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居士 - 分卷阅读5 雪兰的特殊性癖(完结)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你们参加游戏。

    ”游戏?什么游戏!?这人是不是雷斌?兄弟俩更加摸不着头脑,一时也只能看下去,电视上的面具男咳了两声继续说下去:“游戏规则很简单,你们必须在1个小时内关闭房间内的四个阀口,每隔一定的时间都会喷出致命的毒气。

    你们关闭阀口的道具只有这个女人,生存或死亡,做出选择!”电视上的画面在话音停下的同时也熄灭了,兄弟俩楞了一会,“毒气”这么明显的词语还是揪动了他们极度怕死的内心,顿时一阵慌乱。

    “怎么,怎么办,这是什么意思,喂,不要开这种玩笑啊!!”兄弟俩大吼大叫了30秒后,马上又停息了下来,因为屋顶一个电子钟开始浮现出一连串的倒计时信号,很明显只剩下15分钟了。

    时间不容他们慌乱,这男子的做法像极了一部著名的恐怖片《电锯惊魂》,里面血腥的画面他们还是有点记忆的,自己置身在这样的游戏里面,不由得拼命冷静下来。

    冷静,冷静,游戏规则是什么,如何关闭阀门?这一连串的问题相继得到解答,说起来也简单,全写在四个角落的阀口上面。

    这些阀口注明了无法靠人力扭动,每个阀口的封闭方法都不一样。

    兄弟俩首先看第一个阀口的规则:“规则一、充填10ml液体;时间限制:15分钟。

    ”这条规则看起来相当简单,就是说往阀口上面的吸口处灌入10ml任意液体的意思,但是这个吸口距离地面足有2.5米高,光滑的玻璃墙又完全爬不上去,那么关键就在于那个作为道具的女体了。

    这时兄弟俩才发现,雪兰已经醒了,神情有点疲惫,但又有点莫名的兴奋,搞不懂是不是因为这个屈辱的悬吊姿势所致。

    为兄的喊道:“嘿,你醒了没,我们遇到大麻烦了。

    ”雪兰轻描淡写地回应道:“我刚才全听到了,简单来说就是,他要你们变着法儿折磨我。

    也罢,只要照着他说的做就还有机会,我会尽量配合你们。

    说起来,这邪恶的法儿还真是刺激,比昨晚的刺激多了。

    ”她顿了顿又接着说,“切,无非就是想变着法子弄我,两个色魔。

    ”“都这么危险了你还在说刺激,你这女人的脑子是不是坏了啊?算了,也亏你还愿意配合,我们还是少点废话早点关闭阀口吧,毒气可不是好玩的,唉,我们兄弟俩真倒满。

    ”为兄的嚷嚷着显得很愤怒,但倒计时着的时钟把他拉回了现实。

    兄弟俩仔细观察了下吊着雪兰的器具,很快就发现雪兰是完全没法解开的,各个关节处都有铁制的镣铐束缚,而且镣铐上还装了铁刺,兄弟俩即使想拉着雪兰的身体爬上去也是行不通的。

    不过吊着雪兰的器具倒是可以移动的,在第一个阀口旁边放着一个遥控器,上面只有两个按钮和一个摇杆,两个按钮旁边写着:上下翻转,左右翻转;摇杆的作用则是控制雪兰呈水平移动,在这个房间里面都可以移动。

    第一个阀口上面的吸口位于雪兰的腹部位置,兄弟俩很快发现了诀窍:只要把雪兰上下翻转过来,就可以让她的阴部对准吸口位置,这10ml的液体明显必须由雪兰的下身来给予。

    为兄的喊叫道:“嘿,我们把你移动过去,你快往这该死的吸口里面撒一泡尿!懂了吗?”雪兰叹了口气道:“不可能的,他们往我的尿道口插了条管,什么尿液都被抽光了。

    ”兄弟俩仔细一看,可不是嘛,雪兰的尿道口上插着一条细小的管道,连着器具的上面,明显已经把尿液给吸干了。

    “那怎么办,只能靠你的骚水了?”为弟的急道。

    雪兰叹了口气:“看来这是唯一的办法,你们快把我翻转过去吸住,也许还来得及。

    ”雪兰分泌爱液的能力他们早已领教过,相信10ml也不是什么难事,兄弟俩调节着器具把雪兰翻转过来,把她的阴户对准了吸口贴过去。

    “啵!”那吸口自动吸住了雪兰的阴户,笼罩得严严实实的,看样子还装了某种自动装置。

    “现在怎么办,你能自己喷水?”雪兰冷静地道:“我的姿势已经很明显了,你们要靠刺激我的乳房来让我喷水。

    ”她的姿势于正立吊着时是m字形的,而倒转的时候就变成了l型,恰好一对豪乳悬在半空中晃晃悠悠的,十分淫荡。

    兄弟俩试了下,自己的双手抬高恰好能碰到雪兰垂下来的乳房,看来这姿势的高度是经过严格测算的,玩法只能是一种而已!虽然兄弟俩跟着雪兰淫乱已有一段时间,但这种玩法倒是第一次,他们忍不住问:“这样怎么搞?怎么搞才能让你快点喷水??”这时,15分钟的游戏时间已经过去了4分钟……雪兰咽了口口水,答道:“只有一个方法,你们要实现我从小的愿望,被倒吊起来狠狠抽打奶子,尤其是奶头,用东西来打也可以,如果你们打得够激烈,没准我会吹出水来哦。

