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居士 - 分卷阅读3 雪兰的特殊性癖(完结)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雪兰忍不住腾出一只手伸进去,把男人的手拉到自己的阴户位置,让里面的人扣弄自己的阴户。

    这兄弟俩已经十分识趣了,只要略加引导就知道她要的是什么,很快另一个人也把手伸了进来,形成了一人摸奶,一人扣穴的局面。

    丰硕的乳房在围巾下面被捏成各种羞辱的形状,湿热的蜜穴被几根手指不断侵犯,敏感的阴核被指头夹扁,雪兰的内心翻腾不已,性欲如烈火炙烤干木,一发不可收拾。

    但是这一切并没有被客人注意到,年轻的夫人吃着掺杂章鱼腿的樱桃酱,抿着嘴说:“味道很特别,我还是第一次吃。

    ”记住地阯發布頁“喜欢就多吃点,这是先父最喜欢的吃法。

    ”雪兰一边回应一边想:“这滑溜溜的章鱼腿可都是用我的阴唇擦过的,太刺激了,她吃不出味道。

    ”也许是水喝多了,这位年轻的夫人站起来道:“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说罢她就转身走开了,雪兰感到扣弄自己阴户的手同时也抽了回去。

    隔了一小会儿,年轻夫人回来了,她原位坐下,继续之前的话题。

    这时,身着仆人打扮的壮男也来了,他手里端着一杯紫色的饮料,径直放在了雪兰面前。

    雪兰端起饮料优雅地说:“他们知道我每次吃这道菜都爱喝一杯葡萄汁。

    你们要不要也来一杯?”年轻夫妇附和着点头,表示也要一杯,仆人打扮的壮男马上回去拿了两杯葡萄汁过来。

    虽然表面上看,三个人的葡萄汁都是一样的,但雪兰的这杯只是虚有其表。

    她事先吩咐这兄弟俩跟踪要去厕所方便的夫人,然后通过厕所里安放的机关收集到了年轻夫人的尿液,倒在杯里后又添加了点色素,看起来像葡萄汁罢了。

    雪兰心里扑通扑通地跳:“我要当着这些人的面喝尿了!”她端起杯子,一股扑鼻的臭气窜了上来,但她毫无犹豫地喝了下去,边喝还边看着年轻夫人,就好像自己趴在她胯下喝尿一样,一股异样的快感燃起,似乎当场就要高潮了。

    派对继续进行着,雪兰在喝下尿液后,自己可能也有点内急了。

    刚才跟雪兰聊天的夫妇已经转移了对象,雪兰没有去找别人,而是先来到了洗手间,肩扛重任的兄弟俩已经在洗手间里等候。

    雪兰把洗手间的门紧紧扣上,她转身就一边解开衣服一边催促兄弟俩道:“快点。

    ”兄弟俩自然也不含糊,这样的事他们已经是轻车熟路了,他们把衣服已经脱光的雪兰推到马桶那边,一把把她的脸按进了马桶里,咒骂道:“臭婊子,这是那些客人刚用过的,好好闻吧。

    ”一一即使是咒骂的语言都写进了任务说明里面,不过没关系,雪兰听到这样的羞辱还是全身一阵燥热。

    刚才在墙壁边上时已经由年纪较大的那位射了一次,这次就轮到年纪较少的那位,他也不用前戏,直接就把挺直的肉棒捅进了雪兰的阴户里面,立刻大力抽插起来,扑哧扑哧的水声在洗手间里散开。

    另一个壮男也没闲着,他一把抓住雪兰的头发把她的头提了起来,然后捡起刚才一位夫人擦拭尿道口的纸巾塞进她嘴里,再顺势捏住她的乳房,把她整个人又拖了下去。

    兄弟俩的动作就好像排练一样,在洗手间里疯狂虐待着这个优雅的女主人,而雪兰自己也因为身份的急剧转换而沉浸在兴奋里面:“啊,我现在就在厕所里被男人扒光了强奸,有没人会看到,好羞。

    ”浓精射进蜜穴,针筒打进屁眼,布塞堵住浊流,这一切又在洗手间里重演了一次,这样两兄弟的精液都灌在雪兰的肚子里了。

    雪兰爬起来梳理一下头发,洗了个脸,然后赶紧穿好衣服走出洗手间,派对还在进行呢。

    那么,刚刚被按在马桶上强奸的女主人又出现在派对上,她还是那么优雅,谁都不知道她肚子里有两泡精液和一泡尿,乳头还硬邦邦着。

    雪兰拿起个麦克风,银铃一般悦耳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各位,现在我要介绍一下这别墅里的特殊健身器材,请大家看过来。

