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伊墨 - 第三三片·花梗 樱花飘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壹)

    “樱,欢度到了。”

    掀开马车的帘子,我现在对马车非常反感,这一路的颠簸差点把我的骨头给弄散了。

    跳下马车,看着欢都街道上车水马龙,这里非常的繁荣,大街小巷的有各种各样的商贩,东西也是琳琅满目,忍不住走过去,随手拿过在左手边的小挂件仔细端详着,这么精美,古代人的手有那么巧吗?随即视线又转向桌上其他的东西,真的做的好好。

    “小姐,我的东西都是自家做的,小巧精美,别的地方是没有的,看你这么喜欢,要不要买几个?”

    “那把这些都包起来吧,钱给你,不用找了。”

    “啊,谢谢这位爷。”

    正当我完全沉浸在这些小玩意上时,我哥已经在旁边把那小贩的东西都买了下来。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把所有的东西装好,拉着我离开了。

    “你则么全买了?这么多也用不完,我只是去看看而已。”

    “只要你喜欢就好,再说用不完也可以送人啊,我们的下属会很喜欢这些礼物的。”

    “不过,这些东西真的好漂亮,以前在家看那些价值连城的宝物都没这么漂亮。”

    “以前你从不出门,一直呆在藏书阁里看书,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了,这次就就好好逛逛吧。这里可是当今的三大都之一。”

    “三大都?那还有两个也这么繁荣吗?”

    “三大都各有特色,欢都以街市繁盛闻名,琉城则往年都是武林人士聚集之地,还有一个是当今的军事重地璃都。”

    军事重地?难道是古代的朝廷?对了,到这里那么久,知道的都是江湖上的事,现在是哪个朝代我好像还不知道,那个死神是怎么办事的,什么都没告诉她,这样下去我觉得我不可能找到那个人,难道我就这么被困在这里了?

    “樱,樱?樱!”

    喊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宫赏轻伸出手在宫赏樱的眼前晃了晃,而此时樱的思绪已经不知飘到了哪,自然没注意到他。看见樱仍不理他,索性向前跨了一步,挡在樱的前面,没料到樱就这样直直的撞了上来。

    “啊,好痛!”

    感受到额头上传来的痛楚,樱终于回过神来,抬起头来,却看见了哥哥既无奈又好笑的表情。紧接着就感觉额头上一股暖流,是他在帮她揉刚才撞倒的地方,他的动作很轻,生怕又弄捅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应觉得此时的他眼中有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温柔,是她的错觉吗?

    宫赏轻尽量放轻自己手中的力道,只是撞了一下,怎么就有包了?看着樱微红的额头,心中竟有一丝疼痛,我是怎么了,以前不会有这种感觉的啊,顺势往下看去,发现樱正注视着他,当在触及她眼睛的那一刻,全身轻颤了一下。不适应这种感觉,便快速地拿下她额头上的手,转过身去继续走。

    “快点走吧,我们还要去找住的地方。”

    “哦,等等我。”

    快步的跑上前去跟上他的脚步,刚才,是错觉吗?他好像脸红了。偷偷地看着他的侧脸,突然发现以前我都没有细看过,他的睫毛很长,垂直的打在纯黑的眼眸上方,高挑的鼻子下,是一对微薄的唇瓣,端正的五官在小麦色的皮肤的陪衬下,更有一种男人的感觉。如果他现在在现代的话,一定又会引来一大群女生。先等一下,我现在在想什么啊?他是我哥,怎么能有这种非分之想?很用力的摇了摇头,把刚才的想法抛到脑后。

    (贰)

    “哥,现在我们是去哪?”

    “这几天要借住在陌世医家,所以先去登门拜访。”

    “为什么不住客栈呢?毕竟这件事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

    谁知道陌家可不可靠,而在这之前,从跟踪我哥的人那又听到了另一种说法,他们是又是如何得知这个消息的,这些事还没结束之前,能相信的只能是自己。似乎是看出了我的顾忌,哥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头,揉乱了我额前的碎发,朝我微微一笑。

    “放心吧,陌家与楼门可是江湖上有名的死对头,一个生下来就会救人,另一个一出生就会害人,你看水与火会相容吗?所以陌家是我们的最安全住处。”

    死对头,是吗?如果那人说的是实话,那最有嫌疑的就是陌家咯。看来我要做一下准备,去会会那个陌世医家了。

    “哥,你以前有去过陌家吗?”

    “没有,怎么问这个?…哦,放心啦,陌家在欢都几乎是人尽皆知,虽然我没去过,但不会迷路的。”

    “…”

    宫赏樱一脸无语的看着他,他怎么会想到哪里去。如果他会迷路的话,他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怎么办,这个根本没有考虑的必要。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的意思是他们有没有人见过你?”

