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包黄果树 - 第三十九章 反击 五代枭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周宗倒在血泊中,这令李璟十分愤怒,同时心中升起一丝后怕,这个逆子,他敢杀了周宗,难保不敢弑君。

    面对李弘冀的询问,李璟一时没有说话,而是在思考着,如何逃走

    李弘冀见他不语,厉声大喝,道:“父皇,儿臣之言,难道没有听见吗”

    徐威挡在了李璟身前,道:“我不过是一个已死之人,燕王又何必如此咄咄相逼”说着,看了李璟一眼,苦笑了一声,道:“陛下当年的相救之恩,威没齿难忘,如果有来世,威一定报答陛下的救命之恩”

    徐威的话刚说完,他便从袖口里快速地取出了一把匕首,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抹,旋即倒在了血泊中。

    李弘冀没有想到徐威居然会自杀,他颇为踌躇了一番,有些不明白缘由。

    李璟也不明白,他愣愣地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徐威,原本他还希望徐威能够救他一命,但现在,随着徐威的死,李璟已经彻底放弃了希望,他唯一的念头,便是燕王还念着父子之情,不会杀他。可是他也明白,就算燕王不杀他,以后他就是一个傀儡,生死不掌控在自己的手上,想到此,李璟的心中不由微微叹息了数声。

    李弘冀微微诧异之后,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他看着余下的三人,忽然笑了起来。

    “父皇,接下来,儿臣该要怎么做呢”李弘冀笑了起来。

    李璟握紧拳头,道:“燕王,你当真是要弑父弑君不成”

    “不,父皇,这个罪名儿臣担当不起。”李弘冀说道。

    李璟心中一松,这条命终究还是保住了吗

    曾忆龄目光淡然,没有丝毫的畏惧之心,李弘冀见她淡然的模样,忽然笑了起来,道:“曾姑娘,哦,不,应该是徐姑娘,你可知道,如今你落在本王手上,有很多种办法,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死没有什么可怕,你的心思我明白,所以,你才没有急着动手。”曾忆龄淡淡的道。

    李璟听见李弘冀的话,微微诧异,道:“燕王,她姓徐”

    “父皇,她正是姓徐。”李弘冀回答。

    李璟身子一抖,有些不敢置信,转而仔细地看着曾忆龄。曾忆龄慢慢地把脸上的轻纱取了下来,李璟看着看着,脸色突然大变,他抬起手,指着曾忆龄。

    “你,你是他的后人”李璟失声。

    “不错,他就是我的大哥。”曾忆龄指着倒在地上的徐威,十分不屑地道:“不过他是懦夫,只因为你救过他,就不敢对你动手,可是他忘记了父母的养育之恩,忘记了兄弟姐妹的情谊。他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名令人唾弃的徐氏懦夫”

    李璟神色不定,他也意识到了什么,如果是这样,他就不敢想了。

    “李弘冀,你今日造反,无非是要夺取王位,如今你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大半,我也有一个请求,燕王你敢答应吗”曾忆龄问道。

    “小小的激将法,对本王没用。不过,本王很有兴趣,听你说一说。”李弘冀哈哈大笑了起来。

    周邺不停地踱步,他心中猜测到了一些,朱元把周宗押送进去,可以想象,对他十分愤恨的燕王李弘冀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大唐在这场血雨腥风中,不知道会有多少臣子被杀死,忠于大唐朝廷的,忠于天子的,然后呢,还有忠于燕王的。

    或许,是时候了。

    周邺的心中想着,他抬起了头,看着弟弟,笑道:“城头变幻,如今的金陵风雨飘摇,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有的人是恩人,有的人却是仇人。”

    周弘祚有些诧异地看了兄长一眼,今天他很奇怪,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弘祚,刚才你问我为什么会提起临川王,说起来,当年武皇帝对我周氏一门有知遇之恩,他的后代,就算有万般不是,也不是我等能够忘恩负义的。“周邺淡淡的说道。

