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夏 - 005:算计机械人的阿雪 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秦澜雪随着季君月回到君都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横扫了所有君都的高手,不分辈分,不分年龄,真正的用实力震慑了君都这群站在世界巅峰的强者。

    也让秦澜雪这三个字瞬间席卷了整个君都和虚空界。

    君都这个世界各国都万众瞩目的巅峰王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引来了各国情报的注意,一系列的信息传入了各国首脑的手上,从而纷纷泄露到了各国的世家权贵的家主那里。

    不过短短的几天时间,秦澜雪这个名字,直接犹如一阵强悍的龙卷风,席卷了整个华夏,甚至开始迅速扩散蔓延,朝着世界各地所有的国家席卷开来。

    各国首脑各国世家权贵在收到消息的刹那,全都震惊了,震惊怎么这位小公主消失了一年多,一出现居然带了一个准老公回来!

    震惊过后,众人则纷纷好奇秦澜雪这个人的来历和身份,同时也痛心疾首的可惜至极。

    他们一个个可是竭尽脑汁想方设法的培养后代,为的就是有一天自己的女儿儿子,或者孙女孙子能够得到君都的小公主和几位太子爷青睐。

    哪怕是被始乱终弃,只要和这样的天之骄女娇子沾上边,那自己的国家和家族绝对能够一跃成为领头的存在,就算能得到几枚高阶晶核那也是好的!

    可是结果呢?他们一群人盼星星盼月亮,从二十多年前末世结束,新的纪元成立,就开始准备,就开始计划和盘算着君都之王的那群后代。

    现在却告诉他们君都唯一的公主居然找到了心仪的人,而且这个人的实力还非常强大,居然横扫了君都所有的强者,包括那些开国大功臣居然也成了那小子的手下败将,这可让他们如何是好?!

    这简直是把他们心中最后一丝希望都彻底碾碎!

    各国家的首脑和各家族的家主痛心疾首,而各国的权贵子弟更是气的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尤其是那些从小就被灌输了必须接近君都的公主,只要娶到君都的公主就能站在世界巅峰的年轻人,更是差点没被这消息给弄疯。

    十多二十多年的目标,就这样,在所有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轰然倒塌,打的一众年轻人措手不及,那种绝望,绝不是言语能够诉说和描述的!

    因此,整个华夏国因为君都的小公主带着准老公回家见家人的消息,彻底陷入了一种阴霾和疯狂之中,无数个会所,无数个夜场,全都是买醉的人,甚至闹出不少见血的事情来。

    这一刻,曾经有过念想的人都需要发泄,发泄那个如天上皎月般不可触及的女子马上就是别人的了,发泄那个被他们视为一生目标,必须要娶到的妻子就这样飞走了!

    外面怎么闹腾,君都的人根本不在意,甚至一个个都非常期待各国人出现几个不长眼的,亲自跑来君都找秦澜雪的麻烦,这样他们就可以看戏了!

    而季君月就更不在意了,各国至今都是以君都马首是瞻,根本不敢闹出什么大乱子,就算敢,君都的人也不怕。

    秦澜雪就更是没所谓了,他跟着季君月回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搞定季君月的家人,然后给她一场盛世婚礼。

    不过,有一个地方必须得去,而且,虽然秦澜雪搞定了君都的人,搞定了季君月的父母兄弟,可还有一个人,不,是一个机械人,没有搞定。

    或许,也会像君都一样,秦澜雪要搞定的不止是一个机械人,而是一群机械人,甚至可能还有兽人

    所以在秦澜雪横扫了君都所有人后,季君月就带着他离开了君都,前往了地球之外,宇宙某个星球的斯蒂特蓝爵帝国。

    斯蒂特蓝爵帝国如今已经占领了三分之二的星球,成为了宇宙中名副其实的霸者,而作为斯蒂特蓝爵帝国的掌权者契洛修罗,也将最初的殿下称谓,改为了王。

    季君月直接带着秦澜雪开着战舰来到了斯蒂特蓝爵帝国的训练场,当偌大的战舰停在一望无际的恢弘训练场上时,四周的守卫全都眼神炙热的看着打开的舱门,抬手敬礼。

    “欢迎殿下归来!”