    “我没去过他家,怎么会见过他们呢?”

    没见过,那就好,这样我就能…

    突然间,宫赏轻想是想明白了什么,一副恍然大悟的看着宫赏樱。而宫赏樱也眯起了眼睛回看他,难道他知道她要干什么了?看来他也不是那么蠢嘛。

    但宫赏轻接下来的话,却让她话都不想说了。

    “嘿嘿,妹,没想到你考虑的那么多,不过这次没有拉,我没去陌家偷过东西,他们会好好对我们的。”

    “…”

    向宫赏轻抛了一个超级大白眼球后,自己便甩头去了另一个地方,留下一脸白痴样的他。

    “到底是去干什么啊?你直说不就行了。”

    呵呵,你马上就会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在后面赶上来的宫赏轻,没有看到宫赏樱脸上那一瞬即时的狡黠。

    (叁)

    在陌家的不远处,有一对男女正朝着这边跑来,而令人侧目的是:跑在前面的男子不停的挑衅身后的女子,而那女子因为裙摆而不能立刻跑上前去抓住男子,而瞪大着眼睛,气鼓鼓的样子,已全无女儿家的矜持。

    “妹妹,你走快点,陌家就在前面了。”

    “你,你还敢说!穿着这种衣服,你让我怎么跑啊?!”

    仍在前进的宫赏樱,满脸笑意的回过头来,看着在后面扭扭捏捏的哥哥,又忍不住大笑起来。此时的宫赏樱,身着一袭白色长衫,原本披下的长发用发冠高高的梳起,只留下几缕鬓发,原先眉宇间透露的淡淡忧郁,也消失在她笑蔑如花的脸上。一瞬间,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为她失色。

    在远处的宫赏轻更是像着了魔一般,愣愣的盯着她看,何时开始,他的小妹妹也变得这般勾人了?这样一来,他就不可能放她走了。而宫赏樱并未发现,自己是那样的媚态尽显,简直可以说是老少男女皆吃了。

    “妹妹可是怎么了?是要做哥哥的来扶你吗?”

    突然宫赏樱走到他哥哥的身旁,俯身在他的耳旁说了一句话。街上看热闹的人们看到这么暧昧的动作,都倒吸了口冷气。当然许多也暗暗的嫉妒那被青睐的“女子”。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那女子在听完男子的话后,便怒气冲冲的去打那人。

    想知道宫赏樱说了什么吗?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赞美了一句“哥哥好漂亮。”况且宫赏樱说的是实话,他哥哥穿女装真的不赖嘛。

    “早知道你要这样,当初就不听你的了。”

    宫赏轻愤愤地看着罪魁祸首,没想到那时宫赏樱问他有没有去过陌家,是为了如今的变装,以防日后陌家日后认出他们来。

    至于为什么不能让他们认出来,自然是有原因的。我们再怎么说也是贼啊,万一等我们完成了任务,那些往昔被我们偷过东西的,知道了我们的样子,那我们今后就别想再出门了。

    “这种事只要简单的易一下容不就行了,何必要搞成这样。”

    “是吗?虽说陌家是个正派,但你就能保证他们对我们是完全放心的吗?”

    “妹…”正想说什么的宫赏轻,在看见妹妹投来的眼神之后,也随即改了口:“额,哥哥,你这么说的意思是?”

    “平日里自视清高的名门正派,现在不得向盗贼低头,如果我们真的偷到了那个配方,你想在这之后,他们会善待我们吗?我看,他们是连我们会不会给他们配方都会怀疑。”

    “那,此次不管我们成不成功,都会遭他们的毒手?!樱,我们不如趁现在还没到陌家,就回去吧,这差事我们不做了!”

    宫赏轻说着就拉着宫赏樱往回走,但宫赏樱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回过头来,看见的是宫赏樱一脸的了然。

    “你觉得,我们还会的去吗?早在出发的前一天,你就被人盯上了。现在我们不如就去陌家,我倒要看看,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樱,既然你早就决定好了,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说这些啊。”

    瞥了眼宫赏轻,看他那可怜与不甘的样子,宫赏樱就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是怕,我不告诉你的话,你会傻傻的被他们卖了还不知道”

    “哦,知道了。”

    在宫赏樱回头的一刹那,她没有看到在宫赏轻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阴冷。他们那些老匹夫,我会屈服他们吗?当初会答应他们,也只是想让樱出来透透气,顺便让她了解这江湖的险恶。不过现在看来,樱不愧是他的妹妹,不轻易相信任何人这是在江湖上必须遵循的道理,好像用不着他教了。

    各怀心事的两个人就向着前方的陌府走去,当然,在他们的身后的黑影们也一闪而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