    ”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富家千金居然有如此变态的欲望,但兄弟俩已经习惯了,他们马上挽起袖子准备开打。

    记住地阯發布頁“慢着!”雪兰喝止了他们,“先把人家的奶头捏硬一点再打嘛,用力要重点哦。

    ”这个要求是合理的,兄弟俩一人捏住雪兰的一粒乳头快速逗弄,他们服侍她这么久,在1分钟后就让她的乳头变得无比坚硬,一股淫荡的气息散发开来,真让人忍不住要捏上一把。

    然而现在可不是玩的时候,时间只剩10分钟了!兄弟俩鼓足力气,左右开弓狠抽雪兰的豪乳,一对悬空吊着的乳房被打得左右甩动,简直好像要被打飞出去似的,清脆的拍打声在屋子里回荡,似乎乳皮都要被打破了。

    雪兰“哦!哦!呀!”叫唤起来,声音里充满了淫欲,她看着自己坚硬的小乳头不断被男人的巴掌甩出老远,闪电般的快感一阵阵轰击着她敏感的身体,痛感也似乎变得不足为道。

    就这样,兄弟俩扇打雪兰的乳房持续了有5,6分钟,阀口一直也没有封闭的迹象,也就是说10ml的液体还没收集齐。

    “你这个烂女人,还不给我喷水,啊!打爆你!”兄弟俩一边咒骂一边狠狠甩打雪兰的乳房,被她卷进这种威胁生命的游戏,他们对她的仇恨可是货真价实的。

    雪兰在呻吟中喊道:“停一下,停一下,你们方法有点问题,还不够刺激我。

    ”兄弟俩都停了下来,望着雪兰。

    雪兰吐出一口气,好像沉迷于其中似的,话里带着诱惑:“你们不要这样狠打,要让我看清楚。

    先把我的奶子抓在手里,然后用拳头揣我的乳晕部分。

    ”“你们说,雪兰这个奶子是不是很贱啊,你们打爆它,让雪兰的臭奶肉啪地掉到地上,以后再开个派对,把雪兰被割掉的臭奶子拿出来展览,每个来观赏的俊男美女都踹上一脚,再吊起来挂在墙上让大家看它们发臭发黑的样子,好不嘛?”雪兰的俏脸红扑扑的,她侮辱自己的同时也极大提高了自己的欲望,爱液开始有蜂拥而出的感觉。

    兄弟俩把雪兰的乳房握在手里,然后当着雪兰的面前用拳头狠狠地砸,就好像要把乳房砸破似的,乳晕一下子就鼓了起来,十分淫荡。

    “你个贱女人,你倒是给我兴奋啊,兴奋啊,再不兴奋就砸破你的奶,你个骚货!”兄弟俩也是破口大骂。

    在“啪!啪!”的撞击声中,雪兰大声呻吟起来,下身热乎乎的爱液狂喷而出,阀口同时也呼呼转动起来,逐渐变成封闭状态,10ml的爱液终于喷出来了!兄弟俩松了一口气,他们打女人那软乎乎的部位可不是很好用力,总算完成了这个挑战,而雪兰的乳房也变得红肿起来,就好像要被打坏了一样,不过乳房的主人可是爽快得很,起码从表情看起来是这样的。

    游戏不容他们休息,下一个阀口马上启动了,气喘着的兄弟俩往墙上望去,那个计时钟上面也变成了20分钟的倒计时,这就是第二个阀口的时间限制。

    事不宜迟,兄弟俩没有时间去恐慌,他们赶紧把雪兰移动到第二个阀口附近。

    第二个阀口特别的清洁,除了可转动的部分外就只有高处的一个小窗口,墙上贴着一张规则,同样的简洁:欲停止计时需投放300g重物。

    “300g的重物?这是什么?”正当兄弟俩摸不着头脑时,雪兰先发现了窍门:“嘿,这上面的小窗口外面贴着一行字,说是水蛭重270g,这是什么意思?”“下面的规则写着要投放300g的重物才能停止计时。

    ”地面上的两人解释道,“你是说上面放着水蛭这种东西?”“是啊,这里有个封闭的透明箱子,上面还贴着一句话,拍打屁股声音能开启箱门5秒。

    ”雪兰顿时明白了这个游戏的规则,她继续解释,“也就是说你们得拿东西拍我的屁股,拍你们的屁股也行啦,每5秒至少拍打一次,我才能让水蛭吸我的血,估计吸够30g血液就能停止了。