    周弘祚觉得有些不妙,正要开口,忽然,周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了长刀,一刀劈下,周弘祚觉得有些不妙,本能地抬起手臂阻挡。周邺的刀锋何等锋利,正中周弘祚的右臂。周弘祚吃痛,等他反应过来,觉得不妙的时候,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右臂滚落,鲜血喷洒,痛得他大喝了一声。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周弘祚负痛喊道,声音惊动了身边的士兵,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做什么当年你不顾道义,杀死了临川王,父亲被你气的吐血。若不是父亲劝阻,当年我就会杀了你这个不忠不义,不仁不孝之徒。”周邺说道,提着滴血的长刀扑了上去。

    周弘祚虽然厉害,但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兄长暗算,右臂被砍断,又被周邺步步紧逼,只得节节后退。

    两人在厮杀着,附近的士兵目瞪口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两兄弟相残

    周弘祚虽说年轻了一些,力气要大一点,但奈何不是周邺的对手。在周邺步步紧逼的情况下,周弘祚想要改变被动挨打的局面,他几次想要拔出利刃,但只剩下了左手,行动不便,拔了几次,都没有拔出来。

    “以死谢罪,父亲面前,你终究会得到宽恕。”周邺大喝一声,再度一刀劈出,带着风声。

    周弘祚这时已经无可躲避,只能咬着牙,反而向前冲去,想要搏命。周邺哪里肯给他这个机会他在劈砍中,硬生生地扭动手臂,劈中了周弘祚的前胸,周弘祚再度惨叫了一声。

    这一声惊醒了正在围观的士兵,周弘祚的亲兵恍如梦醒,纷纷拔出利刃朝着周邺奔了过来。

    周邺的亲兵也反应了过来,不管主帅做什么,他们的任务便是阻击,双方顿时恶斗了起来。周邺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周弘祚,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可是很快,他想的更多的是父亲临死前的不甘,那绝望的眼神,至今让周邺难忘。

    “你,你”周弘祚扑倒在地上,张大了嘴巴,说着。

    “不要怪我,这是在为你赎罪。”周邺别过头,擦了一把眼中的泪水,再度转过头,忽然大喝了一声,手中长刀落下,一刀从周弘祚的后背砍下这一刀势大力沉,周弘祚在重压之下,肋骨也断了几根。

    “希望在九泉之下,父亲会原谅你,当然,也原谅我。”周邺说着,再度一刀,杀死了他。

    “外面怎么打起来了”屋子里,李景遂正在不安的踱步,如今被擒,他自知九死一生,杨琏又已经死了,他唯一担心的是女儿。

    怀柔公主在旁,听见父亲的话,走到窗子边上,伸手捅了一个窟窿,凑近看了,恰好看见周邺一刀把周弘祚给杀了。怀柔公主惊得脸色都变了,站直了身子,喃喃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景遂奇怪地问道:“怀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怀柔公主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再度看了过去,这一次她确信自己没有看过,便道:“父王,刚才周将军把周将军给杀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李璟听得糊涂,甩了甩了衣袖,走上来摸着女儿的额头,心想莫不是被吓坏了

    怀柔公主一愣,道:“父王,女儿的意思是,周邺将军把周弘祚将军给杀了。”

    李景遂闻言,顿时愣住了,半响,才道:“他们是两兄弟,为何相煎太急”

    “齐王,并不是相煎太急,而是为了国家大义。微臣只是大义灭亲。”周邺的声音响起,他已经推开了门,恰好听见李景遂如此说,便道。

    李景遂定定地看着他,道:“大义灭亲周将军的意思是”

    “齐王,微臣只不过是假装投靠燕王李弘冀罢了,至于微臣的弟弟,他参与谋反,已经被微臣亲手杀了。”周邺说道,扫视了四周一眼,又道:“齐王,这里其实最为安全,齐王不妨就在这里等待。”

    李景遂摇摇头,道:“不,皇兄十分危险,我要去保护他。”

    “齐王放心,陛下那边,一定会有让人满意的结果。”周邺笑着道,说的很是含糊。

    李景遂却没有想太多,点点头,道:“齐王府还有不少侍卫在皇城外,还望周将军带他们入城,也能给周将军帮助。”

