对方咕哝着的梦话也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好香,是小黑子的味道。”模特边模糊地咕哝着,边使劲把头往黑子脖颈处蹭,像寻找什么似的来回嗅,然后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满足叹息声,又埋头睡去。

    “……”了解对方极有可能是连夜赶回来的,更重要的是,就算叫他也不会醒过来,于是也就妥协地不动,任由被紧紧抱住的腰部传来温热体温,或许是才洗过头发的关系,金发上散发出和家里在用的洗发露同样的味道,混合着比自己体温略高的温度,像是要蒸腾一般,带着惑人的熏醉,使得黑子被惊醒后分明沉静不下来的神经慢慢平静下来,像是某种催眠的力度,从鼻腔灌入。四肢都十分放松,大半个身子都被黄濑凉太圈住,仅露出一个头和半个肩,就这样昏昏沉沉睡过去。

    完全睡去后的几分钟后,睡得迷迷糊糊的人突然睁开眼睛,眼神清明,耀眼得无法直视的眼眸在注视着怀中的人时,很快幽暗下来。青年低不可闻地喃喃自语:“小黑子真是太可爱了,这样对人不设防,全然信赖姿态的小黑子,真想一口吞掉啊。”真是太好了,像现在这样的情况,睡在他的怀里,身上也全部都是他的味道,眼睛里只能看着他一个人,只和他一个人倾吐心事,就像是已经完完全全独占小黑子一样。

    黄濑凉太从来不需要什么永远都不会醒来的甜美梦境,既然想要的话,去做就可以了。无论做什么都会轻而易举成功的他,就算把剩下的时间都花在这个人身上,只要达到目的就可以了。呐,小黑子,你也一定会如我所愿,回应我的吧?

    再次醒来是因为空气中飘来的食物香味,由于昨天所有的鸡蛋都被用完了,这里虽说是家里,却没有什么储备粮,而外卖电话又一直打不通,因此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有进食,空落落的胃袋此时正发出抗议,以最直接的方式表现自己的不满。

    明晃晃的天花板昭示着所处的位置,掀开被褥下床。低血压导致的头晕在洗漱完后好一会儿才过去,坐在餐桌椅子上的时候,基本已经在正常状态了。厨房里来回忙碌的身影终于停了下来,随着戴着围裙的青年而来的是散发出诱人香气的早餐,解下围裙,黄濑凉太将早餐放在黑子面前,还有一杯惯例的香草奶昔,然后拉开黑子旁边的椅子坐下来,视线却仍在黑子身上,看着黑子匀速切开松饼,叉起一小块放进嘴里。

    “这可是我特意去为小黑子学的,小黑子还是太瘦了,要多吃点才行,身上都没多少肉啊。”黄濑凉太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在不断拿眼神上下扫视,像是在评估着什么,然后双手支撑着下巴,自顾自笑了起来。

    “黄濑君不吃吗?”犹豫了一下,黑子还是放下刀叉问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希望小黑子可以喂我!”眼前突然变成了一片阳光明媚,可能是他眼花,居然看到了粉红色小花背景。

    “请黄濑君不要开玩笑。”似乎勾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黑子边想着,边利索地转回目光,继续手边的动作。

    “小黑子小黑子,不要这样嘛!”好像黑子的话给了他很大的打击,黄濑在下一刻就掩面哭泣。

    “请黄濑君快点吃早餐吧,会赶不上飞机的。”猛然推开椅子站起来,黑子快速说完这句话,就立刻脚下不停地回了房间,“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客厅里,黄濑凉太姿势良久不变,然后倏地笑开:“小黑子如果能再坦率一点,就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人在听到这样的回答后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黑子的肩膀上,继续不停歇地蹭了几下:“不管过了多久小黑子的回答都是这样。最近几天我不在小黑子身边,小黑子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还有做噩梦吗?”