    整齐划一铿锵有力的话语直冲云霄,冰冷却又炙热,响亮而锐利。

    让人只觉一股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若是实力低点的,根本就无法承受这样的气势,就算不被当场震死,也是半死不活了。

    然而十指相扣的走下来的季君月和秦澜雪两人,却丝毫不受影响,一个面色平静的四处扫视了一圈,一个看向四周眼底拂过一丝归家的喜悦。

    就在季君月和秦澜雪从战舰里走下来的时候,远处天边一道大大的光影一闪而逝,朝着季君月和秦澜雪所在的位置前方落下,当光源消散,几道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教父”季君月看着领头的高大男人,愉悦的呼唤了一声就松开秦澜雪的手跑过去给了男人一个拥抱。

    契洛修罗看着跑过来的女孩,张开有力的双臂在季君月扑到怀里的时候直接将她抱了起来,两人热情的拥抱了片刻就松开了。

    因为季君月知道的,若是时间抱长了,估计她的阿雪要吃醋了。

    “总算是回来了,来,先让教父看看是不是实力又提升了。”契洛修罗一身水蓝色的战服迎风飞扬,妖美的脸上一双倒映着紫光的眼眸流转着满满的笑意。

    季君月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一般,含笑的点头道:“好啊。”

    两人这一说一答,见不给旁人说话的机会就已经飞身而起,在半空之上打了起来。

    那风风火火的样子若是旁人恐怕早就惊呆了,偏偏站在原地的几个男人不但习以为常,还同样眼神灼灼的看着上方打斗的两人。

    圣羲亚看了片刻后就转眸看向了一旁抬着头一瞬不瞬盯着空中的秦澜雪,这个人类他刚才就仔细观察过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类在他们十王面前不受他们气势威压的影响,甚至将他们视为无物。

    “听说你和君渊的实力不相上下?”

    秦澜雪闻言,收回视线看向说话之人,无疑,一路走来,斯蒂特蓝爵的机械人外表都异常的高大俊美,平均身高都在一米九到两米之间。

    眼前这个人并没有穿这个帝国特殊的作战服,而是穿了一件如水一般材质轻盈柔软的白袍,一双银白的眼眸带着三分笑意的看着他,额头上皮肉间镶砌的鸡蛋大小的白色能源石散发着浅浅的光泽,将他那双银白的眼眸衬托的越发亮泽,犹如孕育在灵泉中的银白玉石。

    明明该是很温和的一个人,可是秦澜雪却看到了这双眼睛下流淌的是一种洞悉世事的清明和无情,犹如机械一般没有感情。

    圣羲亚见秦澜雪看着自己没说话,便笑着自我介绍了一句:“我是圣羲亚,殿下应该跟你提过我们吧。”

    秦澜雪点点头:“提过,你是阿君的老师。”

    圣羲亚闻言缓缓一笑,就在这时旁边插入了一道声音。

    “听说你小小年纪已经是上品王者了,王和殿下正打的尽兴,一时间只怕没功夫理会你,就让本王先来会会你好了。”

    申鹭达盯着秦澜雪眼里是满满的挑剔,这话刚说完根本不给秦澜雪拒绝的机会,直接就抬手朝着他打出一个力量骇人的蓝色光源球。

    申鹭达这个人没太多缠缠绕绕的心计,喜欢直来直往,打战更是喜欢速战速决,因此一出手就是九成的力量,根本就没有手下留情。

    申鹭达是帝国的三王,如今实力已经达到了宙皇神皇的九阶,那可是相当于修真者上品王者巅峰的实力。

    秦澜雪只是上品王者初期的实力,显然不是申鹭达的对手。

    不过当申鹭达的攻击而至的时候,秦澜雪就好似有所预料一般,竟然反应超出极限的飞身而起,避让的同时一掌朝着那蓝色光源球拍去。

    一道骇人的罡风气浪伴随着浓密森寒的黑紫浓雾犹如一团巨大圆球一般砸下,与那蓝色光源球轰然碰撞,两道逼人可怕的力量碰撞时刹那气浪腾飞,轰隆隆一声炸响天地。

    秦澜雪和申鹭达都没有因此停下来,根本就没去理会两股力量碰撞后的结果,直接朝着对方攻击而去。

    “激光分化!”