    “齐王请放心。”周邺说着,走了出去。这时候,周弘祚带来的亲兵已经被杀的差不多了,有几人见势不妙,想要逃走,反而被一箭刺穿了后背,命丧当场。

    周邺令人看守在这里,保护齐王父女安全,他带着十余人朝着朱雀大门赶了过去。

    朱雀大门,朱令赟正在踱步。为了顺利攻下杨府,夺取杨府的财富,他特意令弟弟朱令全率兵赶去支援陈舟,如此一来,两人的兵力至少在四百人,就算杨府守卫森严,也挡不住这四百多人,所以,朱令赟对攻破杨府一事,很有信心。

    然而,他足足等了半个时辰,依旧没有等到信使传来消息,反而是朱雀大门外的士兵越来越多了,这些士兵十分混杂,有的是禁卫军的打扮,有的是家将打扮,甚至有的是家丁的打扮,他们互相搏杀在一起,朱雀大门外,不知道堆积了多少尸体,血流成河,青石板铺就的路面上,积满了血水,沿着沟壑流淌,秦淮河的河水已经被染红了,不少鱼类浮出水面,吞食着血水。

    朱令赟冷冷地看着,这些都与他无关,他关注的只有两件事情,一是燕王是否已经成功,二是弟弟朱令全那边是否已经攻破了杨府如果抓获了杨府极为重要的人,这可是大功一件哪。

    城外一片混乱的同时,整个金陵城,多处火起,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趁火打劫朱令赟心想,就算这一次燕王成功夺位,这金陵城的繁华恐怕少了几分。不过不打紧,南方一向富庶,用不了几年,金陵就能恢复繁华。

    朱令赟想着的时候,忽然,从前方突然涌出来一群身披甲胄的士兵,他们作战十分勇敢,一路杀奔而来,为首的一个人,是一名年纪在五旬的将领,此人身着铠甲,一脸怒气,手中提着一把弓箭,每一箭都会杀死一人。

    朱令赟看着,心中有些吃惊,这个人是谁

    这群人加入混战之后,局势更加混乱,在一片屠杀声中,周邺匆匆跑上了城头,目光一扫城外,不由皱了皱眉头。

    “怎么这么多人”周邺问道。

    “原来是周将军。”朱令赟笑了起来,他与周弘祚关系不错,所以对周邺也十分尊重,毕竟周邺当年跟着周本南征北战,战功赫赫,后来就算是烈祖登基,虽然心知周本心系故国,但也没有动手。所以朱令赟对周邺一方面是敬畏,一方面也是想要搞好与周氏兄弟的关系。

    周邺冲着他点点头,指着城外,道:“这些人,究竟属于哪一部”

    朱令赟笑着解释了起来,这些人一部分是齐王、吴侯的部下,一部分是禁军,后者目的不明,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似乎知道了燕王的事情,所以赶过来阻击齐王、吴侯府上的家将,想要邀功。

    此外,还有一部分是游侠儿,一部分是钱府的士兵,他们的目的也是想要趁着混乱的局面,捡些便宜。

    “真是胡闹”周邺冷哼了一声,这些人在城外乱打,根本没有什么作用。

    朱令赟笑着道:“这些人说起来并不是燕王殿下的心腹,让他们狗咬狗,也是好的。”

    “朱将军说的不错。”周邺哈哈笑了起来,一只手按在刀鞘上,另一只手指着城外,道:“这些人,都死光了,那是最好的。”

    朱令赟哈哈大笑了起来,燕王已经成功杀死杨琏,擒住了齐王、怀柔公主等人,在这种局势下,天子还能怎样只能退位,册封燕王为太子,进而登基为帝,作为燕王最为重要的心腹之一,朱令赟觉得他很快就会升职,是大将军还是节度使又或者是兵部尚书

    朱令赟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个官职,忽然,他身后的亲兵叫了起来,朱令赟一愣,回头一看,就见周邺的一张脸迅速变大,他手中的长刀闪烁着太阳的光芒,当下砍了下来。

    “啊”朱令赟尖叫了一声,可是声音还没有完全吐出来,头颅就被砍了下来,滴溜溜地滚下了城墙,落入护城河中,几尾鱼扑了过来,追逐着朱令赟的那颗大好头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