    “多谢黄濑君关心了,一切都好。”从三年前,这个自称是他堂兄的男人就一直以这种面貌在他面前出现,从未改变,即使打心底不信这个人甫出现在他面前的说辞,但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也让他明白两人之间一定有某种关联,至少这个人是他日常中十分熟悉的人。

    “即使记忆忘记了,身体的反应也是骗不了人的。”当时黄濑凉太在百般无计之下这么说道,而不可否认的是,当这个人压在自己肩上的时候,他的确没有任何不适和排斥,相反,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即使对这个突然冒出的兄弟存有疑虑,但此刻,黄濑凉太却是最能让他信任的人。

    三年前黑子哲也醒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苍白无力的天花板,刺鼻的消毒药水味争先恐后地冲入鼻腔,像是要占满全部感官般,第一个跃入脑海的名词是“医院”。围绕在床边的人脸上一律都是焦急的神色,一张张脸看过去,都有莫名的熟悉,但一个名字都记不起来,除了后来得知叫做“黄濑凉太”的那个男人之外。

    “海马体受损”,那个后来得知是黄濑凉太的男人和被叫进来的医生说着什么,神色有些激动,语速很快,但“海马体受损”这个单词他听懂了,而且脑中立刻浮现出这种后果以及相关资料,从另一方面来说,他大概在失忆前对这个领域很熟悉。

    虽然当时不认识那个男人,但黑子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选择把这个猜测先告诉那个男人,是因为那个男人的笑容给人一种奇异的安抚力?还是其他的某些东西?这些都已无从知晓,他只知道,在这样告诉那个男人以后,他表现出一种吃惊的表情,然后告诉他“你以前的职业就是医生”这件事。旁边的人也聚拢过来,纷纷附和,并补充道“而且是个法医”。

    就这样,在苏醒后,他的身份被确定下来。他是黑子哲也,是关东地区警视厅的一名法医。出院后,为了熟悉因为失忆而可能生疏的医学知识,他又重新温习了一遍大学的课本,所有内容都十分熟悉,只要一看,就知道下文,于是,他又花一年时间读完了硕士,拿到学位后再工作。

    这期间,黄濑凉太一直陪在他身边,也是出于这个原因,他才慢慢了解到这个人的一切,包括自己以前是个怎样的人。还记得那个男人像是告白一样开玩笑,结果得到自己拒绝的时候,他也只是哭丧下脸:“小黑子就算失忆了,反应也和以前一模一样啊。”虽然那个时候什么都没说,但的确有琢磨过:“原来他以前也是这样一个人”。

    感觉噩梦带到内心深处的僵直感丝丝缕缕地抽去,突然就放松下来,醒来后就在心中积蓄的不安焦灼,悬空的不确定感慢慢消融,取而代之的是踏实感。平复下心情后抬起头,正对上视线胶着在自己脸上的金色瞳孔,满盛了然和宠溺,怔怔对视许久。右手在不知不觉中抓上对方外套下摆,黄濑凉太顺势将黑子的头压向自己怀里:“小黑子,承受不住的话,这里随时都可以借给你哦。”

    “所以小黑子请接受我吧!”

    “请允许我郑重地拒绝。”稍稍后退一步,不着痕迹脱离黄濑凉太的笼罩范围,“黄濑君请不要总是开一些让人误解的玩笑。那么,我先去准备外出的衣物了。”

    “欸欸?小黑子真无情,太伤心了!”身后还传来黄濑凉太的声音,“我在欧洲拍外景想念小黑子可是想念得每夜哭湿枕头呢。”

    “……”即使不转头都想象得出对方用衬衣袖不断抹眼泪的样子。微不可闻地停顿一下,但还是没有停下开房间门的动作——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想答应这些奇怪的要求,黄濑君哭的时候,也完全不会有愧疚感,或许还是想要进一步确认对方的心意吧。

    客厅里黄濑的碎碎念断断续续地飘入黑子的耳朵,不禁微微抿嘴,扯开细小的弧度,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刹那间变得生动起来,加快整理衣服的动作,一整箱行李打包完毕时,又已经回复到原本的波澜不惊。

    拉开行李杆把行李拖到门边放好的时候,回过身,金色耀眼的青年已经在黑色皮质沙发上睡熟了,怀里还死死抱着昨天黑子顺手放在沙发上的外套。不由屏息,尽量放轻脚步,从房间里抖出遮盖的毯子,在纯羊毛地毯上不发出一丝声音,坐到黄濑身边,视线无意识描摹黄濑的脸部轮廓。

    应该又是一工作完就立刻回来了吧?赶了最快的班机,每次每次都说着什么想早点见到小黑子之类容易让人误解的话。黑子不止一次见过黄濑君出外景后占满整个杂志封面的照片,无一不是自信飞扬,但睡着后又是另一种姿态,没有防备得像个孩子一样——虽然平时在他面前也是一副孩子样。