    “魔宗鬼啸!”

    两人的声音轰然炸响天际时,伴随而出的是申鹭达周身朝天射出的蓝色能源之光,这能源之光从申鹭达体内迸射出来后,就迅速化为万千蓝色流星雨带着滴水穿石之力朝着秦澜雪密集射击而去。

    秦澜雪这边同样在话音落下时,无数黑雾犹如潮浪一般朝着申鹭达拍打而去,蓝色的雨柱和铺天盖地的黑浪相碰撞,形成两股分相抗衡的力量,扭曲了周围的气流,腾出一圈圈可怕的飓风气浪肆意开来。

    圣羲亚几人早就在两人开打后就去到了远处观战了,身边有着一道结界,倒也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看着两人明明实力悬殊,却在攻击时居然不相上下,几人纷纷都有些吃惊了,就连与秦澜雪对打的申鹭达也暗暗心惊起来。

    那股超越极限的力量,只有申鹭达这个身处其中的人明白,这样跨级的攻击力量,带着太过浓重的让人惊悚的死亡之气,那种令人窒息的气息,哪怕力量并没有他的强大,依旧能够震慑人心。

    两股力量不知道僵持了多久,一直没有消散下去,就这样相互抗衡,每每力量微弱的时候,秦澜雪和申鹭达就会立即加强攻击力,继续这样僵持下去。

    慢慢的,秦澜雪的脸色渐渐苍白起来,好在来帝国之前秦澜雪就想到免不了又会有动手的时候,所以暂时性的斩断了和季君月之间的同命蛊的联系,这会儿就算受伤也不会影响到季君月。

    秦澜雪看着对面的申鹭达,眼底一抹幽蓝闪现,一个意念,空间中的九月龙血刃就飞了出来,疾如闪电般迅速突破重重力量朝着申鹭达刺去。

    申鹭达见此,神色一厉,冷冷一笑:“想搞偷袭?哼!”

    只见他左手一扬,掌心一道光柱犹如利剑般朝着那疾飞而来的弯刃斩去,却不想两股力量相撞发出一道刺啦声时,那接连在一起的弯刃居然寸寸断裂成几节刃片,分散的朝着申鹭达快速攻击而来。

    申鹭达见此,眼底划过一丝意外,眼见想要阻止那些刃片已经来不及,于是周身迅速并射出一道耀眼刺目的蓝光,形成一个防护罩将九节刃片全部挡在了外面,空气中瞬间发出了几道撞击的刺耳声。

    也就在这时,秦澜雪猛然用力,那和蓝色雨柱抗衡的黑浪瞬间暴涨沸腾,犹如发狂的海啸一般凶猛的朝着万千蓝色雨柱吞噬而去。

    申鹭达一个不注意差点就被秦澜雪突如其来的猛烈攻势给弄得的反噬,连忙运转源力攻击回去,蓝色光源刺目而耀眼,瞬间夺目照亮了半边天。

    两股力量相互抗衡,更加让两人显得费力起来,可谁都没有霸手,秦澜雪眼底划过一抹破釜沉舟之色,体内灵力瞬间暴涨到极致,骇得申鹭达震惊的瞪大眼睛。

    “你不要命了?!”

    申鹭达惊呼一声,可是动作上却本能的回击,这个时候若是他住手,那绝对要交待在这里回炉重塑了!

    远处观战的圣羲亚等人也纷纷震愣的看向秦澜雪,没想到这小子看着安安静静漂漂亮亮的,凶狠起来居然这般不要命,这简直就是同归于尽的做法!