    ”她顿了一会,等到眼光重新聚集在她身上时,她继续道:“我是个比较爱玩的人,所以父亲在这个房子里面装了一个特殊的健身游戏,有兴趣的不妨来试试。

    ”在雪兰的面前的地板上,掀开地毯后露出了一片两平方米左右的不锈钢面板,上面分布着二十五个碗口大的圆圈,排列得很整齐。

    圆圈里面的颜色各异,有黑色,红色,紫色,绿色等等。

    雪兰等人都聚齐了,继续介绍道:“因为我小时候很喜欢打地鼠这个游戏,父亲就找人设计了这个。

    这里分布着二十五个圈,每次都会有4个圈凸出来,颜色可能会不一样,而我们要同时踩中两个颜色一样的。

    如果没踩中或者踩错颜色的话,圆圈会很快沉下去,如果踩到相同颜色的时候,圆圈会停留2秒。

    而这时旁边的得分踏板就会升起来,踩下踏板会得一分。

    这个游戏需要两个人同时玩,可以锻炼两个人的默契程度,我觉得挺好玩的。

    ”来宾中有些笑了,也有人冒出一句:“哈哈,这是参加了艺节目吗,还有游戏。

    ”雪兰脸色平静,用优雅的语速缓缓介绍墙壁上挂着的一个金面具:“雪兰提个建议,我们用比赛的方式,以1分钟内分数最高的为获胜者,奖品就是这个面具,也算是小女子对各位的见面礼。

    ”这面具虽然不算倾城,也算得上珍贵了,一听到有如此丰厚奖励,来人也激起了点兴致。

    他们本就是两人一对来参加派对,很快就自觉排列成十对。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可这时一个仆人急急忙忙走过来,递过一个手机给雪兰。

    雪兰接过来后,聊了几句就面色严峻,她放下电话道:“各位不好意思了,我有个急事要去处理一下,这个比赛还是照常进行,我的管家会在这里作裁判。

    我尽快把事情处理好。

    ”看到雪兰严肃的表情,来宾都知道事情必然不小,他们自然识趣,纷纷附和着让雪兰慢慢处理,游戏一定会很好玩云云。

    雪兰把电话收在兜里后就从大门口走了出去,随后又马上拐进了别墅的后面,从一个掀起的地皮下面来到大厅的下方。

    兄弟俩已经在地下室等着雪兰,他们的头顶恰好是那个打地鼠道具。

    雪兰马上脱光了衣服,躺在兄弟俩已经为她准备好的铁板上,她的胸部恰好对准了两个圆圈。

    同时兄弟俩协助着把得分踏板上连接的一条电线夹在雪兰的阴唇上。

    这个游戏的秘密就是这样的,雪兰躺着的那块铁板由机器控制,会移动固定的距离然后上升,雪兰的乳房会恰好顶着上方不透明的彩色胶罩上升,同时铁板上方还会有另外三个半圆形的海绵上升,即是说会同时凸起五个圆圈。

    同时被顶起的圆圈永远都只会有三种颜色,其中两种颜色有两个凸起,剩余的一种颜色只有一个凸起。

    雪兰胸部顶起的圆圈当中绝不会出现那种只有一个凸起的,也就是说参赛者要得分,必然会至少踩到雪兰的一只乳房。

    比赛选手一旦踩中乳房并按下得分踏板的话,一股电流就会击打雪兰的阴户,甚至让她屎尿失禁。

    这种隐秘的受刑方式,雪兰已经迫不及待要体验一下了!隐秘的地下室里,雪兰赤裸着身体被固定在铁板上,一旁的两兄弟协助调节着机器,他们让雪兰的躯体对准了上方的小圆圈,坚挺的乳房结结实实嵌套在机器的固定支架里面,“咔!”机器已经准备完好。

    地面上,不明所以的管家让第一队参赛者准备,殷勤的管家时候不知道自己即将把女主人送上欢愉的刑场。

    第一队参赛者上场了,这对男女遵照规矩站在线外,面对着整齐的25个圆圈,做好了“夺宝”的准备。

    雪兰悄悄吸了一口气,她透过头顶的一个小屏幕看到大厅的情形,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处于等待被践踏的状态,不由得一股快感涌向全身,顿时淫水狂流。

    两兄弟旁边看到了这个情形,为兄的悄悄碰碰弟弟的胳膊,轻声道:“嘿,这女人嗜虐的程度,咱哥俩可真是开了眼界啊。

    ”“可不是,绑架我们就为了当众被虐待,真够变态的。

    ”为弟的回答。

    “咱们最好多想个办法,这样的女人太恐怖了,没准哪天就把你我……”为兄的把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后面的也没再说下去,两人互相望望,都明白了。

    地面上,管家一边看着表,一边吹响了哨子,同时按下机器的按钮,比赛正式开始了!雪兰的身体被钢板托着上升,乳房顶着胶罩子迅速上升,瞬间在地面上就凸起了四个圆圈,两个黄色,一个黑色和一个蓝色。