    轻轻把毯子盖在对方身上,顺势想抽走对方怀里属于自己的外套,连试了几次,换来的都只是黄濑更紧地扒拉住外套,嘴里还念着“小黑子不要走”这样的话。脸颊莫名有些烧红,内心逃避的心思也抓住时机就出现了。思忖几秒,还是决定帮躺在沙发上的人掖好毯子离开。

    “黄濑君还真是不关心自己的身体,随随便便在沙发上睡着可是会着凉的。”低声念着,自然也不是说给睡得天昏地暗的某人听的,却在下一刻天旋地转。待得黑子再回过神来,却发现刚刚还安分睡着的人的脸部无限放大,对方咕哝着的梦话也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好香,是小黑子的味道。”模特边模糊地咕哝着,边使劲把头往黑子脖颈处蹭,像寻找什么似的来回嗅,然后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满足叹息声,又埋头睡去。

    “……”了解对方极有可能是连夜赶回来的,更重要的是,就算叫他也不会醒过来,于是也就妥协地不动,任由被紧紧抱住的腰部传来温热体温,或许是才洗过头发的关系,金发上散发出和家里在用的洗发露同样的味道,混合着比自己体温略高的温度,像是要蒸腾一般,带着惑人的熏醉,使得黑子被惊醒后分明沉静不下来的神经慢慢平静下来,像是某种催眠的力度,从鼻腔灌入。四肢都十分放松,大半个身子都被黄濑凉太圈住,仅露出一个头和半个肩,就这样昏昏沉沉睡过去。

    完全睡去后的几分钟后,睡得迷迷糊糊的人突然睁开眼睛,眼神清明,耀眼得无法直视的眼眸在注视着怀中的人时,很快幽暗下来。青年低不可闻地喃喃自语:“小黑子真是太可爱了,这样对人不设防,全然信赖姿态的小黑子,真想一口吞掉啊。”真是太好了,像现在这样的情况,睡在他的怀里,身上也全部都是他的味道,眼睛里只能看着他一个人,只和他一个人倾吐心事,就像是已经完完全全独占小黑子一样。

    黄濑凉太从来不需要什么永远都不会醒来的甜美梦境,既然想要的话,去做就可以了。无论做什么都会轻而易举成功的他,就算把剩下的时间都花在这个人身上,只要达到目的就可以了。呐,小黑子,你也一定会如我所愿,回应我的吧?

    再次醒来是因为空气中飘来的食物香味,由于昨天所有的鸡蛋都被用完了,这里虽说是家里,却没有什么储备粮,而外卖电话又一直打不通,因此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有进食,空落落的胃袋此时正发出抗议,以最直接的方式表现自己的不满。

    明晃晃的天花板昭示着所处的位置,掀开被褥下床。低血压导致的头晕在洗漱完后好一会儿才过去,坐在餐桌椅子上的时候,基本已经在正常状态了。厨房里来回忙碌的身影终于停了下来,随着戴着围裙的青年而来的是散发出诱人香气的早餐,解下围裙,黄濑凉太将早餐放在黑子面前,还有一杯惯例的香草奶昔,然后拉开黑子旁边的椅子坐下来,视线却仍在黑子身上,看着黑子匀速切开松饼,叉起一小块放进嘴里。

    “这可是我特意去为小黑子学的,小黑子还是太瘦了,要多吃点才行,身上都没多少肉啊。”黄濑凉太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在不断拿眼神上下扫视,像是在评估着什么,然后双手支撑着下巴,自顾自笑了起来。

    “黄濑君不吃吗?”犹豫了一下,黑子还是放下刀叉问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希望小黑子可以喂我!”眼前突然变成了一片阳光明媚,可能是他眼花,居然看到了粉红色小花背景。

    “请黄濑君不要开玩笑。”似乎勾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黑子边想着,边利索地转回目光,继续手边的动作。

    “小黑子小黑子,不要这样嘛!”好像黑子的话给了他很大的打击,黄濑在下一刻就掩面哭泣。

    “请黄濑君快点吃早餐吧,会赶不上飞机的。”猛然推开椅子站起来,黑子快速说完这句话,就立刻脚下不停地回了房间,“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客厅里,黄濑凉太姿势良久不变,然后倏地笑开:“小黑子如果能再坦率一点,就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