    然而一切发生的那般快,在几人的震惊中,在申鹭达的惊呼之际,两股力量终于不堪重负轰然炸裂,铺天盖地毁天灭地的气浪腾飞席卷的时候,秦澜雪和申鹭达纷纷被掀翻震飞了出去。

    申鹭达虽然最后稳住了身形,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上,可是却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成千上万的钻入了自己的身躯之中,破坏着他体内无数的机械零件!

    秦澜雪则碰的一声重重的跌落在地,一口鲜血喷出,全身几乎移位的五脏六腑痛的让人根本无法呼吸,可是他却好似没有感觉一般,居然坚持着撑起半边身子看向申鹭达,染血的暗紫色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了一抹胜利和愉悦的笑意。

    看到这一幕,所有机械人神思一顿,纷纷不敢置信的看向了申鹭达。

    就见申鹭达站在原地低垂则眼眸,全身微微诡异的扭动着,那脑门中的蓝色能源石居然闪烁着忽明忽暗极其不稳定的光泽,这状况分明就是身躯内部出了问题。

    “怎么回事?”

    迪卡西元几人转瞬来到申鹭达面前,一道源力游走在申鹭达身上,开始为他检查内部机械的运转情况。

    申鹭达此时极为不舒服,只觉得体内有无数小爬虫在爬来爬去不说,还跑去堵住了他身体运转的各个关节出,让他慢慢的连动都动不了了。

    全身的机械就好似锈掉了一般

    “有东西在我身体里堵住了所有的机械运转轨道,让我动不了了”

    申鹭达说着有些羞恼的瞪了远处躺在地上看着他笑得愉悦的秦澜雪,只觉得这一次丢脸丢大了,居然被一个实力比自己低的人类给偷袭了,而且还中招了!

    站在原地没有动的圣羲亚听到申鹭达的话,走到秦澜雪身边好奇的问道:“你放了什么东西在申鹭达的身体里?”

    秦澜雪缓缓一笑,那笑容靡丽又危险,带着点病态的兴奋:“蛊虫,机械人全身都是金属构造不能,那么只能堵了。”

    堵了所有机械运转的轨道,让其直接变成一个不能动不能说话的摆设。

    机械人摆设

    嗯,听起来很不错,若是把外表这层人类的皮肉去掉,变成全部的机械外壳应该更不错

    想到这里,秦澜雪看向申鹭达的眼神就变得闪闪发光起来,那灼热的亮度看得站在他身边的圣羲亚眉梢微微动了动,眼底若有所思起来。

    看来殿下找了一个恩用人类的说法应该是成为变态,殿下竟然找了一个思维不正常的变态做另一半,这会不会有些太过挑战了?

    圣羲亚抬眸看到半空依旧激烈缠斗的身影,一个明显没有用力,只是犹如猫捉耗子一般逗弄着,另一个拼尽全力的疯狂攻击,越大越澎湃热血

    看到这里,圣羲亚慢慢觉得或许是他白担心了,以殿下的脾好,若非没有挑战的,又怎么会选择秦澜雪这个人类呢

    就在圣羲亚沉思的时候,秦澜雪已经连吞了数枚丹药恢复了些许,勉强撑起身体朝着申鹭达走了过去。

    他决定,还是削了申鹭达的皮肉,只留下他的机械身躯来做摆设,定然会很好看的,反正就算这样这机械人也不会死。

    圣羲亚和穆尼摩里几人看着秦澜雪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居然还能站起来,瞬间就被惊到了,要知道这样的伤情,换做任何一个人类身上早就晕死过去了,别说立即站起来,就是修养半个月也是无法下床的!

    迪卡西元几人看着秦澜雪一摇一晃的走了过来,哪怕全身染血,哪怕走都有些走不稳,出人意料的是,他的身上透出来的气息不是狼狈,而是极致尊贵的优雅,让他们不自觉就被这份气息影响到了。

    这也让迪卡西元几人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小子确实有站在殿下身边的资格

    “你要干什么?”玛伽卡咯有些好奇的看着逐渐靠近的人类,他对这个人类用在申鹭达身上的细如发丝的虫子感兴趣了。

    秦澜雪也没看其他人,视线直直的落在了瞪着他的申鹭达身上。

    “把你身上的皮肉去掉,我要看看你的机械身躯。”

    靡靡之音没有命令,而是一种陈述,一种告知,一种自己想看了就让别人这么做的理所当然和任性妄为。

    这样的理所当然让迪卡西元几人听的愕然,回神时一个个眼角肌肉狠狠的抽了抽,这人类也太狂了吧?!