    说时迟那时快,男参赛者已经一脚踩在黄色圈圈上面,软绵绵的胶罩被踩得陷下去,从形态上包围住男人的皮鞋。

    男参赛者动作很快,他一把把女参赛者也拉过来,让她一脚踩中黄色圈圈。

    这时,机器发出一声悦耳的声音,同时从面板的边缘浮起一小块脚踏板,男参赛者一脸得意,转身就要过去踩踏板。

    但是仅仅1秒后,那个踏板就开始下沉了,男人一脚踩了个空,不算得分!管家笑眯眯地说:“这个踏板出现的时间极短,要考验各位的反应速度了。

    原来如此,男女两人调整了一下战略,开始第二轮的挑战。

    地面上玩得热火朝天,地下可是充斥着淫秽之气,雪兰的乳房被狠狠踩了两脚,她亲眼看到自己的乳房被踩这感觉就仿佛是被人狠狠插入了一般,兴奋无比。

    对于自己的阴户逃过一次电击,雪兰反而有点不高兴。

    比赛继续进行,地面上的人为了应对出现速度和消失速度一样快的圆圈和踏板,不得不用相当迅猛的力道去踩踏,转眼间雪兰的乳房已经被踩了七八次,阴户更是迎来了三次汹涌的电流,她不由得发出轻声的哼叫,一股爱液从胯间缓缓流下。

    地面上,管家宣布第一组比赛者时间到,轮到第二组比赛,一切仍旧正常,没人觉察到脚底下踩到的到底是女人的乳房还是普通的软胶。

    记住地阯發布頁第二组开始了,这次的女选手看起来相当灵活,她脱掉了高跟鞋,就穿着黑色的袜子,一起的男选手反而比较文静的样子。

    比赛开始了,女选手看中两个一样的颜色,一跃跳了上去,同时踩到两个圆圈,踏板也马上浮了上来。

    一旁等待的男选手不失时机地把踏板踩了下去,地下的雪兰既感到女选手全身的重量压在自己的乳房上,同时又被狠狠电了一下,一股暖暖的液体从下身流了出来,“啊,好爽,好爽,要死了……啊……”第二组的成绩相当优越,足足踩中了二十次,雪兰也被电得翻来覆去的,地上地下都好不热闹。

    两兄弟在一旁可是看得血液沸腾,差点要自己上去操这个淫荡的女人了,不过他们没忘记后脑勺随时可能打过来的子弹,始终不敢轻举妄动。

    第三组马上开始了,雪兰的眼睛都要翻白了,持续不断的凌辱感觉和电击的刺激让她仿佛坠入地狱的深渊,如痴如狂。

    雪兰似乎能闻到乳房上方传来的脚底味道,自己的尿液也与淫液一起混合着不断流出,乳房火辣辣的疼痛,有要被踩爆了的感觉。

    “快,踩爆人家的奶子!”雪兰低声喊道,“啊……啊……嗯……”转眼已是第八组了,一个穿着高跟鞋参赛的女人,她一脚踩下去时正中雪兰的乳头,顿时把她的乳房一直挤压到肋骨表面上,仿佛要裂开了似的。

    雪兰感到她每一脚的踩踏都把她的灵魂给挤了出来,敏感的乳头又痛又刺激,快感要把她吞噬了。

    兄弟俩就在旁边呆呆看了十几分钟,只看到雪兰挺翘的乳房从完美的样子变成一个红肿还带点淤青的大肉球,爱液流得不成样子,嘴角微淌着唾液,眼神有点高潮之后的迷离,整个景象淫荡极了!比赛终于完毕,管家宣布了获胜组并且把珍贵的礼品送给来宾,现场十分热闹。

    但就在这时,地下室里传来两声闷哼,随后就是两个倒地的声音传来,方向恰好是地下室的入口位置-兄弟俩不敢逃跑的关键就是身后有持枪的神秘保镖。

    灵敏的兄弟俩马上就意识到有事发生,果不其然,放着打地鼠机器的小房间里瞬间冲进来一男一女,衣着极像今晚的嘉宾,但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手枪,枪口还安装着消声器,明显刚才已经在门口干掉了保镖。

    冲进来的两人对于眼前看到的情景好像没有感到多少惊讶,女的抢先道:“我就料到地下有异样,那游戏太怪异了,脚踩着也太奇怪。

    ”男的接着道:“没想到鼎鼎大名的雪兰小姐居然如此放荡,在地下做如此苟且的事情。

    ”“嗯?还有两个不认识的,你们是谁!”男人手里的枪指向兄弟俩,语气里充满了杀意,紧绷着的手指眼看就要扣动扳机了。

    兄弟俩吓得屁滚尿流,也不敢去想这两人是否今晚的嘉宾,顿时都跪在地上磕起头来:“大哥饶命,我们兄弟都是被这女人抓来的啊,我们完全是被逼的!”“哦?她还抓人来做这种事情?有趣,哈哈。

    ”持枪的男人哈哈大笑,转而道:“那,你们把铁板上的荡妇给我抬过来,让我们好好瞧清楚。

    ”“是,是!”兄弟俩连滚带爬地扑过去,把已经吓呆了的雪兰解下来,抓着双手押到他们的面前。

    雪兰仔细看了看他们,恶狠狠道:“雷斌,你居然敢持枪冲进我家里,不怕死么?”雷斌哈哈大笑,不屑道:“你这贱女人,躲在地下室做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