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辞素妆 - (二)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跨了百年来见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敢问姑娘,请问是否是丞相府五小姐?”就算是这样置身在一群雪狼的包围中,男子也依旧不曾慌乱。?

    “一个月后再来接你家主子。”看尽了世间的算计和阴暗,我知道不能在别人面前泄露自己的情绪,哪怕是一点点,就寒山大弟子这个身份,我知道不论走到哪,都不需要向别人低头。

    “五小姐…”男子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那个如画的少年阻止了。

    “既然都到寒山了,你们回去吧,一个月后回来接本皇子便是。”简单是交代后,少年跟在我身后,也不去管那些侍卫的犹豫和欲言又止,却又无法阻止,只好在雪狼的“陪伴”下远离寒山。

    路很长,对于嘴唇发黑一身无力的少年来说真的很长,在这大雪纷飞的寒山,他就像个纸片一样,

    “上来吧”我知道,按这样的速度下去,就算他还未毒发而死,肯定会被冻死,他那单薄的身子,柔弱得像还未发芽的种子。

    “谢谢。”少年搭上我的手骑上了白虎,就算是体弱中毒的身子,他的手很温暖,就像师父的药炉一样。“此山终年寒冷,就算是这白虎,想活下来应该不容易。”他温热的胸膛抵在身后,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让胸膛跳动,温热的气息就在颈勃不远处。

    “听说丞相府上有个五小姐,司徒丞相视如珍宝,但是五小姐司徒言自出生便恶疾缠身,五岁了都不能说话,连路都不会走,三年前险些丧命,幸得寒老相救,自此就在寒山与寒老作伴。”说完话后,他已无力,眼睑半磕,头轻轻搭在我的肩上,似睡似思。

    “言,师父起的”我不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不知道是对他说还是对自己说。

    “我叫轩辕瑾,你且记着。”靠在肩上的头散发着温暖,在这寒风呼啸的大雪里,他低喃的声音却一字不落的传进了耳朵里,脑海里一瞬间闪过的画面,似乎曾经也有人靠在我耳边低喃着说着什么过。

    我依旧吹着那曲[朝白],身后的人已经昏睡了过去,而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小姐,寒老在药房找你,让我带公子下去泡药浴。”还未进屋,墨莲就迎了出来,接过已经昏睡的轩辕瑾,将玉萧別回腰间,理了理有些褶皱的衣服,这才悠着去药房。

    “师父”刚进屋,就见师父正摆弄着那枚和田玉,角边有一丝裂痕。

    “刚才可出了什么事?你部分依附在这玉上的魂魄居然出现了动荡。”我低着头,半磕着眼睑不说话,很多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行动代表着什么,没有前世记忆的我,就像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一样,由心控制的行动也不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诶,你该知道,若灵魂依附的这块玉碎了,你在这世间的时日也不多了,都游荡了这些年,你该看尽了世间百态,不该再继续执着。”出了药房,看着墨莲在身前忙碌,师父在屋里的轻叹,我何尝愿意执着?甚至我连执着着什么都不知道。看了眼轩辕瑾所在的方向,那里有个人让我沉淀三年的魂魄出现了动荡,而我却什么也不明白。

    最终,我还是去了无水覃,在这无论什么东西都可以沉淀的无水覃,却独独将我浮了起来,而这世间所有东西,无论是有生命的还是没有生命的,只要碰了无水覃都能将它沉在覃底永远都爬不起来,却独独只有我一个列外,那我这个飘荡了三百年的孤魂,到底是有生命的还是没有生命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