    申鹭达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发生器已经被那些蛊虫侵入堵塞住了,只能用眼神射杀秦澜雪,表示自己的愤怒。

    秦澜雪看着申鹭达缓缓一笑:“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靡丽的笑意明明是那般勾魂夺魄,可是在申鹭达看来,简直可恶至极!

    然后几人就见秦澜雪说完便手指一动,数片刀刃飞转而出,就朝着申鹭达而去。

    迪卡西元几人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秦澜雪这么一个还没被承认的人类为所欲为,正要出手阻止,却不想一道声音响起,及时制止了秦澜雪的动作。

    “阿雪,先住手。”

    半空中与契洛修罗酣畅淋漓的打了一架的季君月开口阻止的同时,人已经瞬移到了秦澜雪面前。

    秦澜雪动作一顿,那几片刀刃就停在了半空,紧接着一只柔软温暖的手就与他的手十指相扣,交叉相握。

    “阿雪厉害了,居然能算计到申鹭达。”

    季君月站在秦澜雪身边,满面笑意透满了愉悦,伸手轻柔的擦去他唇边沾染的血迹。

    一只手没有犹豫的揽住秦澜雪的腰,将他整个人的重心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好让他可以站的轻松一些。

    秦澜雪有些惋惜的看了申鹭达一眼,收回了那几片刀刃,全身心的放松下来靠在季君月的身上,深深的嗅了一口季君月身上让他安心的气息。

    随后而至的契洛修罗淡淡的扫了申鹭达一眼,顿时就让申鹭达本来就僵硬的不能动弹的身躯更加僵硬了,眼眸垂下,遮掩了其中的羞愧。

    “既然输了,就这样在这里立着吧。”

    对于契洛修罗的话,迪卡西元几人本来是想求情的,可是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忍住了,再加上圣羲亚和穆尼摩里几人明显不打算为申鹭达求情,只有他们几人求情是根本没用的,相反还会惹火烧身。

    契洛修罗处理完申鹭达后,就转头看向乖乖的待在季君月身边的秦澜雪。

    这小子也只有这个时候看起来才像一个受伤的人,刚才居然还能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过来,这份超出人体机能的爆发,让他算是明白了这人类远远比他想的还要妖孽。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还算配得上月。

    心中有了决定后,契洛修罗也没再继续为难,直截了当道:“既然你妈妈都同意了,而这人类也超常发挥的打败了申鹭达,那教父就算接受了这人类成为我帝国继承人的伴侣。等夏君凰选定了日子,教父会带人前去观礼给你助阵的。”

    契洛修罗说着,习惯性的抬手揉了揉季君月的头发,季君月也没有闪躲,含笑的任由契洛修罗相似抚摸小动物一般的揉抚。

    在季君月心里,契洛修罗的地位和父母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区别,她从刚满月就被教父带走,长达一年的时间都是由教父亲自一把屎一把尿养着的,但凡她的事情,教父从来不假手他人,这也让教父养成了一个喂食她的习惯。

    哪怕后来被妈妈寻来带了回去,之后每年来到帝国,教父都会习惯性的亲手打理她的一切,无论走到哪都抱着,直到她长大后,才不再抱在怀里四处走动,改成了摸头了。

    此时听到契洛修罗的同意,季君月脸上瞬间绽放了一抹愉悦的笑意,那般璀璨,让原本盯着契洛修罗的手看的秦澜雪也被吸引了注意力,一双眼睛一瞬不瞬的黏在季君月的笑容上,唇角也不自觉的上扬勾起一抹温柔愉悦的笑意。

    阿君终于要成为他的新娘了,他要让全世界都知道,阿君是他的娘子,是他秦澜雪一个人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