    ”“水蛭怎么吸你的血啊?”为弟的发问。

    雪兰有点难堪地说道:“就是,就是把乳头伸进去让它们咬嘛,这坏主意!”原来如此!没时间去磨蹭,他们马上就发现旁边的废弃机器上面放着两条短棍,棍子的顶端还绑着一块橡胶板,看样子就是为这个游戏设置的。

    虽然拍谁的屁股都行,但兄弟俩明显不会放过眼前白花花的美人臀部。

    兄弟俩一人拿起一根棍子,对准雪兰的屁股狠狠拍打下去,巨大的“啪”在房间里回荡起来,就好像是声控开关似的,那个透明箱子慢慢打开了一个口子。

    雪兰闷哼一声,拍打屁股的撞击力让她悬空的身子抖了几下,她让上半身尽可能向前伸出去,乳头连同半只乳房都可以伸到透明箱里面,里面一群饥饿的水蛭正在翘首以待。

    这种滑溜溜的小生物长得好像传说中触手的缩小版,见到硕大的嫩肉突然伸到自己嘴边,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咬了下去。

    “呀……它们在吸我的奶子……呀……”雪兰忍不住叫出声来,屁股每隔3,4秒就被狠狠拍打一下,乳房泡在水蛭堆里面,乳头和乳晕被数条水蛭咬住,狠狠吮吸,这特殊的快感让她觉得简直要升天了。

    原本瘦削的水蛭,在雪兰的乳房血持续流入作用下,很快就变成肥满的一条虫子,既恶心又淫荡。

    雪兰在拍打屁股的刺激中,浑身血液不断往乳头供应,但敏感的乳头被水蛭吮咬导致血液不断流出,这给她的乳头带来比高潮更加高潮的快感,电流一波波地回振她的身心,淫液从空中止不住的滴落。

    过了十五分钟,地面上的兄弟俩疲倦了,这长棍不太好使力,而且又必须高高举起,他们逐渐慢了下来。

    突然,拍打的时间间隔超过了5秒,雪兰看着那透明箱子关起了门,把自己的乳房夹在里面,好像一条两段的腊肠一样,急得她大叫:“快,快打人家的屁股,要被夹坏了!”兄弟俩本不想救她,但现在自己跟她是一条船上的,无奈继续鼓足力气拍打,雪兰的屁股已经变得红扑扑的,甚至有点红肿,比刚才被狠狠揍过的乳房更甚。

    又过了几分钟,水蛭箱子里已经有十几条肥大的虫子了,雪兰不断晃动身体把吸饱她胸部味道的虫子甩下去。

    突然,箱子的底部发出“嘎啦!”一声,整个底部掉了下去,连带着上面的虫子,一个浑厚的合成声音从墙壁后面传出:“300g已确认。

    ”同时,墙上不断倒计时的时钟也停止了计时,第二项游戏通过了!正当三人都松了一口气时,时钟马上又开始计时了,这次的时间是15分钟,也即第三个游戏的时间。

    顾不上休息的兄弟俩丢掉木棍,赶紧又把雪兰移动到第三面墙那里,她那翘起的乳头还滴着血,显得更加妖艳,刚才的水蛭几乎都是咬她的乳头和乳晕,堪称世界上最淫荡的血了!第三个阀门的上面只有一个小洞,更加怪异的是小洞里面插着一只猪脚,没错,就是那种菜市场里能见到的猪脚,而且只露出来十五公分左右的长度。

    阀门附近贴着一张规则:“欲停止计时需完全拔出猪脚。

    ”从这个设计上来看,猪脚的高度跟刚才第一个阀门处的吸管差不多,也就是说明显对应着雪兰的阴户位置。

    “我知道怎么办!”为弟好像发现了诀窍,他遥控着雪兰上下翻转过来,然后阴部对准猪脚贴了过去。

    但是这方法很快就证明是错误的,雪兰的阴道口无法顺利吞下这么粗大的猪脚,她的身体倾斜着靠在猪脚上,没有插进去。

    雪兰急道:“这游戏没这么简单,你们先把我倒转过来,用手或者其余什么的把我下面扩大,撑得松一点,然后才能套进去。

    ”兄弟俩暗暗佩服雪兰的领悟力,这样变态的游戏也许只有雪兰才能理解。

    事不宜迟,他们把雪兰重新翻转过来,然后两人开始试图扩张她的阴道,这个他们兄弟肏了好一段时间的销魂洞,现在要在15分钟内彻底弄坏它!兄弟俩都把手指插进雪兰的阴道里面,大拇指配合着在外面作为支点,然后两人均匀用力,慢慢拉开雪兰那狭隘的阴道。

    记住地阯發布頁“哦……哦……好舒服……要不你们给我先舔一下吧。

    ”雪兰媚笑道。

    “你这娘们都这时候了还放荡,信不信我们给你拉成两半?”为兄的臭骂道。

    “不信呢,撑开了里面还是有个洞的嘛,给你们插要不要,嘻。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